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凡學術 > 14、學術之光永垂不朽!

14、學術之光永垂不朽!


  十萬經驗值!
  而且還可以解鎖新任務!
  乍一看,這個特殊任務簡直不要太爽。
  然而事實是,方遠覺得自己的三萬六千塊打水漂了。
  因為這個任務介紹太精簡了,居然只告訴你殘圖有兩部分,然后就讓你去找。
  去哪兒找?
  怎么找?
  對不起,無可奉告。
  沃草![語氣助詞,指肥沃的草。]
  地球的表面積有5.10067866億平方公里,在沒有任何線索的情況下去尋找一張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殘圖?
  這特么就很離譜!
  因為殘圖可能在任何地方。
  它可能在珠穆朗瑪峰的某個峭壁的石縫里。
  它也有可能在撒哈拉沙漠的流沙中。
  甚至。
  它還有可能在馬里亞納海溝里。
  什么?
  很夸張?
  不,這些都還不算夸張。
  最夸張的是,殘圖可能根本沒在地球上......
  此時此刻,方遠腦海中有無數個念頭一閃而過,大部分都和草地、泥土、駿馬有關。
  “這是機緣型特殊任務,不可強求,所以你應該收好負面情緒和殘圖,然后在某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與另一份殘圖來一個完美的邂逅。”
  大概是感受到了方遠的不滿,游戲系統開始現身說法。
  “你早說不就完事了。”
  經過機械音的補充,方遠基本明白了。
  這個特殊任務的特殊之處,就在于它本質上是一個機緣任務,說白了全憑運氣。
  方遠會像今天一樣,在未來的某一天,吧唧一下就碰到另一張殘圖。
  也許就在明天,也許在很久很久以后。
  不可強求,只需等待。
  將殘圖折好放進衣服的內兜,方遠洗漱完畢,關燈睡覺。
  第二天一大早,方遠就趕到了客運站,他準備趕早班車回浮生鄉。
  “浮生鄉?”
  售票員在聽到方遠要去的地方時,臉上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對不起,沒票。”
  “為什么?”方遠問道。
  “看來你昨晚睡得很香。”售票員指了指大廳上的客運時刻表,無奈的說道,“因為不可抗因素,前往護鄰、興仁、石滓、八耳、浮生、豐和、黎家這七個鄉鎮的學術客運汽車暫時停運。”
  方遠雖然不是鄰州本地人,但感謝網絡讓他剛好知道了這七個鄉鎮的共同點。
  這些鄉鎮,都在明月山沿途附近。
  顯而易見,所謂的不可抗因素一定和明月山有關。
  掏出手機,進入推博。
  在網上搜索了#明月山#相關詞條。
  【桫欏王出世,明月山鄰近三市八縣三十六鄉鎮進入緊急備戰狀態!】
  ——學術之光永垂不朽!(8.17百萬贊)
  ——望三市八縣三十六鄉鎮同胞一起安好。(8.16百萬贊)
  【在桫欏王的強大喚醒技能下,明月山萬物復蘇,怪物狂潮爆發!】
  ——@學術圣殿劍南分殿官推,圣殿大大,一定要派出最強大的學術師鎮壓啊!(7.77百萬贊)
  ——貌似劍南分殿的精英學術師還沒有從青城秘境出來。(6.85百萬贊)
  ——是啊,好多人都忘了前不久的青城秘境危機,我大劍南最近真是多災多難。(5.57百萬贊)
  ——劍渝一家親,我渝州分殿不幫一把?@學術圣殿渝州分殿官推。(4.17百萬贊)
  【劍南分殿召開緊急新聞發布會:很遺憾,我們沒能將桫欏王扼殺在搖籃之中,我們一定會盡快斬殺桫欏王,鎮壓此次怪物狂潮。】
  ——大家不要亂噴,桫欏是遠古活化石級別的生物,復蘇之前警覺性歷史第一檔,而且劍南分殿的主力又都去解決青城秘境危機了,多事之秋,誰也不想看到現在這樣的局面。(7.21百萬贊)
  ——@學術圣殿官推,總殿大大,求支援啊!(6.12百萬贊)
  ——雖然這樣說不好,但圣殿要肩負保衛[學術水晶]的重責,桫欏王這種級別的怪物,恐怕還不夠資格讓圣殿親自出手。(5.69百萬贊)
  ——大家也別老說總殿高冷,要知道學術水晶關乎全華夏境內大大小小近70萬座學術箭塔的中樞供給,責任和壓力太大了。(5.23百萬贊)
  【知名天才數學學術師[陳魚]已于昨日下午17:51分抵達怪物狂潮第一現場作戰!】
  ——陳魚,最年輕的菲爾茲學術大賽冠軍!(12.1萬贊)
  ——為勇者點贊!(11.9萬贊)
  ——啊啊啊!這是我們的代課老師!(7.2萬贊)
  ——不懂就問,陳大學神怎么會去鄰州中學代課?(5.2萬贊)
  ——陳魚是鄰州人吧,她的父親是鄰州中學的數學老師,應該是幫父親代課?(4.3萬贊)
  【大批學術怪物出山,#浮生鄉#已經被怪物全面圍困,學術箭塔岌岌可危!】
  ——#浮生鄉#一定要頂住啊!(13.5萬贊)
  ......
  快速瀏覽完畢,方遠的后背不由得生出一股涼風。
  沒想到這才一夜,事情竟然就演變成了這樣。
  浮生鄉是重災區,那學術箭塔更加脆弱的寶谷村就,更加危在旦夕了。
  “一定有辦法的對不對?”
  方遠再次來到售票口的窗前。
  無論如何,他必須回去。
  方遠不愿意讓毫無抵抗之力的寶谷村民獨自對敵。
  他更不愿意讓十一名學生以為,方老師在危難時候選擇了做逃兵,放棄了自己的學生,放棄了他們。
  “小伙子,你怎么插隊啊!”
  “是啊,還有沒有一點公德心了。”
  排隊的人群中,立刻有人爆發出了不滿。
  “這位先生,浮生鄉的客運車輛一名暫時全面停運,我們也是為了你的安全著想。”售票員耐心的回道。
  “這時候去浮生鄉,小伙子你瘋啦?”
  “去不得,去不得,我聽說學術箭塔都頂不住了!”
  排隊的人群聽說方遠要去浮生鄉,插隊的事情立刻就不計較了,反而紛紛勸解了起來。
  “我必須回去,我是學術師,我可以幫忙!”
  說著,方遠直接點擊太白劍歌,手上立刻出現了一刀白色劍芒。
  “學術師!”
  “真的是學士師!”
  “小伙子,去狠狠揍那些怪物!”
  “對,讓它們知道我們人類的厲害!”
  在場除方遠以外的所有人,都是普通人。
  他們或許知識水平有限,沒有能力與怪物作戰,但他們一樣痛恨學術怪物,一樣尊重每一位學術師。
  “你稍等。”售票員立刻接通了手邊的對講機,簡單溝通后回過頭來對方遠點頭道,“02站臺有即將前往八耳鎮的救援裝甲車,你可以跟他們一起走。”
  八耳鎮是浮生鄉的鄰鎮,會途徑一個名叫六號橋的交通站點,方遠在那里下車后,不管是去浮生鄉還是去寶谷村,都不遠。
  這是一趟順風車。
  “謝謝你,也謝謝你們讓我插隊。”
  方遠說完,轉身就走。
  身后,卻傳來人們的一陣齊聲高呼。
  “學術之光永垂不朽!”
  方遠的腳步,更快了。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