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魔法塔的星空 > 第四百八十五章 欲守護何物

第四百八十五章 欲守護何物

棋子去哪了?某人的回答理所當然只有三個字:“不知道。”不過這種回答很容易激怒人,更別說是激怒神。迷地的神靈們,性格中可沒有必然包含‘寬容’這一項。所以他盡可能地擺出一張誠懇的表情,說:“我是真的不知道呀,陛下。”
  
  “你做的事情,你怎么可能不知道把東西送到哪里去了!”
  
  “這是隨機的呀。隨機的,陛下。你知道隨機是什么嗎?就好像剛剛在擲骰子,只要不是刻意用作弊的手法擲骰,在擲之前根本不知道結果,這就叫做隨機。”
  
  “所以你想說把一堆奇奇怪怪的東西扔到我的神國里,一切都是你所說的隨機嘛。”
  
  喔,總算理解他們氣沖沖的模樣,為的是哪樁。看來不管是地球還是迷地,亂丟垃圾都是不道德的。看看,苦主都找上門來了。自知理虧的某人,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么為自己辯解。
  
  支吾了半天,林才說道:“其實我也不知道陛下的神國在哪里,這一切應該都只是偶然。”
  
  “三天兩頭,我的神國就多了一堆奇怪東西的偶然?”
  
  哇靠!閃現術這么坑,為什么以前都沒有發現?亂丟垃圾會亂丟到這些大佬的家里。某人開始認真思考起,從以前到現在已經得罪了多少人!
  
  奈何某人的臉皮還沒修練成銅墻鐵壁,加上得罪的又是迷地有數的大佬——盡管真沒感覺這群神有多強大,這是神經線太粗了?——,這時心里頭還是有幾分慌恐,講起話來結結巴巴。半晌回不了一句正經話。
  
  幸好‘比爾’沒有繼續糾結在這一點上,他問起了另一個更讓某人覺得頭痛的問題:“為什么你會知道多元宇宙的事情。──”
  
  這是在剛剛以異域鎮魂曲為背景的TRPG中,反復被提到的一個名詞。要是普通人,或是一般的魔法師,他們大概也不知道除了迷地、深淵跟神國之外,還有其他的世界。而能夠理解這樣的事情,并且為其定義出一個名詞來,就足以證明某人對這方面的理解可不是一般的深。
  
  “──還有法印城、痛苦女士,這些都是我未曾聽聞過的名字。你是不是來自那些地方的外來者?來到我的世界,要做什么!”
  
  嗯,我能說我是被交換過來的留學生嗎?那種事情,更難解釋得清楚吧。才在想著要用什么樣的措詞,來解釋自己的身分,又不會被這個快要爆炸邊緣的大佬給一掌拍死。旁邊已經有人先幫忙解釋了。
  
  ‘艾爾’用著調侃的語氣,說:“他可是斑鳩同盟的一員。你也知道那些老木頭的身體能通往哪里,他會知道那些我們不知道的地方,不會讓人意外吧。”
  
  “斑鳩同盟……”像是聽到一個讓他感到厭惡的名詞,‘比爾’皺起了他那雙金色的眉毛。下一刻,他突然出現在某人的面前。林卻看不到一點人影,視野里,全被那顆近在眼前的拳頭給占滿。
  
  在千鈞一發之刻,卻是一拳一掌擋下了‘比爾’這一擊。拳是身旁的巫妖,扎扎實實地和‘比爾’對拼了一拳。現在她的肉體可不像重塑之初,那般的柔弱。再加上全套的輔助魔法,這一拳拳相接,倒是打了個旗鼓相當。
  
  掌是某人所設計的格斗程序判斷中,最佳卸力防御的掌擊手法。也成功將襲來的這一拳,從臉上擋開,掠過耳畔。事實上真的動手了,某人也是感到莫名其妙的。自己居然沒有跑,而是拼了這么一招。
  
  不過能拼這么一下,芬的想法是如何,某人不敢揣測。但他可以很負責任的說,絕對不是自己的實力足以抵擋這還不知道尊號的神靈。因為‘比爾’大半的注意力都放在另外一邊,一面巨大的方形盾堪堪擋住了一柄銀錘,還讓‘比爾’的架勢沉了一沉。
  
  出錘者戴著一頂束發烏金冠,身穿鐵水穿成銀甲,披著一件大紅將軍袍,生得尖嘴縮腮,面如病鬼,骨瘦如柴。長得雖是怪模怪樣,但那張笑臉卻是充滿無比自信,雙眼炯炯有神。尤其打出的不過是一柄右手錘,左手錘正蓄滿氣力,伺機揮出。
  
  顧不得另外一側的兩個魔法師,‘比爾’收回拳頭,就在雙手持盾的下一刻,左手錘已至!
  
  這一砸,無聲無響,舉輕若重,卻沒有將‘比爾’砸退半步。但兩條持盾的手臂崩出數道裂痕,內里透著刺眼金光,同時一口金色秾稠的血液噴在盾后。所有勁力,分毫不減地被身體完全承受了下來。
  
  但‘比爾’沒有任何頹喪或挫敗感,跳出被夾擊的態勢,冷眼看著他所認定之敵,反而氣勢愈盛,整個人威風凜凜。
  
  手持巨大雙錘的病鬼,放任‘比爾’退開。他戲謔地一笑,向后一蹬,隱沒入空中。這時所有人才注意到,周邊有著點點亮光,猶如白晝星辰。更為駭人的是,那一顆顆星辰變成了一只只眼睛,注視著在星辰照耀之下的所有存在。
  
  伸手抹去嘴角的金色血液,‘比爾’沉聲說道:“你果然是外來者,打算入侵我所守護的世界嘛。”隨著一字一句,力量與氣勢都在不斷竄升,彷佛沒有極限般。
  
  還清醒著的某人,意識卻像是立于自己的腦后,用第三人的角度看著一切。他好像掌握了一切,但又像是無法操控自己軀體的傀儡。而這樣的‘林’指天指地,義正嚴詞地斥責對方:“錯了!看清楚你頭頂誰的天,腳踏誰的地。這里是我的國度,沒有你要保護的事物。”
  
  單純的言語像是有著無上的魔力,直接打斷了‘比爾’提升中的力量,更將其削弱了三分。這樣的變化,比起之前有人可以兩錘就讓這位大佬吐血,還要更令人訝異。
  
  身為當事神的‘比爾’,當然更清楚自己的力量增減情形。而這是從來不曾發生過的事情,就算祂莽習慣了,不代表祂就蠢。當然那片星空中傳來的威脅是巨大的,但這樣的陣仗祂也不是沒有遇過。每一次對抗外神,守護迷地,哪回沒有兇險。
  
  “不明白嗎。”西婭開口說道。
  
  “你知道在我身上發生了什么?”根本沒把兩個魔法師視為威脅的‘比爾’轉過身,問起了那位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名義上姊姊。
  
  “在我們之中,禰跟艾歐最親近。為什么不自己去問。”
  
  艾歐,比舊神更古老的存在。有人稱其為神上之神,有人認為祂是造物主。但眾神們知道,祂就是迷地意識的表現。在舊神盡歿的黑暗時代,是祂行走人間帶來光明,幫助最初的新神們點燃神火,讓善神重新出現在迷地之上。
  
  八大權能之神是明面上,最后看到艾歐身影的神靈,之后那位就進入沉睡之中。但事實上所有祂們這種層次的存在都知道,這一位‘比爾’的背后就是站著那位神上之神,所以才有那種犯規的能力。但沒有誰敢有意見,除非誰有膽量,敢獨自站在第一線抵抗外神,取代這一位的地位。
  
  但如今同樣面臨外敵,祂的能力卻像是壞掉一樣。比起外敵入侵,那一位出問題可是更加嚴重的狀況。想到此,雷厲風行的祂一聲呼哨,兩匹黑色八足神駿所拉的戰車從水底冒出。一個縱躍,上了馬車之后便揚長而去。
  
  同時跟上的還有追隨祂的護衛,他們一個個跳上從水中奔出的水精靈馬匹,踏空而去。
  
  就在‘比爾’離開之后,在場的凡人們與周遭的空間,紛紛解開了僵直的狀況,恢復正常。
  
  銀須矮人維持著驚訝的表情,隨即變成茫然。他們是在驚訝什么?兩個少女則是若有所思。要說和之前不一樣,就是把眉頭皺了起來。至于船主與水手們,他們根本沒有意識到發生了甚么事情一樣,一切如常。
  
  而目睹與親身參與全部過程的兩人,這時卻是黏在一起。芬對于整個人都靠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嫌惡地說:“怎么了,站都不會站?”
  
  “我……我腿軟。剛剛我都做了些什么呀。”回過神的某人開始陷入懊悔的巢臼。剛剛就像是中了邪一樣,說一些自己不會說的話,做一些自己不會做的事。現在回想起,就只有兩個字作感想:找死。所以由不得他現在腿不軟。
  
  對于這個男人窩囊的模樣,可說是習以為常的巫妖,提起后衣領,就把人扔開。一屁股坐到了沒有離開的兩……‘人’面前,說:“剛剛離開的是誰?還有你們又是誰?”
  
  ‘艾爾’笑了笑,而且裝模作樣地想要摸自己的臉,卻沒想到被打成豬頭的臉是真的腫,還是一碰就疼的那種。所以他齜牙咧嘴了好一會兒,才說:“真不愧是曾以屠神為樂的魔王呀。在我成長的年代,您可是傳說呢。”
  
  “哦,想試試我的本事有沒有退步嗎?”
  
  “不了,魔王陛下。剛剛離開的那一位,是守護之主,阿波羅斯。我是代表神秘的克萊因,而姊姊是命運女神,洛葛仙妮。”神秘之主克萊因絲毫隱瞞的念頭也沒有,便直承了自己和另外兩位的身分。
  
  “為何而來?”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海南飞鱼开奖号码查询 山东十一选五定胆预测 湖北 选五遗漏数据查询 云南11选五5走势图一定牛 上证etf推荐 浙江6+1玩法说明及中奖 福建快三走势一牛 秒速飞艇双单 今日股市分析 广东福彩快乐10分84走势图 50万元存理财收益多少 河南体彩11选五5开奖结果 舟山飞鱼今日走势图 股票开盘收盘时间交 黑龙江22选5最新开奖详情 博彩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