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帝國掌門人 > 320. 斷了的線索

320. 斷了的線索

    陳玄策以左手大拇指掐四指默念:“明堂懸晶風水轉,法生子丑尋重山。龍壁鳳口梵音在,四正四奇探周天。”
  
      蘇布冬看這陳玄策念念有詞,覺得新奇,問道:“這口訣有用?”
  
      陳玄策邊觀察這書房便笑道:“沒帶羅經盤,只好靠手來算下這天干地支相合。口訣是套公式,把天干地支套進去,用手算五行金木水火土。比起羅經盤,優點是快,缺點就是背錯了口訣就容易出事。”
  
      “那你背錯過嗎?”
  
      “開玩笑,我是誰。”陳玄策說道:“也就偶爾一兩次吧……那還是年輕的時候。”
  
      “有點神奇。”
  
      “對于外行來說,是有些神奇,對于我們這些常年玩這些的來說,熟能生巧罷了。”陳玄策眼神定在一個地方:“在這里。”
  
      蘇布冬順著他的眼神望過去,發現是一幅字畫,上面寫著:“蘭溪三日桃花雨,半夜鯉魚來上灘。”
  
      “是《蘭溪棹歌》。”蘇布冬說道。
  
      陳玄策說道:“你按一下鯉魚那兩個字。”
  
      蘇布冬依言按了一下,卻沒有反應。
  
      “沒動靜啊,你是不是看錯了?”蘇布冬問道。
  
      “沒道理啊,這風水布局是火澤睽才是,這副字畫正好應了卦象……”陳玄策皺起眉頭。
  
      “你不是說你只有一兩次背錯口訣嗎?”蘇布冬笑問道,他覺得這沒什么大不了的,畢竟誰都有失誤的時候。
  
      可陳玄策不這么認為,“怎么會,怎么會?”
  
      他用手不停的掐算:“不對,不對,本應該是這樣的……難道又顛覆乾坤,師父又做了一次變卦?”
  
      “變卦的話是澤火革,方位在對面。”陳玄策掉頭,望那副書畫的對面看去。
  
      書畫的對面是一面墻,墻上空空如也。
  
      “元亨,利貞,悔亡。”陳玄策喃喃說道:“悔亡……悔亡……”
  
      “布冬,再按幾次那鯉魚兩字。”陳玄策說道。
  
      “你不是說不對了嗎?”蘇布冬嘴上雖然這么說,但還是老實的按下鯉魚兩字。
  
      “咔嚓。”只聽見有什么機關鎖打開的聲音,那副字畫中間凸出一塊,一個半米見方的暗格彈出來。
  
      “怎么回事?”蘇布冬若不是親見,只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局中局,沒想到我竟然在東瀛被死去的師父又上了一課。”陳玄策苦笑道:“原本火澤睽就是對的,但是他故意設了一個套,機關只按一下是沒有反應的。讓我以為這是個變卦。但是革卦的卦詞是‘堅持自己,不會后悔’,所以我才想到再去試試。”
  
      “一般的人,在知道按下不起作用后,就不會再去按的,你師父洞察人性啊,厲害。不過他設風水局對我們家不利,為什么?他不是跟蘇降龍一伙的嗎?”
  
      “他們后來的事我也不是很清楚。”陳玄策輕輕搖頭:“先看看這暗格里有沒有什么值得注意的線索吧。”
  
      蘇布冬點點頭。
  
      兩個人在暗格里翻弄起來。暗格不大,兩個人把所有東西都拿出來。
  
      有一張發黃的老照片,上面有四個年輕人。居中的人蘇布冬認識,正是這座房子的老主人,他的爺爺蘇降龍。
  
      其他三個人,蘇布冬則不認識了,不過他內心隱隱有猜測,“這三個人難道是?”
  
      陳玄策點頭,“是上一輩的虎鶴馬。”
  
      “難怪,這張照片放在這里,顯然這幾個人對他都特別重要。”蘇布冬說道。
  
      兩個人又開始找關于玉璽的線索,但是蘇降龍似乎跟他們開了一個玩笑,這里面他們并沒有找到任何他留下的只言片語。
  
      兩個人相顧無言。
  
      “真玉璽真的存在嗎?”蘇布冬頹然道。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制皇他們如此重視這件事,這件事背后定然有他們所‘認為’真的道理。”
  
      “又是白虎兇煞,又是周易八卦,費勁解了局也沒看到有什么線索啊。”
  
      “如果這玉璽真那么好找,唐代以后又怎么會那么多年都沒有真玉璽的消息?”
  
      “你的意思是?”
  
      “真玉璽后面定然還隱藏著一個不能現世的理由,讓后面得到他的人不能公之于眾。我覺得這才能解釋為何那么多朝代去尋找玉璽卻一無所獲,這可能嗎?以前的皇權下,個人是絕對不敢私藏玉璽的。建文帝到了南洋找到了玉璽卻也不敢宣揚自己才是天命所歸。這是為何?”陳玄策問道。“可這一切又必須等我們真的找到玉璽才能知道情況是什么。”
  
      蘇布冬又看了一眼從暗格里拿出來的東西,突然像是發現什么一般。“你看這尊佛造像,眼熟不?”
  
      陳玄策看到蘇布冬正指著一尊佛造像,烏漆嘛黑的式樣,讓他覺得像是在哪里見過一般。
  
      “被《平安帖》包著的那尊佛造像!”兩個人眼中讀到了對方的意思,把這尊木佛造像拿在手里,發現這尊與蘇布冬之前買到的那尊佛造像有相似的地方,又有細微的差別。
  
      蘇布冬之前買的那尊佛像,是佛祖以拇指與中指相捻,其余各指自然舒散。這一手印象征佛說法之意,表現佛陀于鹿野苑初轉時的狀態,所以稱為說法印。
  
      而這尊佛像則是佛祖屈臂上舉于胸前,手指自然舒展,手掌向外。這一手印表示佛為救濟眾生的大慈心愿,被稱無畏印。
  
      “佛像里有玄機!”兩個人細細觀察,發現佛像胸前的卍字是活動的,蘇布冬找來一個鑷子,由陳玄策小心翼翼的將那個字輕輕的取下。
  
      佛祖的胸口被掏空了一塊,從里面掉出幾片碎薄皮。
  
      “這是什么?”蘇布冬撿起那幾塊碎片,發現碎片是被故意剪開的。
  
      陳玄策拿那幾塊碎片端詳一會,發現上面寫了些字,畫了些什么,但是將碎片拼了一下,只是冰山一角。
  
      “至少有四尊佛像才能將這些碎片完整的拼完。”陳玄策將碎片收好,交給蘇布冬。
  
      “而我之前已經拿到了其中一尊佛像,也就是說我們還要找到其余兩尊佛像,才能知道這佛像里面究竟隱藏了什么樣的線索,而這些線索還未必跟玉璽有關,是這樣吧?”
  
      “我們趕緊回一趟華夏,你還記得當初賣你這尊佛像的人長什么樣子嗎?”陳玄策問道。
  
      “怎么了?”
  
      “我懷疑他祖上知道這尊佛像的來歷。”
  
      “可他要是知道的話,怎么會賣這個?大概率他是不知情的。”
  
      “總要試一試,要不我們的線索就卡在這里了,沒有目標,全世界找兩尊民國版的佛造像,無異于大海撈針。”
  
      “那就試試。”</div>
  手機站: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分析本单位资产绩效情况 重庆快乐10分走势图彩經 股票配资平台开发必178-5613-9019 pk10人工免费计划 内蒙古快3开奖数据 股票停盘后开盘会涨 山西新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聚宏鑫配资 广东11选55开奖 15选5开奖号码结果39期 广西十一选五选号软件 双色球 福建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11选5万能4码组合 黑龙江十一选五推荐号真准网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