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橫刀問鼎 > 第六章 反了他了!

第六章 反了他了!


  次日清晨,時辰尚早,天色剛微微亮。蕭劍白已從睡夢中醒來,為了不吵到夢心痕,他小心翼翼下床穿好衣裳。
  洗漱完之后,蕭劍白來到院中。
  將冥珠和冥刀柄召喚出來,兩道黑霧融合在一起,冥刀出現。
  蕭劍白定睛看著握在手中這把漆黑如墨、無刃無尖的厚重冥刀,良久都未看出有何異樣。
  許久,蕭劍白才雙手握刀,開始了最簡單的劈砍動作。從玄龍大師收他為徒那一刻起,他便開始了日復一日的晨練,至今已有九年,從未間斷過。
  只見他將冥刀舉過肩膀,然后狠狠斜劈,砍向地面。厚重的冥刀劃過長空,發出短促的破空聲,前端在離地約莫一寸的地方穩穩停住。如此反復練習,每一次的劈砍都用盡全力,而刀的前端每一次都穩穩的停在離地一寸的地方,無一次失手。
  越往后,蕭劍白便越發吃力,汗水早已浸濕了衣衫,地上也被汗水浸濕一大片。
  終于在劈砍了一千三百五十三次,在一千三百五十四次的時候,刀的前端失誤砍在了地面青磚石板上,整塊石板裂開一道幾寸寬的縫。
  “比往常足足少了三倍有余,看來這把刀比鐵刀重了三倍有余。”蕭劍白擦了一把汗,將刀收回體內,喃喃道。
  在這之前,他每日清晨用鐵刀一共要揮砍四千多下,而且還是單手。如今這把刀,他兩只手才一千多下。
  蕭劍白有些失望:“看來需多花些功夫了。”
  此時早已過去兩個時辰,房間的門‘吱呀’一聲被打開,夢心痕睡眼惺忪從屋里走出來,在門檻處伸一個大大的懶腰,打著哈欠道:“你小子就不能跑遠點練,大清早的就吵著我睡覺。”
  “叫人把地磚換換。”蕭劍白脫了衣服,指著地上裂開的地磚道。
  夢心痕順著手指的地方看去,瞬間便沒了睡意,痛心疾首道:“我的老祖宗啊,這可是營山開采出來的青磚,價值連城。大清早就給我弄壞一塊,你個敗家玩意。”
  蕭劍白提著被汗水浸濕的衣衫向屋里走去,道:“幫我準備點熱水。”
  “敗家玩意,敗家玩意啊!”夢心痕在裂開的地磚旁捶胸頓足大吼道:“自己去!”
  ……
  蕭劍白洗過身子,換上干凈衣衫,走出房間。夢心痕坐在院中石凳上,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
  “走吧,去看看你訓練的是些什么人。這塊青磚日后我賠你便是。”蕭劍白說著,朝院外走去。
  “賠,賠,你拿什么賠?這可是有價無市的東西,你個敗家玩意。”夢心痕雖然嘴上這樣說,還是起身跟在了蕭劍白身后。
  兩人行過中庭,來到后院。后院有七八個大大小小供下人住的院落。
  夢心痕著正中的院落:“這里。”
  蕭劍白朝正中的院落行去,步入院落便見顧獨在院中獨自練劍,拿著他那把小木劍。
  “小乞丐,他們人呢?”夢心痕打斷練劍的顧獨。
  顧獨聞聲,停下手中的動作,轉向院落門口,一臉憨笑道:“公子,周大哥他們還在房中睡覺嘞。”
  “什么?都什么時辰了還不起床。”夢心痕大喝道,朝房門行去。
  蕭劍白搖搖頭,也朝房中走去。推開門,一股刺鼻的酒氣撲面而來,大炕床上橫七豎八躺著七八個人,房中地上胡亂擺放著十來個酒壺和未吃完的下酒菜。
  蕭劍白掃視一圈眾人,基本都在兩珠修為上下,唯獨有一個三珠中期的,年齡已約莫要到四十。
  側過臉,蕭劍白問夢心痕:“你就靠這幾人撐起一個東元五大家族之一的家族武力?”
  “開什么玩笑,這幾個只是領頭,其它院落還有人呢。何況前院還養著幾個五珠高手呢。”夢心痕頗為得意。
  “那你為何不讓前院的高手替你訓練一支強有力的隊伍?”蕭劍白好奇。
  夢心痕苦笑:“不愿意,那幾個老怪物成日里就在院中修煉,成日不出門,有需要時才能見上一面。”
  “養幾個閑人?”蕭劍白道。
  夢心痕無奈,道:“沒辦法,暫時雖用不上,日后自然有需要他們的時候。”
  蕭劍白搖搖頭:“看來你夢家外人看來固若金湯,實則一盤散沙,吹彈可破啊。”
  “不錯了,這才幾年時間。”夢心痕不甘道:“況且其它幾大家族一時半會舍不得除掉我,都指著我替他們多賺些銀兩。”
  蕭劍白點點頭,對顧獨道:“顧獨,可否將你的木劍借我一用?”
  顧獨露著一口大白牙,憨笑著把木劍遞給蕭劍白:“公子隨便用,隨便用。”
  蕭劍白接過木劍,轉過身,用木劍使勁敲打著房門:“起床,起床,速速起床。”
  大炕床上的眾人聽到震耳的聲音都從夢中驚醒,極不情愿的揉著眼,打著呵欠。
  蕭劍白見狀,又用木劍狠狠敲打房門:“速速起床,我數十個數,若是未下床的,今日休想用餐。”說完,蕭劍白數起了數:“十……九……八……”
  途中有兩人翻身看了一眼便又倒頭睡下了。
  “一……”蕭劍白數完,沒有一人下床。蕭劍白將木劍還給顧獨,搖頭走出院落。
  夢心痕見到這一幕,腦袋都氣炸了:“小乞丐,去把王叔給我叫來,這養的都是一群什么人?他是如何打理這些事的?”
  顧獨眼見夢心痕是真的生氣了,破天荒的沒有多話,拿著木劍就往外跑。
  蕭劍白攔住顧獨,對夢心痕道:“王叔就一管家,族中大大小小的事他都管,哪能顧得過來?”
  “那你說,該當如何?”夢心痕狠狠道。
  “吩咐下去,今日不用給他們準備飯菜。”蕭劍白向外院行去。
  夢心痕跟了上來,一面走一面對顧獨道:“小乞丐,吩咐下去,今日后院所有人停食一日。”
  “好的,公子。”說著,顧獨突然想到了什么,焦急著臉,連忙問:“公子,公子,我也沒得吃嗎?”
  蕭劍白轉過身對顧獨一笑:“除你之外。”
  顧獨焦急的臉色瞬間變得憨態可掬,喜笑道:“那就好,那就好,謝謝公子,我這就去吩咐。”
  夢心痕怒火中燒,也不說話,只是眼中火冒三丈。
  蕭劍白看到夢心痕這個樣子,打心里高興,戲謔道:“我說夢公子,你在外英姿颯爽的樣子哪去了?”
  “都什么時候了,你還有閑心戲弄我。”夢心痕沒好氣道。
  蕭劍白嘴角勾勒一絲淡淡的笑,道:“不錯了,你成日在外,家里哪能顧及過來。”
  兩人說著,來到中庭石凳坐下,全然忘記吃早餐之事。直到一個侍女前來告訴兩人該用午餐時,他倆才反應過來肚子還真有些餓了。
  侍女領著兩人來到正廳,一大桌香噴噴的飯菜擺滿桌子。
  蕭劍白迫不及待便拿起筷子大口吃了起來。而夢心痕垂頭喪氣坐在桌邊,久久未動筷子。
  “嘿,我說夢公子,可別與這一桌上好的飯菜過不去,多少吃點。”蕭劍白一臉人畜無害。
  夢心痕頭也不抬,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過得片刻忽然奸笑道:“嘿,我說你小子倒是吃得暢快,這事乃是你該操心之事,你還有臉吃。”
  “滾。”蕭劍白白了夢心痕一眼:“這可是你夢公子的事,干我何事?”
  夢心痕拿起筷子也大口吃了起來,像是想通了這個事情:“首先,我們有言在先,你替我打理這些事。其二,你小子怎會忍心看到我家這個樣子。”
  “那么夢公子還需要我賠你的青石地磚嗎?”蕭劍白夾起一顆肉丸子丟進嘴里。
  “哪里的話,隨便砸,想砸多少砸多少。”夢心痕大氣道。
  蕭劍白擦擦嘴:“夢公子既然這般豪爽,那么我恭謹不如從命,就了了夢公子這個心愿。”
  夢心痕夾著一大塊肉趁蕭劍白不注意丟進了他的嘴里:“賤。”。
  就在兩人打鬧玩笑時。顧獨急急忙忙跑了進來,喘著大氣道:“公子,公子,不好了,周大哥帶著人前來討要說法來了,說是為何不給他們飯吃。”
  ‘啪!’夢心痕將手中筷子狠狠拍在桌上:“反了他了。”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大数据股票 体彩顶呱刮中奖字母 甘肃快3新走势图 2019今晚特马结果 麻将群公告群规则 街机捕鱼游戏下分 江淮安徽麻将 开滦股份股票 四川金7乐玩法奖金 北京pk赛车开奖软件 终于发现财神捕鱼有漏洞吗 熊猫四川麻将下载 大智慧股票最新消息 九游棋牌安卓版 极速赛车开奖数据 四肖期期中准四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