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來到木葉當系統 > 第五章 系統的打算

第五章 系統的打算


  在鏡子旁忙活了半天的鳴人終于將臉上的臉譜畫完,興奮地在心里問道:“系統,系統。快幫我看看怎么樣,是不是很厲害!”
  “酷,酷,又帥又強。”系統敷衍的回答著,腦子里依舊轉著別的念頭。
  “什么嘛,一點誠意都沒有。”鳴人撇了撇嘴。“系統你要給我的獎勵什么時候給我啊?”
  ???系統頭上冒出三個問號,什么獎勵,因果點我不是已經給你了嗎?然后突然想起來鳴人的新手禮包自己好像還沒發給他,冷汗猛地就流了下來。
  “啊哈哈哈,這個獎勵快遞離得有點遠,要不然你先睡覺吧。等明天一大早睡醒我在發給你怎么樣?”系統臉色訕訕道。
  系統在鳴人看不到的地方羞恥的撞墻。“搞什么啊,居然發個獎勵都能忘,我簡直是系統之恥。廣大兢兢業業工作的系統中的人渣、敗類,我簡直連最低等的蟲子都不如的生物,我……我……。”
  不提系統在鳴人看不到的地方怎么折騰,鳴人傻笑著摸了摸腦袋:“這個樣子啊,那我就先睡了,等明天再來看你給我發的獎勵。再見了系統。”
  “噢,晚安了鳴人。”系統回答道。看著鳴人睡著后,系統嗖的一聲,不知道從哪里拿出一根寫著奮斗的布條綁在頭上,準備開始好好反省一下自己作為系統的不足之處。
  系統拿出一副紙筆,開始在上面羅列起目前的情況來。
  首先系統想到,雖然和九喇嘛一樣都是在鳴人的身體里,但情況還是有所不同。
  九喇嘛是被兩個四象封印組成的八卦封印,給封印在鳴人的身體里的。比喻起來的話,大概就像是電池和手電,只不過這個電池比較危險,指不定哪天就要爆手電筒了。
  而系統和鳴人的關系,卻更像是只有一個員工和一個老板的公司。系統靠鳴人改變世界線來獲取收益,然后發工資給鳴人,當然系統作為公司,卻只有鳴人一個員工。員工要是涼了,公司也活不了多久,這就是系統和普通公司的不同之處。
  系統想到這里,在紙上寫上第一條。“系統和鳴人是共生關系,但是系統離不開鳴人,鳴人離開系統卻無所謂。”
  嘖,系統發出一聲牙疼的聲音,開始思考第二條。
  系統穿越過來之前也在某點看過不少系統流小說。那些系統前輩們,雖然有的毒舌,有的傲嬌,當然絕大多數都是沒什么感情的任務機器。不過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兢兢業業,每天不把宿主操練的精疲力盡就不算完。
  再看看自己,那可就厲害了。任務用腳想,獎勵不給發,懲罰靠惡搞,還經常犯心軟。。。。果然我就是系統之恥么。系統默默地想到,然后在紙上寫到。第二條:“系統的態度不夠堅決!做事沒有堅持和規程。”
  系統繼續回憶起穿越過來之前的記憶。記憶中那些系統一個個都給宿主們發過各種各樣的獎勵。弱一點的系統,下到路邊的小石子兒,上到天上的星星。厲害的系統那可就夸張了,像無限手套宇宙之心之類的玩意都算是低端貨,高端的起步都是多元級,厲害的沒邊兒了。
  系統拍了拍自己的臉打斷聯想,心道自己完犢子呢,人家一舉一動影響多大?自己手底下滿打滿算一個村,就算到后期忍界大戰的時候,所謂的忍界估計也就一個星球大,說不定自己還高估了。就自己這點地盤,哪怕鬧天翻地覆,弄出來的因果點估計也不夠造個無限手套的。
  說到制造獎勵,系統們的獎勵也不是大風刮來的,或者廠家批發的。而是用自己手中的因果點具現出來的。
  舉個栗子說,假如系統想要制造一把普通的苦無,可能只用幾個因果點。制造一把精裝的,或許就要幾百上千點。制造的費用是和物品的品質是成正比的。假如系統想制造一把設定無所不知無所不能東西,制造用的因果點那就同樣是無限,當場系統就會被抽干暴斃。
  系統整理了一下,在紙上寫上第三條,“沒有用大量的獎勵來提高鳴人的積極性,導致至今鳴人都只是把自己能當成一個聊天的對象。雖然對于他來說有個聊天對象也就很開心了。”
  系統看了一眼自己寫的第三條后半句,伸手用筆劃掉。自己心軟的毛病真是到哪都改不掉,明明……
  系統兩眼無神不知想起了什么,手不覺的拿筆在紙上戳著,回過神的時候紙的下半張已經被戳的全是洞。苦笑了一聲,伸手將整理好的三條撕下來貼在眼前,準備暫時先去將這三項解決。
  首先系統先搞出來三個金銀鐵抽獎大轉盤。自己手頭上沒多少因果點,整太多獎勵也就是掛著看。可要是弄個抽獎,那還不是自己想讓鳴人中就中,想給他啥就給他啥嗎?
  然后任務系統被他整改到了一側,設定好每天必定發布一個D級任務,獎勵設定到因果點100—999之間。懲罰從惡搞變成了能造成輕微傷的身體傷害,為了避免自己心軟,系統設定了自動執行。
  這兩項弄好之后,系統舒了一口氣。開始考慮給鳴人發什么樣的新手禮包起來。
  首先必須要有個能大幅度強化鳴人戰力的,不然接下來自己的謀劃不好執行。但這個加強又不能太過于另類,最好同樣是忍者風格的。系統絞盡腦汁,想出來一個不錯的東西。
  系統看了看自己的因果點,現在還有十一萬左右,之前系統提前讓鳴人抓住了水木,雖然影響不大,但還是有了幾千點因果點入賬。加上每天掙的一點零碎的,兩萬多點用在了剛才的系統整改里。
  看著制造表里,高達十萬的物品造價,系統君把心一橫。
  “干了,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這一把成功收入絕對不止幾十萬,就算失敗我還留著一萬點老本,這個買賣,能做!”系統君眼露精光,一臉堅定道。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黑龙江22选5开奖公告 手机挂机项目 广东好彩1那里可以买 足球比分手机 大地棋牌唯一 甘肃11选5平台 生肖运势 老版哈灵浙江麻将安卓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群 1000炮金蟾捕鱼游戏机 白山大嘴棋牌官方下载 幸运赛车官网 足球比赛时间 娱网棋牌大连打滚子 pk10计划在线 西甲新浪手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