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魔法塔的星空 > 第四百八十三章 船上的陌生人們

第四百八十三章 船上的陌生人們

對某個在學業上是披荊斬棘走過來的人來說,兩個少女所面臨的,那來自于巫妖的壓力根本就只是毛毛雨。只不過是從早K書K到晚,除了吃飯睡覺、拉屎拉尿以外,就得不斷去背誦、記憶,然后想辦法融會貫通。
  
  差別在于穿越前的生活不過是每周小考,每月月考,每學期大考,以成績與名次定輸贏。
  
  而某只巫妖所安排的課業,兩個少女沒有完成的話,其實并沒有罰則。只不過她們的姊姊大人會露出失望的表情,搖搖頭,長嘆一聲。簡單的幾個表情,就讓兩個少女玩命似的咬牙苦撐,恨不得把書中的文字直接塞進她們的小腦袋瓜子里。
  
  也就是說其實兩個少女很有自覺,只是那個課業量……有點多。
  
  當然魔法也不是光研究、背誦就了事的了,還得要有足夠的練習與實證。但即便是再簡單的魔法,在芬所設定的練習量之下,估計兩個少女一天得要把自己掏空個好幾回。不是什么人的權能累積,都像那只巫妖一樣,幾乎等于有無限MP。
  
  對此,某人在大賢者之塔時代所設計,用來偵測魔法運行所利用權能的程序工具,被芬做過修改之后,就重新派上用場了。能夠模擬調用權能與配合咒語之后的魔法效果,同時記錄施展過程的一切變化,并據此給出一個完美程度的評分。
  
  這樣的設計很像某人在穿越之前看過的卡拉OK評分機。但是機器就只能死板的按照設計好的標準,給出一個死板的分數。
  
  一些專業的歌星,也不一定能夠唱出滿分的成績。因為不管是節奏或音調高低,這些歌星不一定是唱錯,而是會有一些屬于自己的特色表現,但是機器可不認這些呀。
  
  在以前的想法里,某人認為施展魔法就跟唱歌一樣,比起一板一眼的作法,更需要一些感性的變化。所以在以前,這套程序只是用來自我檢查、自我調整練習,來找到對‘我’而言,最佳的施展魔法方法。
  
  但是當芬把一個魔法拆解,細分到方方面面,似乎就真的找到了使用魔法的‘最佳解’。只要一絲不茍地按照‘標準流程’施展魔法,就能夠用最有效率的方式達到魔法的最大威力。所以芬以此要求兩個少女,要她們不斷進行模擬練習,直到每一回都可以‘完美施展’為止。
  
  在一開始的時候,為了讓兩個少女能夠輕松點,某人還質疑了巫妖,那個所謂的‘標準流程’是從何而來。
  
  “對于這個魔法,我就是這么施展的。”
  
  “妳的施展方法能夠算是……”看著一副高傲到沒邊的巫妖,頭抬到快用鼻孔瞪人,某人只有無言以對。用芬這種層次的眼光與認知,來做這種小事,就算得到的并不是‘最佳’的解法,也不是像自己這種程度的魔法師能夠質疑的吧。
  
  所以當老師的很光棍地轉頭,對兩個學徒說:“在妳們聰明到可以找到更好的作法之前,就按照妳們姊姊大人的要求做吧。不要嫌麻煩。”
  
  兩個少女又一次哀嚎。
  
  芬倒是有心把她們那個懶散的老師一起抓下來操練。奈何某個很久不當學生的家伙,用閃現術逃課。幾回之后,某只巫妖也放棄了。就這份逃命的本事,只要沒有牽掛,這天底下有辦法正面對付或偷襲他的人根本不存在。所以只能放任某人享受這趟旅程。
  
  旅程中最有趣的,不光是見識不曾見識過的風景,嘗試不曾吃過的美食。還有遇見不一樣的人,從他們口中得到不一樣的人生旅程。
  
  林等一行人所乘坐的游船,并不是花大價錢包下整艘船。只要有其他人付得起船票,一樣可以登船享受一趟河上的旅程,只是大部份人都只參與其中一段。而萍水相逢的一群人,只要有點小酒助興,自然而然就胡吹亂侃,反正又不用負責任。
  
  對于這陣子感覺懶洋洋,什么腦筋都不想動的某人,倒是很熱衷于在陌生人面前吹牛,然后完全無視了兩個少女的哀嚎。其實她們對于芬所布置下來的功課,還是會很認真去完成;只是不叫一叫,發泄一下情緒,巫妖又一次升級課業難度,那可就不能活了。
  
  而斬艦刀的問題,好像一下子就從生活中淡化了一樣。那些偶然同船的陌生人,在知道某人的身分之后,閑聊中多半也會斬艦刀的事情。但在林客氣地婉拒之后,也沒人會在這上面鍥而不舍地糾纏著。
  
  這是因為巴赫曼城堡的事情,早就在消息靈通人士之間廣為流傳,包括后續在軍國皇宮中的發展,但這一切都沒有證據直接指向某人。要是這個魔法師是任人拿捏的,早就被搞死了。能夠逍遙地活到現在,本身就是實力的表現。也沒有那么多不長眼的,非得來他面前找死。
  
  之所以會提起,也是那些有幸遇到崔普伍德魔法師的人們,看著言談的融洽,抱持著問問又不會少塊肉的想法,這才問了出口。畢竟有問有機會,也許哪天這位的想法不一樣了,或是自己和他意氣相投,同意賣出斬艦刀也說不定。
  
  不過大部分人還是選擇不在這件事情上作文章,或者是他們其實并不關心這方面的事情,所以根本不知道這個很會吹的魔法師,身上有什么利益可圖。反正一場偶遇,過了今天,也許就不會再次見面。
  
  然而在這些偶遇的陌生人中,還是有讓林印象深刻的……‘存在’?
  
  那是帶著一群護衛,自稱姊弟的三人。而且還是發色不一樣,膚色略有差異,瞳孔顏色也不同的‘姊弟’。
  
  當姊姊的相貌十分普通,氣質也很普通,衣著打扮同樣普通,普通到只要一轉過頭,就會記不起來她的模樣。
  
  她的兩個弟弟則是十分的……讓人難忘。一口一個姊姊叫著的黑發男子,一張臉被揍成豬頭了,到處烏青,要不就是腫成包的。都慘成這副模樣了,還能活跳跳的,著實不容易。
  
  另外一個金發的……帥哥?假如沒有頂著一顆熊貓眼的話,他的外表可以說是完美。結果那顆腫脹、烏青的右眼,讓他看起來多了幾分可笑。
  
  當然,笑話別人既不禮貌,也會讓人覺得自己沒有同理心。
  
  在猶豫中登船的一行人,一看到某人就往前湊。豬頭男率先問道:“閣下就是蓋布拉許?崔普伍德?”
  
  “是我。幾位是?”
  
  “我是艾爾,──”指著金發熊貓眼男,“──他是比爾,跟我姊西婭。”
  
  “三位日安。”某人客氣地對明顯使用假名的三……人,問候了一聲。
  
  一群沒帶任何行李的護衛上了船后,游船就在船主的指揮下離港。擺明著沖自己來的三人也不多說廢話,艾爾開門見山說道:“聽說閣下很擅長主持TRPG,我們來一場如何?”
  
  嗯,不是為了斬艦刀而來?對這樣的要求,完全在某人的意料之外。
  
  金發熊貓眼的比爾卻是面帶不屑,頭往前探,語帶威脅地說:“比起游戲,我更有興趣跟你‘請教’其他事情。”
  
  兩個頑劣的弟弟如此表現,長姊直接一人一暴栗,敲得他們蹲地捂腦袋。西婭才說道:“很抱歉,魔法師閣下,我為他們兩人無禮的行為向您道歉。”
  
  “不,不,沒什么,請不要在意。我只是奇怪,你們是怎么知道那個游戲的?”林問道。
  
  “我有精靈的朋友,我是從她們那邊知道的。”
  
  “那又為什么?”
  
  “會來找你的理由,還頗為曲折的。一開始是因為有人在別人家中亂丟垃圾,造成大家的困擾,所以有很多人聚在一起。這時候比爾看到艾爾沒有出現,以為他知道些什么事情,所以打算登門拜訪。嗯,跟你所知的拜訪方式可能有些不太一樣。為了躲麻煩,艾爾就從他自己的家中跑到我家,說要玩一場TRPG。不過你也清楚,那個游戲不是兩個人玩得起來的。這時候比爾又跑來我家鬧了,還把艾爾給打了一頓。為了讓他們兩個消停一下,所以我們來找你了,順便玩上一場游戲。嗯,你能做為主持人嗎?”
  
  這什么亂七八糟的原因。某人很想吐槽,不過還是算了,不要跟不是人的人計較。但是對方的要求,有一個難處。林說道:“雖然我不反對玩上一盤啦,但是當初我做的骰子,全部送給精靈王了。連最基本的骰子也沒有,這個游戲可玩不起來。”
  
  當時芬玩過幾回之后,沒有繼續沉迷,所以相關道具都送給了派雅特海梅王國的精靈王。
  
  “沒關系,我有。”西婭從隨身的布包中,取出了一顆……很眼熟的二十面骰。
  
  拿過這顆骰子,掂了掂份量。雖然已經有種明悟,但林還是試擲了幾次。重心恰到好處,不會偏向哪個數字,是顆公平的骰子。只是這顆二十面骰,真的很眼熟,就像是自己做得一樣。
  
  其次,游船再怎么平穩行駛,多多少少還是會顛。不過那點變化對所有人而言都是一樣的,所以可以將其視為擲骰結果的一部份。
  
  有了決斷之后,當然就是游戲開始的準備。將卡雅編寫的最新版規則交給三個陌生……人,接著就是再找一些參加者。對面只有三人,而且對自己而言是不認識的陌生人,他們的游戲品如何完全不知道,有點玩不起來的感覺。
  
  所以林想再找幾個會玩的人,至少在冷場的時候,還有人可以帶一下氣氛。而加入的人是銀須矮人杰梅因,跟賴利的女伴弗蕾亞,和哈露米三人,卡雅一樣負責記錄。
  
  是的。原本是要找芬的,但她不感興趣,所以兩個少女出來放風了。她們可是喜極而泣。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山东群英会顺三遗漏 股票资金如何分配?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喜乐福彩app 内蒙古11选5前三直跨度号码 七星彩论坛开奖结果 北京荣添化成配资公司 吉林11选5开今天 内部精准五码中特资料 福建22选5精英论坛 河河北北十一选五查询 福彩3D过滤器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直播 甘肃十一选五今日号码推荐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今天 贵州快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