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來到木葉當系統 > 第四章 選擇

第四章 選擇


  火影家中,三代老頭看著眼前水晶球里倒在地上的鳴人,“水木這個家伙,居然把什么都說了,鳴人恐怕還沒有過這么不安的時候吧,再這樣下去他或許會解放出被封印的九尾之力,再加上封印之書也在他手上,萬一他真的解開封印,讓九尾重新現世,麻煩可就大了。”
  三代老頭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準備親手去阻止,眼角的余光突然看到水晶球里的鳴人的變化,微微一愣,又重新坐了下來。
  ………………
  鳴人身上的查克拉越來越狂暴,仿佛快要爆發之時,突然間想起來什么,氣勢又落了下去。鳴人在心里默默問道:“喂,系統你在嗎,你不是說過我爸爸是分身術最好的忍者嗎?如果我有爸爸的話,我又怎么會是妖狐?”
  “呵呵呵,鳴人你反應過來了,總算還不是太傻。”系統調侃了鳴人一句,笑呵呵的說道:“鳴人你今年多大?”
  “12歲吧,伊魯卡以前跟我說過。”鳴人有些不確定的回答道。
  “那就算你12歲吧。”系統隨意說道。“12年前妖狐之亂,妖狐對村子造成了不可逆的巨大傷害,許多人遭受悲痛,失去了自己的親人好友,就連四代目火影也是因此而死。”系統停了一下,用夸張的口氣說道:“那個時候還是個嬰兒的你,居然能拳打火影,腳踢忍村。嘖嘖嘖,我怎么沒看出來,你這上個忍校都能吊車尾的家伙,居然還有這么厲害的時候,真是失敬失敬。”
  “啊哈哈哈,我哪有這么厲害。”鳴人在心里傻笑了一番。然后回過味來對系統問道:“也就是說,水木是騙我咯?”
  “是不是,你抓住水木問問不就清楚了,還是說你沒有信心?”說著給鳴人發布了一個任務。
  D級任務《誰在騙我?》:擊敗水木,令其喪失反抗能力。任務完成獎勵:250因果點。任務失敗懲罰:被水木打死。
  “任務嗎……我會完成的。”鳴人鼓起精神,抬起頭望向樹上的水木。眼中的氣勢令水木心里一驚,抬手將背后巨大的手里劍向著鳴人射了過來。
  一旁的伊魯卡一驚,來不及過去替鳴人抵擋,就看見鳴人輕輕一跳,手里劍就擊空刺進了鳴人剛才站立的地面上。
  鳴人看著水木開口道:“你說的到底是真是假我不知道,但是你傷害了伊魯卡老師,現在還想傷害我,我會抓住你好好審問,然后交給火影大人處置。”
  “哈哈哈哈哈哈!”仿佛聽見了什么笑話,水木表情扭曲的大笑道:“你一個忍校都沒畢業的家伙,居然想抓住身為中忍的我?哈哈哈,太可笑了。你這個吊!車!尾!”說完在樹上猛地一躍,身形消失,瞬息之間就出現在鳴人面前,伸手抓住了鳴人的脖子。
  水木卡著鳴人的脖子,將臉湊到鳴人的面前,盯著他的眼睛道:“怎么不說大話了,小鬼你不是要抓住我嗎?現在來抓我啊。”臉上眼睛暴突,盡顯猖狂之色。
  這時,水木手中的鳴人嘴角突然勾勒起一絲詭異的微笑,一陣煙霧散去,在他手上變成了一截翠綠的樹枝。
  背后突然踢來一腳將水木踹翻在了地上,緊接著鳴人的聲音傳來:“你太大意了水木先生,輕視任何敵人都是愚蠢的行為。”
  水木從地上爬起,伸手摸了摸臉上的傷痕。“挺能干的嗎?妖狐!不過別得意,像你這樣的小鬼我一招就能收拾掉!”
  “做得到的話就來試試看啊,多重影分身之術!”鳴人雙手結印,一聲大喝道。
  一道道鳴人的身影從四周的空地,樹枝,巖石出現,將整個空間包圍的無處可逃。
  “什……什么,你竟然學會了禁術。”被出現的無數鳴人包圍住的水木一臉驚恐。“這不可能。”
  “沒什么不可能的。”無數的鳴人異口同聲。“準備好接招了嗎?水木!”
  乒!乓!砰!咣當!無數鳴人的拳頭和腳底將水木打的面目全非。鳴人站在鼻青臉腫得水木旁,摸著頭傻笑道:“好像下手有點過了,這下子還怎么審問他啊。”轉過頭對正在處理自己傷口的伊魯卡問道:“伊魯卡老師,你沒事吧。”
  “啊,我沒事,還好。”伊魯卡有點僵硬的回答。心里默默想著,對著鳴人說道:“鳴人,你過來。我有點東西要給你。”
  “什么啊,伊魯卡老師?”鳴人走到伊魯卡面前好奇的問道。
  伊魯卡摘下頭上的護額,輕輕地放在鳴人手中,對著他說道:“從現在起,你成功從忍者學校畢業了,恭喜你了鳴人。”
  鳴人臉上的表情一下子僵硬,漸漸轉換為狂喜。伸手抱住眼前的伊魯卡大笑道:“啊哈哈哈,我畢業了,哈哈哈。”鳴人興奮大笑聲在空曠的樹林里四處回蕩著,面前的伊魯卡,臉上也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
  木葉村里,仍舊四處尋找鳴人的忍者們來到三代老頭面前,行了個禮稟報道:“火影大人,我們仍然沒有找到鳴人的蹤跡,伊魯卡和水木也不見了蹤影。是否要繼續加派人手搜尋?”
  三代老頭擺了擺手,對著眼前的忍者說道:“不必了,讓大家都回來吧,鳴人他們也快回來了。”
  面前的忍者一愣,但沒有多說什么,低下頭回道:“是,火影大人。”然后便離開向仍在搜尋的忍者們傳達收隊的命令。
  三代眼睛望向村外的樹林,仿佛穿過距離看到正在歸來的伊魯卡和鳴人,臉上露出笑容。“水門啊,你的孩子果然沒有讓人失望。樹葉飛舞之處,火亦生生不息。火光將會照亮村子,新生樹葉生長發芽。火的意志將會永遠的在木葉流傳下去。”
  ………………
  晚上,鳴人在家中拿著油彩對著鏡子描畫自己的臉,一道紅一道白的,把臉畫的像鬼一樣。不過系統沉下心仔細看了看,還有那么點帥氣的意思。懶得打擊鳴人的積極性,系統就沒告訴他這張臉根本過不去明天的忍者登錄。
  系統嘆了口氣,本來他今天是想發布任務的時候,是想發布成擊殺水木的。不過看了看12歲的鳴人,系統終究沒有下手。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臉,系統狠下心,明天一定要下手撈一筆大的。為此,哪怕強制鳴人也在所不惜!現在手里有了12萬因果點的系統,已經能夠做出一些正常系統能夠做到的手段了。比如說,發布一些獎勵道具,或者說一些身體上的懲罰,甚至說抹殺,也不是不能做到了……
  系統君的臉沉在陰影里,眼中逐漸露出一絲兇光。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不投资赚钱的项目 填大坑安卓版 上海快3走势图表 权重股票有哪些 浙江麻将怎么打 2019年期期必中一肖 浙江6 1怎么算中奖 掌上兼职app靠谱吗 惠配资 股票论坛软件 rain急速赛车 北京pk拾彩票网官网APP下载 天天彩选四基本走势图 娱乐平台 安徽25选5 欢乐捕鱼大战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