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筆御人間 > 第六十一章 背后的背后

第六十一章 背后的背后


  夜空的游云露出弦月,街道泛起微微的白霧,掛有兩盞燈籠的府衙牢獄之中,小小的窗口,有月光傾瀉進來。
  啪啪啪……
  皮鞭飛在半空,狠狠抽下,行刑的牢頭抹去臉上的血漬,去旁邊水桶洗了洗,犯人是上半夜送來的,要求他們連夜審訊,不過一般先送進來,先拷打一番殺威。
  片刻。
  牢門被人打開,腰懸細刀的身影領著幾名捕快進來,揮了揮手。
  “把他弄醒!”
  “是!”
  那牢頭連忙讓麾下人將桶里的水撲到囚犯身上,道袍襤褸染出斑斑點點的血跡,陽明道人噴吐著濁氣,緩緩醒來,連求饒的力氣都沒有了。
  雙唇只是不停的呢喃:“.…..不敢了……不敢了……”
  黑狗血破了他的法術,一路來到府衙監牢,經驗豐富的捕快根本不給他施展法力的機會,直接將他嘴用布勒開,手指一并捆住,整個身體也被架上了刑架,跟著就是一番嚴厲的拷打。
  到底此時,就算找機會用法力逃脫,身體幾乎被弄殘,也支撐不了出城。
  左正陽解下兵器交給副手,看去刑架上的道人,邁步上前。
  “本捕從未見識過法術,這位道長可否施展一二給我瞧瞧?”
  刑架上,發髻散亂,滴著水漬的道人微微抬了抬臉,隨后輕晃腦袋,又垂下去。
  “.…..本道…..我…..我不敢了,求總捕大人饒我一命……”
  “饒你?!”左正陽負手看著他,瞇起眼睛:“繞你豈不是將來給周府、張府,以及本捕帶來性命之憂?”
  陽明道人連連搖頭,嘴角含著血,艱難的發出聲音:“不會…..若能留一條命,往后絕不在河谷郡逗留……求總捕開恩…..開恩吶。”
  “真丟修道人的臉面。”
  總捕的話語回蕩這間刑房,緩了緩,左正陽看著他再次開口:“這件事好在沒出人命,說大也大,往小里說也算小事,你想出去,需本捕問什么,你答什么,道長覺得呢?”
  陽明道人怔怔地看著他,張開血嘴笑起來,連連頭。
  “大人問什么,我說就是。”
  “好,既然道長爽快,本捕也決不食言。”
  左正陽揮手讓人拿了口供薄站在旁邊,他方才開口。
  “你收張洞明多少銀兩,為其辦事?”
  “一百七十兩。”
  “所辦何事?”
  “回大人……為張福主的兒子張廉誠治病,求靈藥。”
  “靈藥在何處?為何又迫害周府周瑱之女?他兩家本有婚約,何故相殘?”
  “那靈藥就在周蓉閨房之下,乃一絲地靈之氣孕育出人芝,張福主清楚兩家關系,兒子又是因狐媚一事弄傷身體,無顏上門,只得讓本道做法,他并不知,周蓉被我所傷。”
  左正陽點點頭。
  “算你說的都是實情,那為何要做出傷人舉動?以你修道之人法力,完全可以輕易取出才是。”
  話語頓了頓,還未等架上的道人回答,左正陽陡然開口,聲音如雷霆暴喝:“分明是你還想對周蓉做齷齪之事!!!”
  陽明道人愣了一下,原本就被拷問過,渾身是傷,創口撕裂的疼痛讓他精神無法集中,陡然被這一聲暴喝打亂了思緒,下意識的搖頭爭辯。
  “大人,本道沒行齷齪之事,我只不過看上那靈藥,想將張廉誠拖死……”
  話語到了這里,監牢中所有人看著那道人意味深長的發出一聲“哦!”的長音。
  陽明道人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被詐了,癱軟的垂在刑架上,不敢看對面的捕頭。
  左正陽伸手抬起他下巴,盯著道人胸口上一個五火圍繞的圖案。
  “竊寶害人啊……看來道長隱瞞的事情還不少,那么本捕再問你,富水縣陳員外的案子是不是你做的?”
  架上的道人眼下不敢亂開口,害怕又被套話,連連搖頭。
  “不…..我沒有…..不”
  “看來道長還需要幫忙好好回想一下。”左正陽后退半步,自有牢中審訊的人過來,沾了沾鹽水,就要用刑。
  左正陽擦了擦指尖上的血漬,取過兵器,轉身離開牢房,揮手:“本捕不食言,把他放了,不過挑斷手腳筋,割掉舌頭,以免再害人。”
  就在副手拱手時,牢房里陡然響起陽明道人凄厲的慘叫,那邊握鞭子的牢頭愣了愣。
  “老子還沒開打呢,你叫什么?!”
  外面,還沒走遠的左正陽也停下腳步,從外面看去里面,刑架上,那道人不知哪里來的力氣,左右死命掙扎,雙目瞪大,看著牢房的穹頂,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
  “啊啊啊……大人救我。”
  左正陽連忙沖進牢房,暴喝:“把他放下來!”
  然而,道人的聲音夾雜他這聲暴喝里,剎那間,骨骼脆響,就聽嘭的一聲巨響。
  血霧在牢房里炸開。
  左正陽揮手散開彌漫的血霧,過得片刻,視線才能堪堪看清,對面的刑架上,只剩下那道人一對手臂還吊在那里。
  他目光掃過周圍,地上、欄柵木柱上全是碎裂的血肉、道袍殘骸。
  沉默了一陣。
  “把這里打掃干凈,如實稟報上去。”
  走去外頭,亮色已經蒙蒙發亮,吸了口氣,回想之前發生的,皺起了眉頭。
  “好像碰到了不得的事情……被滅口了啊。”
  街上的白霧漸漸散去,魚肚白放亮起來,升上云端,沉寂一夜的城池,漸漸喧鬧起來,張府附近的居民早起買菜、打水,聚攏在井邊嘮起家常。
  “哎喲,昨晚發生了一件怪事,有東西在夜里叫。”
  “你們也聽到了?”
  “.…..可不聽到了嗎?像打雷一樣,當時我還睡在床上,硬被嚇得摔到地上。”
  “好像是張府里傳來的。”
  “他家里,兒子前幾個月好像得病了,聽傳出來的說法,是被狐貍精給迷了,還請了高人做法。”
  “.…..等等,我家挨得近,昨晚我好像看見一隊捕快進了張府,好像抓了一個道士……”
  “不對,為什么我看到的是一個書生,和一個捕快走在一起?”
  “那書生長的什么模樣?”
  “太黑看不清……”
  絮絮叨叨的市井閑言之中,城池另一邊,陽光照過寫有‘周府’二字的門匾,晨光掃去了一夜的陰霾,有仆人聽到書房內,老爺與名叫陸良生的書生交談,不時發出的笑聲,大抵是明白的怪事已經除去,連忙撒開腿,飛快的將這條消息告訴了府里上下。
  側院,全身裹著繃帶的道人聽著院落仆人丫鬟的笑談,悠閑的曬著太陽。
  陽光從窗欞傾瀉,光塵飛舞,照過墻壁美人畫像灑去整間房。
  “哼哼……”
  床底下,蛤蟆道人拖著比他還高的葫蘆,慢慢爬出,咧開蟾嘴哼哼幾下,人立而起,一蹼扶著葫蘆,一手叉著腰,哼聲變成了笑聲、
  “哈哈哈…..呵呵呵啊哈哈……..”
  蟾眼看去葫蘆。
  “….上千人芝練出的丹藥……呵呵哈哈哈……不僅能恢復老夫法力,變化人身……再修復妖丹傷勢……”
  蛙蹼彎曲捏緊,蛤蟆仰望高高的窗欞,看著陽光里的光塵。
  “……老夫…..很快就重回巔峰,天下無敵!”
  ******
  與此同時。
  府邸外相鄰的長街,左正陽正騎馬來的路上。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118图库彩色统一图库图 篮球场 喜乐彩中奖查询 海南彩4 1七星彩2019 东方财富股票行情 36选7福利彩票中奖 宝棋牌博 黑龙江11远5开奖结果 特马现场开奖结果查询 小说 辉煌棋牌作弊 体彩福建31选7中奖规则 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承 特肖公式规律发表论坛 上海本地麻将下载 pk拾正规彩票网 微信炒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