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絕代小書生 > 46、管閑事

46、管閑事


  和陸恒閑聊了幾句,那自己店鋪的牌匾,鄭辰也讓陸恒到時候和字畫一起送到自己的店鋪里掛上就好。
  隨后,鄭辰和李秀兒離開了牌匾店。
  主仆二人走在大街上,李秀兒偏著腦袋看著鄭辰道:“少爺,想不到你居然能夠得到陸恒陸大儒那么高的評價,你真是太厲害了。”
  鄭辰淺淺一笑道:“這個早就在少爺的意料之中了。秀兒,你說要是我把那幾副字畫到時候掛在店鋪里,會不會吸引很多才子佳人的光臨呀!”
  李秀兒點了點頭道:“肯定啦,所以少爺那幾副字畫是要掛在店鋪里面嗎?”
  鄭辰道:“當然了,這也是營銷手段的一種,用來吸引顧客的。”
  李秀兒開心的說道:“少爺,你真厲害。”
  鄭辰笑了笑道:“以后,秀兒也得很厲害才行。”
  李秀兒小聲的說道:“少爺,秀兒覺得,秀兒恐怕難當大任。”
  鄭辰仔細想想,這小丫頭的確是蠢萌蠢萌的,又特別崇拜自己,如果以后真把店鋪這些交給她管理,似乎是挺難的。不過,現在除了調教也沒有其他辦法了。
  鄭辰一本正經的看著李秀兒道:“秀兒,我相信你可以的。”
  李秀兒沉默了片刻道:“少爺,其實,我只想做你一輩子的丫鬟。你說的經營店鋪之類的,我倒是覺得有一個人可以幫你。”
  鄭辰下意識的問道:“誰?”
  李秀兒道:“陳慕瑤小姐呀!”
  “她?”
  鄭辰一愣,雖然和陳慕瑤接觸的次數并不多,但是鄭辰自是知道,陳慕瑤的確要比李秀兒聰慧太多了。
  在很多問題上,陳慕瑤和自己往往不需要過多的言語便能夠懂自己要表達的。意思。
  鄭辰看了看李秀兒道:“慕瑤姑娘有她自己的事情,你就別把她給提進來了。”
  李秀兒認真的看著鄭辰道:“少爺,陳慕瑤小姐可是對你有愛慕之心的,你把她取了,讓她來當你的賢內助那不就完了嗎?”
  這算是被李秀兒安排得明明白白,鄭辰翻了翻白眼看著李秀兒道:“行了你,你就別亂點鴛鴦譜了。”
  李秀兒扁了扁嘴道:“我才沒有,反正我只是給你提議罷了。”
  鄭辰無奈的擺了擺道:“你這丫頭其實有時候鬼心思挺多的,要不,你來做我的賢內助得了。”
  “啊!”
  李秀兒自己都嚇了一跳,她看了看鄭辰,臉蛋一下子紅了下來。
  李秀兒小聲的說道:“少爺,我……。”
  看著李秀兒那紅彤彤的臉蛋,鄭辰又一次揉了揉李秀兒的頭道:“我是說,你是我最喜歡最信任的丫頭了。”
  鄭辰話鋒一轉,李秀兒失望之情溢于言表,她心里特別的難受。
  這小丫頭對自己的情愫,鄭辰又怎么會不知道,其實他自己也喜歡得緊。只是自己和她都還太小,就順其自然吧!
  兩人的氣氛有些尷尬,一句話都沒再說。
  就在兩人經過一家藥鋪時,只見一個人影從藥鋪里面飛了出來,狠狠的摔在地上。
  鄭辰定眼一看,那飛出來的卻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婦人,這婦人身上穿得破破爛爛的,剛才那婦人那一摔,卻摔得她滿口是血,癱坐在地上。
  緊接著卻從那藥鋪里面跑出來了兩個伙計,這兩個伙計兇神惡煞的,走到那婦人身邊,朝著那婦人踹了幾腳。
  “啊……!”
  那婦人被那兩個伙計踹得慘叫連連,其中一個伙計口中更是大罵道:“臭婆娘,居然敢偷我們店里的藥,你他媽真是活膩了是吧!”
  那婦人哭喊道:“我沒有偷,我真的沒有偷,我只是看看。”
  其中一個伙計態度囂張的道:“哼,沒有偷?我可是親眼看見你拿起我們的草藥要往自己的兜里放的。”
  那婦人搖頭道:“我真沒有。”
  砰砰砰!
  兩個伙計朝著婦人又是一頓揍,揍得那婦人吐了一大口血。
  這時,四周的人群卻是圍了起來。
  兩位伙計見四周圍上了人,他們更加囂張了,一人更是大聲道:“大家來看看,大家來看看了,這個婆娘居然敢偷我們藥鋪的藥,被我們抓住了,她還不承認……。”
  四周的人越圍越多,七嘴八舌的在那里討論個不停。
  其中一個認識那婦人的女人開口道:“這不是城西那窮巷子里面的馬寡婦嗎?”
  “喲!好像是啊,聽說她克死了男人,現在又要克死她家里的兒子了。”
  “哎喲喲,要是這個臭婆姨來偷藥,怕是想要治好她家那個兒子吧!”
  “應該是吧!不過這種害人精真是活該啊!……。”
  “……。”
  各種議論聲不斷,自然也傳入了鄭辰和李秀兒的耳中。
  李秀兒看著那可憐的婦人。她低聲道:“少爺,你救救她吧,看她被打得好可憐好慘啊!”
  聽見李秀兒的話,鄭辰站在一旁,直皺眉頭。
  砰砰砰~!
  那兩個伙計不留情面的胖揍著馬寡婦,打得馬寡婦慘叫連連。
  “我真的沒有偷藥,求求你們放過我吧!……。”
  “你們這些天殺的人,為什么要這樣對我,我真的沒有偷藥啊!”
  馬寡婦不斷的替自己辯解,那兩位伙計卻無動于衷。
  噗嗤!
  馬寡婦又是一大口鮮血吐了出來,地上全是血,如果再這樣下去,這馬寡婦怕是要被打死了。
  李秀兒又拉了拉鄭辰的衣角道:“少爺。”
  “哎!”
  鄭辰暗自嘆息了一聲,他站了出來,大喊道:“住手,給我住手!”
  聽見鄭辰的聲音,眾人把目光一下子聚到了鄭辰的身上。
  那兩位藥鋪里面的伙計也停了下來,其中一位看了看鄭辰,冷聲道:“這位小書生,你這是想要管我易和藥鋪的閑事嗎?”
  鄭辰上前幾步道:“就算那位大姐偷了你們的藥,報官不就完了嗎?你們又何必下此毒手。”
  伙計冷聲笑道:“哈哈!報官?那不是太便宜她了嗎?不好好收拾收拾她,她不長記性,下次又來偷我們易和藥鋪的藥,那怎么辦?”
  此刻,那癱坐在地上的馬寡婦大聲道:“我沒有偷你們的藥,是你們故意栽贓陷害我!”
  那伙計大笑道:“哈哈~!我們栽贓?馬寡婦,你當時可是把藥抓在手里的,我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馬寡婦怒道:“我只是拿起來看一看,打算買的,我沒有偷你們的藥。”
  那伙計狠狠的瞪了馬寡婦一眼,冷哼了一聲道:“哼!你是什么樣的人,難道我們不知道嗎?你這個克夫的女人,你是想偷藥救你兒子吧!你還要狡辯!”
  說罷,那伙計又是一腳朝馬寡婦踢了過去。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福建22选5复式投注法 什么叫大类资产配置 苹果手机天津麻将下载安装 武磊西甲第二球 豪利娱乐棋牌官网版下载 股票交易新规则 汉游天下棋牌手机游 …? 江西11选5玩法 互联网怎样赚钱 国内股票市场分析 pc蛋蛋幸运28 浙江6+1基本走势图 111522平特一肖 与您同行 加拿大快乐8开奖连接 双相码波形图 可以建房间的4人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