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來到木葉當系統 > 第三章 誰的錯?

第三章 誰的錯?


  “連個下忍都不是的鳴人就能把封印之書偷走,三代老頭你這水放的有點過分啊!”系統在心里腹誹道。
  就在剛才不久,系統看著鳴人如入無人之境的在火影的眼皮子底下偷走了封印之書。本來系統還想編個理由給鳴人發布個盜取封印之書的任務,好給他獎勵點因果點來提高鳴人的積極性。誰想到鳴人簡直就是走過去就拿到了,弄的系統也不知道這理由該怎么編了。
  木葉村里的一處破屋前,鳴人正抱著一個有半個他這么高的封印之書,臉上一臉苦相。
  “啊!啊!啊!怎么一上來就是我最不擅長的忍術啊!”鳴人看著封印之書第一頁寫著的“多重影分身之術”,臉皺成一團。系統看到有機會,連忙跳了出來。
  “鳴人啊,你不是要成為火影的人嗎!這么點困難就把你難住了?你的男子漢氣概呢?”系統上來就是一發靈魂三問。
  “誒誒誒,系統是你啊。”鳴人臉上一喜,然后又失落下來,“我的分身術你今天也看到了吧,可能沒有學分身術這方面的才能。這也難怪,反正我就是個吊車尾。”
  “胡說,誰說你沒有才能的!”系統心里一突,不應該啊,鳴人這樣的熱血笨蛋怎么會有這樣的想法,難道是我帶來的影響?不行不行,得趕緊糾正過來。
  “鳴人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你爸爸的事嗎?今天我就破例告訴你一點消息。在你爸爸還在木葉的時候,他是整個木葉分身術最好的忍者,你作為他的兒子,擁有的才能是無與倫比無可置疑的!”系統用熱血沸騰的語氣說道。在鳴人身體里看不到的角落,系統君捂著臉。。。。好羞恥啊。
  “啊啊啊,我父親的分身術這么厲害嗎!比火影還厲害?”鳴人激動地從地上跳了起來,一臉興奮道。
  系統斟酌了一下用詞,你爹就是火影,你讓我怎么回答?想了想道:“比三代目老頭厲害一點。”
  “哇哇哇!這么厲害!”鳴人激動地在地上亂竄亂跳,然后一臉振奮打開封印之書,開始修煉起多重影分身之術來。系統也順手給鳴人發布了一個任務。
  D級任務《忍術學習》:學會封印之書上的多重影分身之術。任務成功獎勵:因果點120,任務失敗懲罰:額頭上增加王字形印記7天。
  接取了任務的鳴人的身心很快就沉浸封印之書里,身上查克拉能量流轉,看樣子很快就能成功。
  系統在心里舒了一口氣,還好鳴人還是那個熱血笨蛋,非常好忽悠。雖然系統的目標并不是讓鳴人一直這樣單純下去,但是目前還沒有完全自理能力鳴人,還遠不到雛鷹出巢的時候。目前還需要系統一點一點潛移默化,水木,春野櫻,雛田,我的鳴人教育計劃,就看你們的表現了。
  …………
  刷刷刷,一道身影在高大的樹木上飛快的跳躍,向著木屋接近過來,最后一個沖刺,滿頭大汗喘著粗氣的伊魯卡落在鳴人的眼前。
  “喂,鳴人!”伊魯卡表情抽搐的看著不好意思的抓著頭發的鳴人。
  “伊魯卡老師發現的好快啊,我才剛學會一個忍術你就來了。”鳴人抓著腦袋,一臉傻笑。
  伊魯卡復雜的看著鳴人,心里無數念頭轉動,卻不知開口說些什么。
  “喂伊魯卡伊魯卡,我給你看很厲害的忍術哦,學會這個卷軸上的忍術,我肯定能畢業的吧!”鳴人一臉振奮的展開雙臂揮舞著。
  !!!伊魯卡表情猛然一變,連忙向著鳴人追問道:“是誰告訴你這樣的話的!”
  “當然是水木先生啊,卷軸和這個地點,都是水木先生告訴我的。”鳴人不明所以,依舊興奮的手舞足蹈。
  “水木!水木!竟然是水木!你為什么要這么做?”伊魯卡心中一痛,好像有什么破碎掉了。這時后方突然傳過尖銳的利器破風聲,伊魯卡臉色劇烈一變,伸手將眼前的鳴人推到一旁。
  砰砰砰砰,數道苦于刺穿伊魯卡的身體,將他釘在了身后的木屋上。緊接著,水木那平時聽起來溫和儒雅,現在卻說不出的刺耳的聲音傳來。
  “想不到你竟然可以找到這里來,伊魯卡,你太讓我驚訝了。”水木英俊的臉上露出一絲邪氣,身影從一根粗壯的樹枝上顯現出來。
  “原來如此,這一切都是水木你策劃的嗎?”伊魯卡捂著手臂上的傷口,心里想道。
  “鳴人,把卷軸交出來。”水木把視線轉向鳴人,開口說道。
  “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被一連串突發狀況打的發蒙的鳴人不知所措的問道。
  “鳴人!死也不能把卷軸交出去!那是因為記載著禁忌的忍術而被封印的危險之物,水木為了得到它,利用了你。”伊魯卡忍著傷痛,大聲喊道。
  “鳴人啊,伊魯卡他是怕你得到那個啊。”水木看著樹下不明所以的鳴人,臉上露出一絲猙獰的表情。“我來告訴你吧,12年前發生了什么。”
  “閉嘴水木!”伊魯卡大聲喝道,試圖阻止他繼續說下去。
  水木直接無視了伊魯卡的警告,對著鳴人說道:“12年前那件事發生后,村里就定下了一條規定。”
  “一條規定?”鳴人仰起頭望著水木,口中喃喃道。
  “那是所有人都知道,唯獨不能讓漩渦鳴人知道秘密的規定。”水木繼續說道。
  “住口水木!不能說啊!”伊魯卡發出怒吼。
  “唯獨我不知道?”鳴人仰著頭追問。
  水木的臉沉浸在陰影之中,仿佛地獄中的魔鬼,一字一句道:“那就是,絕不能說出鳴人的真面目其實是妖狐的規定。”說罷露出扭曲的笑容“也就是說,殺了伊魯卡父母,又破壞村子的妖狐就是你啊!”
  “我是妖狐?”鳴人仿佛被利劍刺穿一般,腦海里回憶起從來沒有見過的父母,村子里的人無端的厭惡,還有不時從背后傳來的風言風語。
  “混蛋!混蛋!混蛋啊!”鳴人口中咆哮著,查克拉從體內涌現,落葉被推向四周,在身旁形成一片空白的區域,一股氣勢猛地從鳴人身上爆發出來。
  聽著耳畔水木的聲音繼續傳來:“沒有人會認同你,就叫伊魯卡也是恨著你的!”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官方大圣捕鱼游戏下载 内蒙11选五走势图 深度网赚论坛 河南22选5尾数走势图 美国股票历史走势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网址 深圳风采35选7开奖结果 小蜜蜂网赚 体彩四川金7乐同号走势图 好运彩app正版安卓下载 微信股票收费群 盈彩团队真的能赚钱吗 麻将机故障大全图解 股票配融资公司有哪 腾讯分分彩是正规的吗? 4人麻将游戏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