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來到木葉當系統 > 第七章 商議

第七章 商議


  木葉,火影辦公大樓。
  一名用繃帶包裹住右眼的陰沉男子立在三代目火影面前,身旁還站著木葉的兩名高級顧問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
  男子用低沉的聲音開口道:“火影大人,不知道這么急著把我們找來,是發生了什么大事?難道說是霧忍和我們開戰了嗎。”一旁的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同樣表示了疑惑。
  三代目猿飛日斬看了看眼前自己年輕時候的隊友,現在木葉“根”組織的首領志村團藏,緩緩的開口道。
  “好久不見了團藏,你還是這么精神。”猿飛日斬寒暄了一句后接著道:“今天把你們找來。是因為鳴人在剛才突然覺醒了一種全新的血繼限界,這是整個忍村從未出現過的事情,我已經封閉了消息,想過問一下你們的意見。”
  三代目一開口,下面的團藏和兩大顧問都愣住了。雖然都有想過猿飛日斬召他們過來是有什么事情發生。卻沒想到聽到這么震撼的消息。
  轉寢小春有些結巴的開口道:“日……日斬,你確定沒有看錯吧。那個孩子總是經常亂搞,你不會是被他騙了吧。”一旁的水戶門炎同樣也是一臉不相信的表情。只有團藏沒有開口,沉默著不知想些什么。
  猿飛日斬搖了搖頭,伸出自己的右手。干枯的手掌中心,一條小小的傷口呈現在幾人眼前。
  “我一開始以為是“那個”又出現了,出手想制住他的時候,他的左眼瞳術爆發,在我的掌心留下了這道傷口。”猿飛日斬解釋道。
  “什么?!”就連團藏也無法保持平靜了,“你是說他剛剛覺醒就傷到了你?你這個五影之首,現在這世界上最強的男人?這太可笑了。”團藏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
  猿飛日斬再次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道:“他確實傷到了我,不過我發覺到他用來擊傷我的力量是來自于我自身。他的瞳術的效果應該是反傷或者控制吧。”
  下面幾個人這才恍然大悟,不然區區一個12歲,剛剛成為下忍的小孩子擊傷了木葉最強大的火影,這也太過不可思議了。不過即使如此,這樣的成績也足夠可怕了。要知道他才剛剛覺醒,假如能夠將那只眼睛開發到極致,那又是何等光景。想到這,幾人不由得一陣失神。
  轉寢小春激動地走到猿飛日斬面前開口道:“日斬,將他交給我,我一定能……”
  “不可能!”猿飛日斬猛然開口打斷了轉寢小春的話,一股氣勢籠罩住眼前三人。“樹葉飛舞之處,火亦生生不息。火光將會照亮村子,新生樹葉生長發芽。鳴人是村子里的孩子,我不會讓你們去利用他做什么。今天我把你們叫來,是要你們約束好自己的手下,不要打鳴人的主意。這點尤其是你,團藏。”
  三人被猿飛日斬猛地爆發出的氣勢震懾住。轉寢小春張了張口還想說著什么,卻被身旁的水戶門炎拉了一把,退后一步不在言語。
  團藏盯著眼前坐在火影之位上的猿飛日斬,突然猛地向前了跨了一步,一旁的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表情一變,木葉高層的意見如果不統一那可是大事,開口就想阻止團藏的行為。
  坐在火影之位上的猿飛日斬看著眼前的團藏,眼睛一瞇,同樣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空氣中的充滿了一觸即發的氣氛。
  這時,門外突然響起來一陣敲門的聲音。一個聲音響起,正是之前去送鳴人到醫院的的中忍。
  “火影大人,漩渦鳴人已經被治療好了,我帶他回來見您了。”
  房間中幾人表情俱是一變。猿飛日斬開口道:“帶他進來吧。”
  負責登錄忍者資料的中忍一進來,就看到木葉村里平時見不到的大人們聚在一起,看場面一股子火藥味,頓時嚇得兩腿有點發抖。
  “放下他,你出去吧。”猿飛日斬沒有開口,反倒是水戶門炎開口道,中忍看了一眼火影大人,看見火影沒什么表示,連忙如同大赦般跑了出去。
  “就是他嗎?水門的孩子?”看著躺在地上昏迷的鳴人,團藏開口問道,得到了猿飛日斬點頭肯定。
  看了看鳴人眼角殘留的血跡,轉寢小春問道:“他的眼睛,是因為查克拉使用過量的后遺癥嗎。”說著就蹲下去開始檢查鳴人。
  猿飛日斬也沒有阻止她的行為,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無論想做什么手腳都是不可能的。
  轉寢小春檢查了一會兒,又翻開鳴人左眼的眼皮看了一眼。站起來開口道:“身體還是過于稚嫩,剛剛覺醒的眼睛也沒有經過開發。不過倒是沒什么大礙,只是查克拉耗盡而已。想來這個瞳術消耗的瞳力不大,查克拉和精神力的消耗卻很驚人。這種情況估計只能等他足夠成長后才能運用自如吧。”
  三代目點了點頭,跟他的判斷區別不大。
  轉寢小春接著開口道:“日斬,我想要他一點血肉。先別激動,你知道假如我能研究出一點成果的話,哪怕只是達到一瞬間他眼睛的效果,我們木葉的實力也會有足夠的長進,屆時木葉的地位將會無可動搖。”說完又看了一眼旁邊的水戶門炎。
  水戶門炎同樣開口道:“是啊日斬,我們正在逐漸老朽,而年輕人現在還無法挑起大梁。我們要在最后的時間里,為年輕人們鋪好道路,支起屋脊啊。我會和小春一起,研究出成果來的。”
  看著眼前兩大顧問的要求,猿飛日斬陷入沉默。雖然他身為火影,但也不能完全無視他人的意見。更何況眼前這幾人是他從小并肩戰斗到現在的隊友,他們對木葉的心一點也不比自己少。最后緩緩開口道。
  “我可以答應你們的要求,但是你們每次取血都要在我的面前。不能對鳴人身體造成傷害。否則……”
  水戶門炎和轉寢小春連忙各種保證,一旁的團藏不屑的哼了一聲,打開門轉身離去。行走在木葉的大街上,團藏心里默默想道:“哼——懦弱的日斬,你要是能一直堅持,我反倒是要刮目相看。”眼前浮現剛才轉寢小春檢查后說的話,“還太過稚嫩么。”
  另外一條街上,猿飛日斬親手背起鳴人,向著鳴人的家中而去。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今日股票股行情 捕鱼达人不用网络版 股票分析师为什么不自己炒股还乐于助人 快乐双彩最新开奖号码 捕鱼李逵劈鱼注册送金币 电视股票推荐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号码 体彩内蒙古11选5玩法 牛牛娱乐棋牌 网上炒股APP 股票资金配置? 喜乐彩票骗局揭秘 山西体彩11手机版 今期跑狗玄机四不像图 淘股吧十大高手 云南快乐十分任选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