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計將 > 第一百二十三章沒有局外的人

第一百二十三章沒有局外的人


  華子清的臉開始發熱,頭也開始發熱,這是他在全力推算的代價。
  但是這樣的推算也讓他得到了很多東西。
  “嗷嗚……”遠處的山頭上傳來了狼的嘯聲。
  焦黑的地面上,那月部的戰士正在緩緩清理出一條干凈的道路。
  遍地的尸體卻沒有人去收拾。
  胡人沒有收拾尸體的習慣,周人不敢出城去收拾。
  失利的消息應該是世界上傳的最快的消息了。
  今天上午的大敗,半夜時分哈松就受到了王庭的責備。
  這讓哈松心頭有些陰霾,逐漸又表現在了他的臉上。
  事實上,哈松的樣子并沒有胡人那么的肌肉分明,顯得有些瘦弱,倒像是一名周人。
  昏暗的燈光下,哈松的樣子更像周人了。
  衛兵不敢進來打擾他,桓達們也都回去休息了。
  突然,哈松渾身一顫,一股淡淡的涼意從他的背后傳來。
  “你是誰?”哈松極力不讓自己的眼睛睜開,但是顫抖著的聲音卻出賣了他。
  “那月部的左賢王殿下,你好,我是來和你談條件的人。”
  “你到底是誰?”哈松眼皮不斷的顫動著,身體也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而且是不停的顫抖起來。
  “我來自海外。”黑暗里的人有些無語,他實在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但是哈松又實在是太聒噪了,他只好這樣敷衍了一句。
  哈松心里沒有半點懷疑,立刻就相信了,更何況不相信也沒有辦法,“你是呂相的人?”
  要說海外,那自然要說一下吳國了。
  而吳國動亂的消息早已經傳遍了海內外,哈松也是早有耳聞。
  要說天下間的官員,什么上官令和劉傳恩,都不過是史書里的過客,但是說起吳國當今的丞相呂瀚文,那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所以哈松心中的第一印象就覺得這位是呂瀚文派來的人。
  黑暗里的人沒有同意哈松的觀點,但是也沒有反駁,反正他不想解釋,無論哈松怎么去想,他都不在意,但是今日他來此地是真的有事,所以有些事不得不做。
  “瀚庭南擊周國,兵強馬盛,所以我吳地愿從東海策應,事成之后,以晨川為界,南北分治。”
  “你真的是吳國的人?”哈松雖然這樣說,但是她的心中其實卻是在掙扎,這次瀚庭南下,只是想一舉奪回曾經被周人占領的嶺北之地,從未想過要去占領嶺南。
  曾經的吳國占據著兩江地區,武力不可一世。自然看不上沒有開化的胡人,但是現在天下間風云變動,波詭云譎,古吳國已經國滅,雖然在海外建立了新吳,但是實力還是太差了,不可能與強大的周國抗衡。
  可是假如吳國真的愿意和瀚庭合作,以吳國修行者的強大,就可以彌補瀚庭修行者弱小的不足,兩者合作,大周雖然強大,但是也不是沒有可能擊敗的。
  “小孩,別問那么多,我是來締約的,不是來和你商量事情的,事成之后,我大吳愿助你登臨可汗之位。”
  哈松背上冷汗直流,他雖然也是一名修行者,天賦也是一等一的好,但是畢竟年輕,他能夠感覺的到自己身后的那人氣息宛如汪洋大海。
  他雖然身體在顫抖,靈魂也在顫抖,但是有一件事他卻是無比的確定,那就是在這個人身邊,自己根本升不起反抗的欲望。
  那種無力感讓他甚至一度感覺到絕望。
  “好,本王答應你。”
  事實上,整個過程都是在用胡語來溝通的,哈松雖然會中土的語言,但是畢竟不是很熟練,暗中的那位卻對胡語很熟悉,甚至專門學習過那月部的胡語。
  遠在帝都的呂瀚文身體已經恢復了大部分,只是他還不能從床上起來,但是經過臣僚們的講述,他對于局勢還算是了解的清楚。
  這幾個月來,天下間風云攢動。
  吳帝死了,卻秘不發喪。
  呂瀚文清楚這件事拖不得,于是下令要從皇族當中挑選一位能堪大用的子孫來繼承大統,至于吳帝的那幾個兒子,呂瀚文只能一笑而之。
  眼下吳國存在著兩個最大的問題,一個是吳帝駕崩,國無主君。
  另一件事是烈王割據著東海諸島的南部,這位先帝之子很早就被封為烈王,被先帝逐出了帝都,可是誰能想到他竟然效仿古之君王,假借修陵寢而于陵寢當中練精兵十萬。
  這兩件事是擺在呂瀚文面前的大敵,不解決這兩件事,就無法將吳國帶上正軌。
  但是,呂瀚文更加清楚的是,太廟的態度更加關鍵,這座伴隨吳國幾千年的太廟就好像是懸掛在自己頭頂的一把利劍,隨時都可能會落下,然后一劍將他刺死,更讓他無奈的是,太廟還不是他能夠對抗的了的。
  亂世出梟雄,但是他們卻不知道每一個落子的人早已經深入棋局,又或者說是這天下本就是一盤棋子,沒有人可以成為局外人。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星悦内蒙麻将破解 球琛比分足球即时比分 如何利用网络挣钱 贵阳捉鸡麻将必赢辅助器 今晚体彩七位数预测 全网发行的股票 天天爱捕鱼官方 网页游戏平台赚钱 熊猫麻将游戏官方下 上海的时时乐中奖号码 美国股票期权最大盈 互联网怎么赚钱 山水云南麻将麻将1下载 龙江风采p62开奖号 股票代码查询网站 黑龙江36选7开奖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