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絕代小書生 > 47、被抓了

47、被抓了


  聽了藥鋪伙計和馬寡婦的交流,四周的人算是明白怎么一回事了。
  而鄭辰更是無語的看了看那兩位藥鋪伙計,這馬寡婦才把藥拿起來看看,就說人家偷他們的藥,這個世界有這么無理的人?還是說,這個世界總有一些無聊的人,做無聊的事!
  看見那伙計又要踢那寡婦,鄭辰眉頭一皺,他毫不猶豫一腳也踢了出去。
  嘭!
  鄭辰的腳踢在那伙計的腿上,疼得那伙計倒吸了一口冷氣,摔倒在地。
  鄭辰同樣感覺自己的腳火辣辣的,暗自感慨這幅身子骨還是太弱了。
  另一位伙計見自己的同伴被鄭辰擊倒,他怒火中燒,怒罵道:“小雜皮,我看你是活膩了,敢來管我們易和藥鋪的閑事。”
  這名伙計罵罵咧咧的揮舞著拳頭朝鄭辰沖了過去。
  李秀兒嚇了一跳,姑爺身子那么弱,要是被那伙計揍一拳,可能會受傷,李秀兒擔心的大叫道:“少爺,小心!”
  不過,李秀兒白擔心了,經過這段時間打太極拳積累下來的經驗,對付這個伙計,鄭辰還是很有信心的。
  嘭!
  鄭塵輕看似飄飄的打出一拳,砸在那伙計的臉上,把那伙計砸得倒退了幾步,狠狠的撞在藥鋪的大門上。
  這一幕,看得那位馬寡婦和李秀兒都愣住了,四周圍觀的人群更是唏噓不已!
  怎么看鄭辰都只是一位弱不禁風的小書生,那里會料想到這小書生會這么厲害。
  教訓了一下那兩位伙計,鄭辰看了看李秀兒道:“秀兒,把那位大姐扶起來,我們走吧!”
  李秀兒走到了馬寡婦身旁,輕輕的把馬寡婦扶了起來,正準備走。
  這時,從那易和藥鋪里面走出了一位五十多歲的灰袍老者,這老者看了看正準備離開的鄭辰他們道:“怎么?打了人就想走了?”
  鄭辰轉過身來,看了看那灰袍老者,顯然這是正主到了。
  不過,鄭辰并沒有打算理會這灰袍老者,他轉過身去,看了看李秀兒和馬寡婦道:“我們走吧!”
  “嗯!”
  李秀兒點點頭,扶著馬寡婦準備離開。
  “想走?沒那么容易。”
  灰袍老者揮了揮手,快速跑到鄭辰他們的身前,把鄭辰他們全部攔了下來。
  此刻,鄭辰看了看眼前這灰袍老者道:“請問,你有何事?”
  灰袍老者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兩位伙計道:“小書生,你居然當街打了我的兩位伙計,趕緊的把醫藥費留下來,不然別想走?”
  鄭辰翻了翻白眼,看著灰袍老者道:“那請問,我們這位大姐受的傷,這醫藥費又怎么算?”
  灰袍老者冷哼了一聲道:“哼!她偷我藥鋪的藥,被打了那是活該。”
  鄭辰笑咪咪的看著那灰袍老者道:“你那兩位伙計不小心惹得我不高興了,所以被我打了也是活該,我現在還想打你呢!”
  “你……。”
  灰袍老者怒目看著鄭辰,氣得發抖!
  這時,鄭辰沉默了片刻道:“我看,要不我們報官吧!聽聞我們永寧縣的父母官陳振南,那可是真正的青天大老爺,有他做主,一定會把這件事情搞得明明白白的。”
  聽見鄭辰要報官,那灰袍老者眼珠子一轉,道:“報官,報什么官,這么屁大一點事情,青天大老爺哪有心情管?”
  看見灰袍老者的表情,鄭辰笑道:“我看這樣吧!你指使你的伙計打傷了這位馬大姐。你就陪她十兩銀子的醫藥費,這事就算了。”
  “什么,十兩銀子?~”
  灰袍老者一下子跳了起來,激動的指著鄭辰道:“好小子,那你打傷我的伙計,這事又怎么說,馬寡婦偷我的藥,是她有錯在先,她那是活該,按照寧國律法,她還得蹲大獄。”
  聽見灰袍老者的話,馬寡婦激動的說道:“我不能蹲大獄,我不能蹲大獄的,我兒子還在家等著我照顧呢,要是我進了牢房,他就慘了。”
  看著這位可憐兮兮的馬寡婦,鄭辰道:“大姐,有我在,沒事的。”
  馬寡婦看了看鄭辰,眼神特別的復雜。
  而就在這時,圍在四周的人群開始騷動了起來,在鄭辰他們面前讓開了一條道路,從外面走進來了七八個捕快。
  那為首的捕頭大概三十多歲,走路大馬金刀的,一臉的傲氣。
  灰袍老者一見那捕頭,他笑臉迎了上去道:“毛捕頭。”
  毛捕頭看了看那灰袍老者,又看了看鄭辰他們道:“劉石平,這是怎么回事?”
  灰袍老者劉石平朝毛捕頭拱了拱手道:“毛捕頭,這位書生,他打傷了我的兩位伙計。還有那位馬寡婦,她在我店里偷我的藥。”
  聽到劉石平的話,毛捕頭招了招手對自己那幾個手下道:“把那小書生和馬寡婦都帶走。”
  那幾個捕快快速走到馬寡婦和鄭辰面前,就要抓走鄭辰和馬寡婦。
  此刻,鄭辰趕緊道:“捕頭大人,是這老郎中的伙計先欺負人,你們不能不問青紅皂白就抓我們。”
  毛捕頭瞪了鄭辰一眼道:“有什么事,回衙門再說。”
  鄭辰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來,任由那些捕頭把自己抓起來了。
  小丫鬟李秀兒擔心的看著鄭辰喊道:“少爺,少爺,現在該怎么辦?”
  鄭辰溫柔的朝李秀兒笑了笑道:“沒事的,相信我。”
  一行清淚從李秀兒的眼睛里流了下來,她哭泣著看著鄭辰道:“少爺,秀兒怕!”
  鄭辰笑道:“怕什么?沒事的,少爺我……。”
  一個壓著鄭辰的捕快高聲道:“趕緊走,別在這里廢話了。”
  在那些捕快的押送下,一行人朝永寧縣的縣衙而去。
  而那劉石平和他的兩個伙計,則笑瞇瞇的看著鄭辰和那馬寡婦,三人不時的還冷笑一聲。
  馬寡婦畢竟是個弱小的婦人,這種情況,嚇得她一邊哭,一邊高聲道:“冤枉,冤枉啊!”
  毛捕頭他們走在前面,那些喜歡看熱鬧的人也一個個跟著去。
  李秀兒擦了擦眼淚,一直跟在鄭辰旁邊不遠處!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打麻将机技巧 车联网是国家支持的项目吗 内蒙古十一选五最新结果 青海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二六三今日股价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 113期博彩两肖两码资料 12种绝佳买入形态k线图 快乐十分云南 王者捕鱼游戏下载 南华期货配资 福建快三电子走势图 股票入门知识软件 支付宝基金交流群2020 甘肃快3走走势图 捕鸟声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