小說無憂 > 大明流匪 > 第八百五十八章 炮擊

第八百五十八章 炮擊

    感謝書友戀圓圈中間一個點橙緣的打賞。
  
      “大人,再有十幾里就到靈丘了,是不是讓大軍休息一下”官軍隊伍中的副將在一旁詢問。
  
      馬背上的楊國柱抬頭往遠處看了看說道“不,繼續趕路,進入靈丘之后有的是機會休息。”
  
      那副將見楊國柱這樣說,便不再勸。
  
      官軍近兩萬兵馬在官道上拉出一條長長的隊伍,宣府兵馬在前,大同兵馬跟在隊伍最后面。
  
      “大人,前方發現叛匪哨騎出沒。”一名騎兵回來稟報。
  
      楊國柱冷哼一聲,道“這些逆匪膽子不小,居然還敢派出哨騎出來,來人,傳本將命令,去一隊騎兵截殺逆匪的哨騎。”
  
      “是。”邊上一名將官答應一聲,帶隊離去。
  
      很快,官軍隊伍中分出一支騎兵隊,朝前方觸摸的虎字旗騎兵追去。
  
      留守在楊國柱身邊的副將這時開口說道“大人,既然有虎字旗的哨騎的出沒,怕是虎字旗的人早就有了準備,不如讓大軍暫時停下休整,養足了精神在進入靈丘。”
  
      楊國柱一擺手,道“不過是一些上不得臺面的亂匪,本將見的多了,待大軍一到,定讓這些逆匪灰飛煙滅。”
  
      宣府兵馬從上到下都心氣十足,沒有人想過會失敗,全都認為到了靈丘以后,便可以輕易的拿下虎字旗,立下剿滅叛匪的功勞。
  
      官軍攜帶了十幾門將軍炮,每一門最輕都要幾百斤重,所以行軍速度并不快。
  
      時間不長,一騎快騎從前方疾馳過,停留在楊國柱左近,馬背上的一名武將開口說道“啟稟將軍,前方靈丘和廣靈交界處,發現虎字旗大軍。”
  
      “你看清楚了是虎字旗的兵馬”楊國柱身邊的副將出言問道。
  
      帶回消息的那武將說道“末將確定是虎字旗的兵馬,打著一桿虎字大旗,末約有近萬兵馬。”
  
      副將扭頭看向楊國柱,說道“大人,看來真的是虎字旗的兵馬攔截在前面,想不到他們膽子這么多,居然敢與朝廷大軍對陣。”
  
      楊國柱冷笑一聲,道“看來是上一次張懷在靈丘兵敗,讓這些亂匪已經不把朝廷大軍當一回事了,也好,這一次就讓本將率領宣府兵馬徹底擊潰他們,也省了本將再去虎字旗的老巢找他們了。”
  
      “大人,要不要讓大軍休整后在戰”副將在一旁詢問。
  
      楊國柱一搖頭,說道“不必這么麻煩,對方不過是一支商人組建的亂匪,不必把他們太當一回事。”
  
      那副將想了想。
  
      覺得自家主將說的有道理,他們宣府來了一萬多兵馬,還帶來了不少十幾門將軍炮,收拾一支亂匪,不過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傳令下去,抓緊前進。”楊國柱下令。
  
      官道上的官軍開始加速行軍,加上廣靈通往靈丘的道路鋪了煤灰渣子,比其它地方的官道要好走許多。
  
      官軍出現在廣靈和靈丘的交界處,大軍停了下來。
  
      楊國柱帶著幾名武將騎馬出現在官軍隊伍前列。
  
      眼前是一片少有的平原地帶,官道兩側有不少農田,地里長著綠油油的青麥。
  
      麥田后面,一桿高聳的大纛迎風飄起。
  
      “虎字旗的人真是好大的膽子,居然敢私立大纛,怪不得朝廷會把他們定為反賊。”副將在一旁說道。
  
      大纛只有朝廷重要的典禮和軍中才可以使用,旁人使用便是謀逆。
  
      楊國柱望著遠處的虎字旗的大軍,眼睛微微半瞇,語氣淡淡的說道“看來虎字旗內部也有高人,居然知道用戰陣來迎敵,怪不得張懷會敗在這些人手中。”
  
      “大人,接下來要不要出兵進攻”副將詢問道。
  
      楊國柱想了想,說道“讓火器營的人,把將軍炮推到前面,轟擊對面的戰陣,同時傳令下面的騎兵隊,一旦對面的亂匪出現敗像,馬上沖陣,徹底沖散眼前的亂匪。”
  
      命令很快被下達下去。
  
      火器營推著將軍炮一點點往官軍陣前來。
  
      遠在對面的虎字旗大軍,劉恒手中拿著單筒望遠鏡看著官軍的動作。
  
      “大當家,要不要動手”站在一旁的賈六興奮的說。
  
      他所統領的第二戰兵大營成立的雖說最早,可每一次大戰都沒有他的份,如今虎字旗的兵馬打敗過蒙古大軍,打敗過大同官軍,這一次終于輪到他的第二戰兵大營可以出戰迎敵了。
  
      劉恒拿開眼前的單筒望遠鏡,說道“官軍出動了將軍炮了,傳令下去,讓咱們的炮準備射擊,目標官軍的炮陣。”
  
      “得令。”賈六答應一聲。
  
      傳令兵揮舞手中的令旗,打出旗語。
  
      早就做好準備的虎字旗炮隊隊長何塞下令道“各炮組準備,目標官軍的將軍炮,預備”
  
      炮手開始給身前的四磅炮,六磅炮調準角度,一支支木楔子墊在了下面。
  
      “開炮”何塞大喊一聲,同時用中的令旗用力往下一揮。
  
      轟隆轟隆轟隆
  
      一門門四磅炮和六磅炮被打響。
  
      突然響起的炮聲,下了楊國柱一跳。
  
      光聽炮聲,他便聽出虎字旗的炮比官軍帶來炮數量要多。
  
      他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武將,能做到宣府總兵的位子上,他比很多將門出身的武將要知兵。
  
      虎字旗的炮距離官軍還遠,可以說官軍并不在虎字旗炮火的射程之內。
  
      “亂匪終究是亂匪,上不得臺面。”楊國柱面露冷笑。
  
      他不覺得虎字旗一方的炮灰能給官軍一方帶來威脅。
  
      不過,他臉上的冷笑還未完全褪去,便戛然而止。
  
      一顆顆炮子從虎字旗一方飛射過來,有一小半砸落在官軍的炮陣范圍內,剩下的炮子雖然沒有落到官軍炮陣中,卻不是因為射程不夠,而是打偏了。
  
      見到這一幕,楊國柱臉色一沉。
  
      虎字旗的炮射程遠遠超出他的預料,連官軍使用的將軍炮,射程都不如虎字旗剛剛打響的那些炮射程遠。
  
      就算不愿意承認,他也清楚虎字旗的炮要強過他這一次帶來的將軍炮。
  
      “大人,剛剛的一輪炮擊,咱們折損了兩門將軍炮。”邊上的副將臉色難看的說。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炒股软件哪个最好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52期 体育彩票快中彩 浙江6+1开奖号码19066期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哪里买基金 吉林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股票入门怎么开户 河南今天11选5开奖结果 赛车动漫 福建快3开奖结果多少钱 重庆百变王牌最新走势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号码 江苏十一选五怎么算中奖 加拿大快乐8开奖作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