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絕代小書生 > 50、請一定要珍惜眼前的幸福!

50、請一定要珍惜眼前的幸福!


  在這個時代,要想入朝為官,只有兩種辦法,一種是由朝廷官員舉薦引薦,而另一種方法便是通過科舉考試,進入官場。
  鄭辰有著不解的看著陳振南道:“陳大人這是何意?”
  陳振南笑道:“我想保舉你來做我的縣丞。”
  縣丞,類似于前世的縣長,是一個縣僅次于縣令的官。鄭辰有些驚訝的看著陳振南,這個才見了兩次的陳大人,似乎對自己有些格外的照顧啊!
  鄭辰有些受寵若驚的看著陳振南道:“陳大人,你的心意我領了。小生一心只想考科舉來博取功名,所以,不好意思。”
  “哈哈~!”
  聽見鄭辰的話,陳振南開懷大笑道:”好,年輕人志在遠方,不錯,很不錯,那我就不勉強你了。”
  鄭辰拱了拱手道:“謝謝陳大人理解,沒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陳振南笑道:“去吧!”
  鄭辰抱拳道:“告辭!”
  鄭辰讓李秀兒扶著那還在這里的馬玲,一行三人離開了縣衙公堂。
  來到外面以后,那馬玲又撲通一聲跪在了鄭辰的面前。
  鄭辰無奈的看著馬玲道:“你這是干什么?”
  馬玲從她的懷里摸出了那一定劉石平賠償的銀子,遞給鄭辰道:“恩公,今日你幫了我,馬玲無以回報,這枚銀子你就收下吧!”
  鄭辰連忙道:“那銀子,你就收著吧,聽說你家里小孩還身患重病,以后要錢的地方可還多得很。”
  馬玲堅定的說道:“可是,這點錢跟恩公今日的救命之恩比起來,又算得了什么。”
  鄭辰趕緊把馬玲扶起來道:“大姐,我救你,并不是貪圖什么,銀子你就收著吧,而我今天好人就做到底,你說你家孩子病了,而我其實也算是半個郎中,看病治病也會一些,你就帶我們去看看你家小孩吧!”
  聽見鄭辰的話,馬玲臉上一喜,開心的道:“如此,多謝小郎君,多謝小郎君了。”
  鄭辰笑了笑道:“別謝我了,我就是閑的沒事找事而已。”
  馬玲有些尷尬的看了看鄭辰,這小郎君說話還真是有意思。
  她緊緊的攢著手中那錠銀子,心里感覺更沉了。
  鄭辰看了看馬玲道:“走吧!帶我們去你家里。”
  “嗯!”
  馬玲住的是城西,而鄭辰家也在城西,只不過兩家人相隔有兩條大街。
  他們來到馬玲家附近,這里的住戶,住的全是土胚茅草房,就連地面都是坑坑洼洼的。
  來到這里,看著這些破破爛爛的房子,鄭辰驚訝道:“這么大的縣城里,居然還有這樣的地方?”
  李秀兒接口道:“少爺,當然有了,別說這里,我聽說就連寧國京師都還有這樣的地方呢?他們統稱為賤民居。”
  鄭辰脫口而出道:“賤民居?這不是和貧民窟差不多意思嗎?”
  李秀兒疑惑的看了看自家少爺,他又突然冒出莫名的句子來了。
  馬玲帶著鄭辰他們來到了她家門前,這是一家低矮的茅草屋,土胚房墻面風吹日曬之下,有些地方已經爛得泥土都掉下來了,看上去特別的老舊。
  在茅草房前用籬笆圍了一個小院,小院里喂養著兩只老母雞,看見有人來了,在那里“咯多咯多”的叫個不停。
  “這也太窮了吧!”鄭辰暗自嘀咕道,雖然前世鄭辰家也出生在西南大山,可是他從未見過這么窮苦的人家。
  馬玲拉開了籬笆圍欄,對鄭辰和李秀兒道:“兩位里邊請。”
  鄭辰和李秀兒走了進去,馬玲重新圍上籬笆。
  隨后,馬玲帶著鄭辰和李秀兒走進了中間的那道房門。
  走進屋內,一股藥味夾雜著一股難聞的霉味撲面而來,鄭辰和李秀兒都皺了皺眉頭。
  “飛兒,娘回來了。”
  馬玲一進屋內,臉上立刻堆滿了笑容,走到了一張床榻前。
  床上斜躺著一位十歲左右的小男孩,他臉色蒼白沒有一絲血色,還不時的咳嗽著,每咳一下,他的臉上就忍不住抽搐一下。
  小男孩一見馬玲進來了,他的眉頭也一下舒展開來,開心的喊道:“娘,你回來了。”
  “嗯!”
  馬玲溫柔的看著那小男孩道:“飛兒,娘給你找了郎中。”
  一聽到馬玲的話,小男孩皺了皺眉,看著馬玲道:“娘,我不看郎中,我不要看。”
  馬玲溫柔的說道:“飛兒,你看,郎中我都叫來了,不看怎么行。”
  小男孩抬頭看向了鄭辰,鄭辰禮貌的朝那小男孩笑了笑。
  然而,讓鄭辰意外的是,這小男孩竟是朝著鄭辰吼道:“我不看病,我不看,我家里都已經沒有錢了,我不要看,你這個騙子,你肯定是想騙我娘的錢,嗚嗚嗚……我娘都已經那么辛苦,那么慘了,你們還想騙她的錢,你這個壞人。”
  聽見小男孩這句話,鄭辰和李秀兒都愣了一愣。
  馬玲流著淚看著自己的兒子道:“胡明飛,你這臭小子,你再說什么?他可是你娘的恩人,恩公,你不是壞人,他也不是騙子。你乖乖的給我躺好了,讓恩公給你看看。”
  “娘!”
  看見自己母親哭了,胡明飛也跟著哭了起來,他伸出他的小手,輕輕的擦拭掉馬玲眼角的淚水道:“娘,你不要哭,看著娘哭,飛兒心里難受。”
  馬玲的眼淚還是止不住的流,她看著兒子道:“飛兒,娘知道,你這是為了娘好,可是,娘也希望你能夠早點好起來啊,你是娘的寶貝,萬一你有個什么三長兩短,娘怎么辦啊!”
  “娘?”
  胡明飛大喊了一聲,抱著馬玲在那里哭了起來,哭得嘶聲裂肺。
  看著這種場景,鄭辰的眼淚都忍不住在眼睛里面打轉轉,心情特別的壓抑。而旁邊的李秀兒更是在鄭辰旁邊道:“少爺,他們好可憐哦!”
  鄭辰點了點頭道:“只怕這個世界上,像這么可憐的家庭還有很多好多。”
  李秀兒一邊哭一邊道:“嗚嗚~秀兒覺得,秀兒真的已經很幸福,很幸福了!”
  鄭辰微笑道:“所以,請一定要珍惜眼前的幸福!”
  李秀兒看著鄭辰重重的點了點頭道:“嗯嗯!”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体彩福建31选7 宝博游戏大厅正版 吉林11选5遗漏 捕鱼来了金币怎么交 十一运夺金遗漏数据 北京快乐8玩法说明 中信证券股票代码 2020年六彩开奖资料今晚 850棋牌下载最新版ios 体彩浙江20选5开奖 道琼斯工业股票指数 能能赚钱的网游 心悦麻将有挂吗 多乐够级下载安装 超凡娱乐棋牌 全民欢乐捕鱼到底能不能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