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宇宙極則 > 第七十章 心磁感應

第七十章 心磁感應


  這里是巖漿的下一層,或者是下幾層,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史天云雖然被火山正正砸中,但火山都是他自己變出的,他自然毫無受傷的。上官天麗也沒有受傷。
  卻看這里的環境,十分狹窄,到處都是堅硬的物質,這些物質之間間隔著窄小的空間,空間之中充斥著灰蒙蒙的氣流氣息,流轉回還。
  上官天麗和史天云就穿梭在這些空間之中,其實他們的戰斗已經結束,因為史天云已經把所有絕招用盡,勝者當然是上官天麗了。因而史天云也如釋重負,人家上官天麗本來就是高手,輸給高手并非恥辱,起碼這證明著自己還須繼續苦修。
  史天云平復了所有的戰意,恢復了讀書郎的氣度,坦然悠然,道:“上官姑娘,此戰,我輸了,他年之后再比過吧!”
  上官天麗也是一笑,“還要比,呵,史博士怎么非要和我比個高低?難道史博士是因為記恨我才這樣做嗎?”
  “絕對不是,我史天云不是心胸狹窄之人,我之所以要與你比個高低,純粹是為了你的輕視,我就是要用我的修為改變你的輕視。”
  “史博士真是有意思,”上官天麗笑得更歡,同時也美得仙女難比,“你為何如此重視我對你的輕視呢?還是說,你對別人的輕視都是這么在意的?”
  史天云搖了搖頭,似是苦笑又非苦笑,說:“我并不在意別人的輕視的,只是不知為何卻特別重視你的輕視,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
  史天云這簡直就是男女之間的表白心意,但上官天麗何等修為,一道劍心堅定無比,哪怕是天上地下最為英俊的男子對她表露心意,她也心色不動,定如泰山。只是這個時候她也聯想到自己,面對史天云,她自己也改掉了一向的冷若冰霜,不知這是為什么。
  兩人僅僅是聊了一會兒,話題盡了,便來面對現實,察看這里。
  “這是什么?”看著這些堅硬物質,史天云意欲運用大燃燒術,點出火焰燒燒看。
  “不要動!”上官天麗突然阻止,且面色有些緊張。“這些好像是磁石,一動就有危險。”
  “磁石?”史天云滿臉疑惑,他從來沒聽過“磁”,也沒從古籍中見到過,實際上,當代很多人都不知道,因為“磁”只是太清劍祖起的一個名字,后來雖然用于心磁感應大法,但此法一直不完善,一般不施展,便沒有流傳開去,世人知之甚少。
  “磁石是什么?”史天云問。
  “那是一種物質,我真一門的太清劍祖曾經入地五萬里,發現了這種物質,按照他的描述,堅硬不可摧,色為棕黃,貌甚古樸,這不就是我們眼前見到的這些東西嗎?而且這里又是地底深處,所以我猜測這就是磁石。”上官天麗道。
  “那磁石有何危險?”
  “不知道,”上官天麗搖搖頭,“劍祖只說了磁石危險,至于有何危險,就沒有說了。”
  這個時候,那些堅硬物質突然射出兩道光,分別落在兩人身上,而且這兩道光目的性很明確,只往兩人的胸口處照射,胸口處內部便是心臟,于是兩人都感受到心臟有些異樣,仿佛有些物質在往心臟上堆積。
  上官天麗的心就是劍心,雖然堅定如磐,萬物不侵,但是這道光卻能入侵,而且擋都擋不住。
  心臟與神魂是相互聯系的,如今史天云的神魂修煉了,活躍得很,所以當先感應到心臟的變化而產生了一種震動。
  好像有一些物質在往心臟上堆積,這個過程持續了將近半個時辰之后,便停止了。兩道光也消失不見。
  兩人有什么變化嗎?倒也沒有,修為上也沒有,然而心,或說思想,卻是有了變化。
  上官天麗感覺到史天云有一種吸引力,在一種著她,而史天云也感覺到上官天麗吸引著他,這是男女之情的吸引,但不是非常明顯,好像是在冥冥之中。
  雖然心臟產生了如此變化,但他們的頭腦還是十分清醒的,上官天麗想起來了,曾經在真一門之時,上官天麗進過太清閣,聆聽過太清劍祖的“講劍”,其中就有提到心磁感應大法,說,磁有相對之力,乃是吸力與斥力,同性相斥異性相吸,如果男女共修心磁感應大法,哪怕是仇人也能驟然相愛相親。
  如今,假設這里的堅硬物質就是磁石的話,那么方才的兩道光就是直接讓兩人修煉心磁,所以他們才會驟然親近許多。
  上官天麗想清楚這一切了,但心磁感應大法他們肯定是沒有完全修成的,因為這種相親的感覺只是微弱,仿佛在冥冥之中。
  到底為什么會這樣呢?難道自己與史天云真的存在什么機緣?難道太清劍祖說此行西地奪劍的機緣,這也是其中一個嗎?上官天麗都不敢相信,但她立馬打斷這段思緒,決定離開這里,不管太多,做正經事,去西地取劍。
  史天云以為自己產生可什么錯覺,才會突然產生這種與上官天麗相親相近的感覺,便也不多理會,走出這里為要。
  兩人本來以為要大費周章才能離開這里,沒想到就在兩道光收回不久,突然又出現一團明光,把二人包裹,直接離開了這里。
  當二人再度現身之時,已經回到了沙漠之上,仍舊是平沙莽莽,熱氣如煮,一望無垠,而且,慕容海和歐陽清雪還有一眾真一門弟子也在這里。
  原來他們循著氣息而來,也知道上官天麗和史天云入了地下戰斗,便在沙漠上等待。
  眾人見二人出現,皆一喜,歐陽清雪清笑盈盈,走了上去,捧著師姐的手腕,關切地問道:“師姐,你怎么樣?沒有事情吧?”
  上官天麗不說話,只是搖搖頭,示意一下,其實他還沉浸在心磁感應大法中。
  慕容海在大漠狂沙之中站立,顯得尤為英朗俊偉,他整體氣度極佳,此時爽朗說著:“上官天麗怎會有事?不用想了,此次約戰定然是上官天麗勝了!”。
  史天云氣度儒雅而有些英朗,坦然承認:“是的,上官姑娘勝了,我敗了。”
  “這是必然無疑的,一開始就是你史天云不自量力,不過你有一句話卻是說得對,強者是激發弱者的一股動力,能讓弱者奮發圖強。所以你不要氣餒,繼續修煉,到時候和我比試,我也會樂意奉陪的!”慕容海得意說道。他所說的樂意奉陪其實是指兩人的百年之約。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