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魔法塔的星空 > 第四百八十四章 被虐的菜

第四百八十四章 被虐的菜

一場和往常沒什么兩樣的TRPG,要說不一樣的地方,就是這回玩家的人物.asxs.都很高。三個新來的朋友,直接使用有神格等級的圣者。為了配合他們,杰梅因等三人使用的是傳奇人物的模板,六個玩家就這么展開冒險。
  
  而為了讓他們玩得盡興,游戲背景選擇的是……Planescape,有翻譯為巴托異域。即使是不熟這個名字的人,也應該要聽過那款D&D系列的游戲神作──異域鎮魂曲。沒聽過的話,就應該去膜拜一下。
  
  “痛苦女神,總是在注視著你。”
  
  用這樣的開場白,三個圣者、三個傳奇走上了一場……愉快的被虐冒險。
  
  大量虐菜,是以中略
  
  某人格言:身為稱職的DM,該虐的還是得虐,就算是神來也一樣。
  
  作為被虐的玩家,當然是開始懷疑起自己的人生觀。巴托異域的灰暗世界觀,以及里頭的NPC各種奇葩的陰暗面,說難聽一點,性格中沒點中二少年的成分,不管是生理或心理方面,都難以接受吧。想當初,高中時的自己,又是異域,又是EVA的,裝深沉可是那個時代的基調。
  
  不過自己可以捧著神作,自認為字字珠璣,不代表誰都可以接受那些混亂到極致的觀點。玩到后來,那位金發俊男,但頂著熊貓眼的比爾受不了了。他差點翻桌,怒道:“這什么鬼游戲,到處奇奇怪怪的……什么東西?”詞窮的比爾,甚至形容不出某人所提供的世界觀。
  
  某人語重心長地說:“所謂強中自有強中手,一山還有一山高。角色設定得再硬,還是不比抱緊命運女神的大腿,擲出一個好骰來。游戲嘛,你就算把角色設定成滿級鎖血的,還是有可能遇到場景殺,見面殺;要不就是有些迷團,必須要自殺才能找到線索。歸根究柢,玩這個游戲的重點,還是在于骰運要好。明明擲出個3以上,就可以通過檢定的,你們能夠擲出個1來,直接來個大爆死,我也是醉了。這可是二十面骰呢,你們這是被女神拋棄了嘛。”
  
  一席話,說得對面的幾個人表情各自不同。熟的那幾個就不多說了,被打成豬頭的艾爾是一副如喪考妣的表情,頂著熊貓眼的金發比爾則是一臉不忿,反而是一切看起來都很普通的西婭是興奮的模樣,甚至還露出了見到她以來,首次展露的笑容。
  
  一直以來嘴欠找抽的比爾,哪里有可能默默的忍受。他氣勢洶洶地站起身,一頭金發無風自舞,瞪著某人,厲聲說道:“人類,你知道你得罪的是誰嘛。是否有覺悟接受一切后果。”
  
  霎時間,整個世界像是靜止了一樣,河上的水浪不翻騰了,天上的飛鳥定住了,坐在桌旁的銀須矮人和兩個學徒,有人露出驚恐的表情,有人則是困惑。相同的是,他們的表情與動作也被停留在上一刻,不再變化。
  
  林敏銳地觀察到這一切。但除了覺得對方很兇之外,卻沒有感到多余的壓迫感。
  
  按照其他小說的套路,這時不應該是會讓人感到呼吸困難,心跳加速,一顆心臟幾乎要從嘴巴里面跳出來;有時還會加上口干舌燥,人被嚇得六神無主,這時只能瑟瑟地發抖。但老實說,某人完全沒有那種感覺。
  
  同時某人還觀察到,跟著這三人來的那群護衛,大多也是處于僵直的狀態。但他們卻不像身邊的矮人或學徒那樣,毫無反應,眼珠子也還能動上一動。但自己沒有被限制住,是他們放了自己一馬,還是其他理由?在船艙中的巫妖又是如何?
  
  不過為了不突顯自己,在察覺到周圍發生的事情后,林立刻裝成自己也被定住,張著口,一動也不動。
  
  只是某人這樣的表現,反而讓起了身的比爾不知道該怎么繼續接話。人都被定住了,聽不到旁人說話,他要繼續講有用嗎?
  
  突然,被揍成了豬頭的艾爾噗哧一笑,說:“好了,閣下,可以不用繼續裝了。我猜,你也應該知道我們的身份了,只是不確定而已,沒錯吧。”
  
  雖然認定對方是訛詐,想繼續裝死,但艾爾卻拿起桌上一枚代表人物角色的棋子,指尖用力,彈了出來。假如不想在額頭上多一個裝飾品鑲嵌在里頭的話,某人也只能逃了。
  
  但是彈出的棋子速度飛快,林的正常反應速度根本來不及,防御型的閃現術同時自主發動。可以說某人自身瞬移到其他位置,同時還把棋子拋進不知名之處,雙重閃現之后才逃過了這一劫。
  
  這時艾爾、比爾、西婭三人,齊看向瞬移出現在船艙門前的某人,以及同樣突然出現在他身邊的巫妖。雙方緊張情勢雖然沒到一觸即發的程度,但芬可是已經做好大戰的準備。
  
  三個神作為對手,還在可以接受的范圍。芬如此想著。不過在她將手伸往后腰,準備抽出大砍刀之前,她的手先一步被某人抓住。
  
  “等等,等等,以和為貴,妳先不要生氣。”
  
  臨戰狀態的巫妖用銳利的眼神撇了某人一眼,隨后卻是生氣地甩開了某人捉住她的手,抱胸斜四十五度望天。
  
  林顧不得尷尬,待會兒再哄這位姑奶奶。艾爾的猜測并沒有錯,自己的確從一見面,就看出了對方三人身份的不簡單,但也僅止于此而已。
  
  這一切源自于當初找到詛咒自己的疫病神力,給了某人一個提示:能不能從一個人所散發出來的權能訊息,判斷出什么東西來,像是跟靈魂有關的數據化工程,或是用作閃現術的遠程定位之類的功用。
  
  想要達到這個目的有一個前提是,收集足夠多的有效樣本,才能夠繼續做下去。所以林對于近身到一定距離,權能樣本可以被自己偵測到的目標,都做了相關的權能序列編碼。
  
  不過要將收集到的權能數據樣本做完整序列編碼,所要花費的時間是相當驚人的。所以某人就用抽樣的方式,從收集到的數據信息中,隨機挑選一千個單位瑪那的權能,來做序列分析。
  
  雖然現在收集到的樣本還不夠多,但是可以發現一個趨勢。就是魔法威力越強大的魔法師,大多在權能序列編碼上的規律性就越明顯。一千單位瑪那中,可以找到一定比例以上的重復序列編碼模式。
  
  要是用武俠類的說法來形容,就是越是厲害的高手,內功就越精純。反之,則內功越駁雜。芬在前一陣子的偵測結果,這個重復序列占全體的比例高達71%。但是作為重復的樣板,卻有三種之多。
  
  作為比較,某人自己只有13%,卡雅7%,哈露米5%,誤差大概也是落在3%上下。因為是抽樣結果,所以就不保留太多小數點了。
  
  而這種偵測抽樣的分析方法,好處是很快就能得到結果,而且也不會占用太多夢境魔法塔的計算能力。很有趣的一點是,一些不是魔法師或魔法學徒的普通人,或是非魔獸的動物,也有可能會散發出權能,但不是絕對。也許可以解釋為這些人有魔法天賦吧。
  
  又,這一切偵測行為,都被某人編寫成主動式偵查的程序。反正迷地沒有什么隱私權政策,所有接近自己的人,都會被程序自動偵測、自動分析,然后給出一個結果。
  
  在初次見到艾爾、比爾和西婭三位的時候,得到權能序列編碼重復比例是……100%。看到這個數字,豬都該知道有問題。能有如此純度的權能,在某人的認知中,除了代表某種概念的‘神靈’之外,也想不到有其他種可能了。只不過以前只分析過神力,這一回是不是真的遇到神了?
  
  他們又分別代表什么神呢?除了一個以外,林對其他的并不清楚。
  
  那一個被自己猜出身份的,就是被打成豬頭的艾爾。祂的權能序列編碼中,只存在一個元素——神秘。假如這位不是神秘之主克萊因,那某人只能考慮是不是自己偵測與分析的程序,存在什么沒有考慮到的例外或BUG了。
  
  原本以為權能應該也有著孤陰不長,獨陽不生的特性。不過這個疑似克萊因的人,可真正刷新了某人的三觀。但想是這么想,說出口的話還是要斟酌一下。所以林對‘艾爾’的問題,哈哈一笑后,說:“我只有猜到三位相當不凡,卻沒想到是三位陛下降臨凡間。”
  
  “既然你有猜到一些,還玩得這么狠呀。”‘艾爾’意有所指地看了看桌上的殘局。
  
  林干笑了幾聲后,說:“三位陛下沒有表明身分,我還以為禰們是想體驗一下人間的酸甜苦辣。再說這個地圖背景雖然有些難度,但對三個圣者、三個傳奇的人物角色來說應該也不是什么大問題。但是禰們的運氣真的很差呀,這不能怪我。何況那顆骰子可不是我拿出來的,擲骰也是禰們自己擲的,我就算想作弊也做不到啊。”
  
  一提到骰子問題,‘艾爾’、‘比爾’立刻看向他們的姊姊──‘西婭’。而那位普通倒不能再普通的女性,卻是作出了無辜的表情。
  
  大家這才想起,剛剛的游戲中,可沒有誰是比較幸運的,所有人都倒霉倒到家了。所以又把眼神投向努力裝著笑容的某人。嘴上雖然沒說,但就是一副‘你這什么破游戲’的表情。
  
  林倒是想再努力一把,作一個盡職的地球二次元文化傳教士。但‘比爾’突然冒出一句話,問道:“剛剛那枚棋子去哪了?”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安徽快三是正规平台吗 德国赛车pk拾出号规律 腾讯分分彩助赢软件app 大乐透员工内部揭秘 北京pk10软件修改 福彩3d玩法的中奖规则 什么是短线股票 陕西11选五走势图带连线图 东京快乐8基本走势图 辽宁35选7好运开奖公告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一定牛前一 福利彩票中奖查询结果 7位数预测乐乐 一分赛车开奖号码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果 江西快三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