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武俠之最強BOSS只種田 > 503 大師兄牛大力?

503 大師兄牛大力?

丁小二等人心里也是震驚無比,若不是親眼所見,打死他們也不信有人竟然能在半炷香就鍛造出這么多柄神兵。
  
  余老鐵眼中滿是狂熱,恭敬道:“這么多柄神兵,不知師父用何方法取走?”
  
  牛大力搖搖頭,“我只帶走四柄長刀,其他的武器留在鐵匠鋪,算我借你煉器材料的補償!”
  
  見余老鐵想說什么,他伸手制止道:“我清楚你想說什么,但你的終究是你的,我若強行占用,又和強搶有什么區別?”
  
  余老鐵心里嘆氣,神情頗為失落,師父到底是沒承認他這徒弟。
  
  牛大力哪會看不見余老鐵那沮喪的模樣,他看了余老鐵身后的丁小二等人,“我有些事要交代你們掌柜,你們幾個先出去一下!”
  
  丁小二等人相視一眼,在余老鐵示意下,丁小二等人紛紛退出屋里,順便還將屋門關上。
  
  屋里突然只剩下兩人。
  
  余老鐵心里莫名升起一抹緊張之色,牛大力看出他的緊張,輕笑道:“不用緊張,既然我認了你這徒弟,便不會害你!”
  
  余老鐵怔住了,臉上忽然涌起一陣狂喜之色,二話不說跪拜了下來,“徒兒余老鐵,見過師父!”
  
  與之前不同,這次他們是真的師徒關系。
  
  院子外,丁小二等人聽見余老鐵的聲音,臉色有些迷糊了,不清楚里面發生了什么事。
  
  牛大力并沒有制止余老鐵的舉動,點頭道:“你先起來,跟我說一下武器裝備品級!”
  
  余老鐵心里疑惑了,莫非師父是想考驗他,可這未免也太簡單了,就算不是煉器師,也知道武器裝備品級啊。
  
  心里盡管疑惑不解,但余老鐵還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將他所知道的事情說出來。
  
  這世界武器裝備等級劃分相比斗武大陸還是比較簡單的,分為:凡品,中品,上品,極品,神兵,絕世神兵。
  
  不過,這樣劃分在牛大力看來有些粗略,無法真正劃分出武器的品級。
  
  要知道斗武大陸武器等級分為凡器,利器,名器,寶器,圣器,神器六個等級,每個等級還分為上,中,下三個小品級。
  
  上次他給楊子他們鍛造的兵器,被余老鐵認定為神兵,而此刻他鍛造的兵器,余老鐵依舊認定為神兵。
  
  可按照斗武大陸上的武器劃分,上次給楊子他們鍛造的兵器屬于寶器下品,這次卻是圣器中品,差的可不止一點半點啊!
  
  但想到這世界的情況,牛大力還真無話可說了。
  
  可能在余老鐵看來,只要是件厲害的武器就是神兵了。
  
  而神兵的數量極其少,每個擁有神兵的武者無一不是這世界的頂尖高手。
  
  絕世神兵,余老鐵也只是有耳聞,傳聞朝廷就擁有一柄絕世長槍,當年齊太祖就是靠著這柄絕世長槍征戰四方,打下這太平盛世。
  
  牛大力也沒想到神兵會這么稀有,那他剛剛打造的十柄神兵流傳出去,不是能引起江湖一陣腥風血雨?
  
  那上次他幫楊子他們打造所謂的神兵會不會是個錯誤?
  
  俗話說,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楊子他們擁有許多武者夢寐以求的神兵,在沒有足夠的實力下,足以給他們惹來殺生之禍。
  
  當初,一味想著給楊子他們多一些保命的手段,卻不曾想會給楊子他們增加麻煩。
  
  不過很幸運的是,這世界武器裝備品級是由煉器方面的大師鑒定的,而一般的武者是很難鑒別武器裝備屬于哪一種品級。
  
  換句話來說,只要煉器大師不說,誰知道你手上握著是什么品級的武器。
  
  牛大力不知道該笑還是該慶幸得好。
  
  這世界不管是煉丹,還是煉器都被門派嚴格把持,別人要想學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算有人會煉器之法也不會輕易告訴他人。
  
  不像斗武大陸那樣,盡管修煉資源不如這世界,但勝在百花爭鳴,不提那些專門煉器,煉丹的門派,光是煉器,煉丹的散修也不在少數。
  
  像煉器前十的宗師就有四人散修。
  
  當然,他就是四人中的一人。
  
  了解大概后,牛大力看向余老鐵道:“我有件事讓你辦?”
  
  余老鐵恭敬道:“師父請說!”
  
  牛大力指向案板上的幾件武器道:“過些日子會在城里舉辦拍賣會,到時你在這些武器中挑一件去拍賣!”
  
  余老鐵遲疑道:“拍賣會?師父,鴻天拍賣會上個月就結束了,要開也要等一年后了!”
  
  牛大力瞥了他一眼,“這事你最好別問。”
  
  余老鐵渾身一顫,不敢有異,“徒兒明白!”
  
  之前,雖說答應柳傾煙過兩天會煉制一些丹藥寄放在拍賣會拍賣,但誰讓這拍賣會,他占了大頭,那他就不能坐視不管了。
  
  既然要辦拍賣會,那就沒理由隨隨便便辦,要辦那就辦最好的。
  
  這便是牛大力脾性,要么不做,要做就做最好的。
  
  而拍賣會不單單需要珍貴的丹藥,其中武器裝備也少不了。
  
  相信拍賣會上出現神兵的消息放出,定然能吸引不少人來參加。
  
  之后,牛大力開始指點余老鐵一些煉器技巧,這可將余老鐵激動得跟個孩子似得,認認真真的聽著,唯恐聽漏了半句。
  
  沒多久,牛大力擺擺手,“先說到這里,剩下的就靠你領悟了。我閑云野鶴慣了,以后不能經常指點你,這事你要明白!”
  
  余老鐵壓下內心的震撼,“徒兒明白,只要能拜入師父門下,徒兒無怨!”
  
  余老鐵臉上毫無失落之色,反而更多的是喜悅激動,以師父那神乎其技的煉器手段,光是方才指點的技巧,也夠他吃半輩子了。
  
  “那個,不知師父我上頭有幾個師兄?”
  
  在余老鐵看來師父這么牛逼轟轟,想來有不少弟子。
  
  “弟子啊?”牛大力想了想道:“你倒是有個大師兄,他名為牛大力,若是以后我無法過來,便會讓他過來指點你!”
  
  大師兄?
  
  余老鐵可是清楚一般門派的大師兄都得到真傳,只是這大師兄的名字好吧,這不能吐槽。
  
  “那不知大師兄長相如何?”
  
  余老鐵生怕以后遇見了會認不出來,趕緊問道。
  
  “長得還行,反正到時你一眼就能認出!”牛大力道。
  
  余老鐵明白,能一眼就認出,那說明他這個大師兄相貌定然很出眾,可能和那些大門派的大弟子一樣,英俊瀟灑,氣宇軒昂,這可是大弟子的標準標配啊!
  
  牛大力可不知道余老鐵正在腦補他心目中大師兄的形象,他之所以會將他說出來更多的是以后行事方便一些。
  
  畢竟,每次進城都要換這一身行頭是很麻煩的事情。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股票指数4000点 贵州十一选五预测器下载 投资资产配置 甘肃快三全天精准计划 汇盈盘 河北快3开 股票涨跌的本质 百家乐 广西11选五今天走势囹 快3湖北 浙江体彩6 1历史号码查询 上海快三基本走势图今天 中小盘股票推荐 深圳风采开奖时间 中国体育彩票7星彩玩法 pc蛋蛋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