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來到木葉當系統 > 第九章 今天要當一更獸

第九章 今天要當一更獸


  月黑風高夜,一道黑影飛快的在木葉村中層起彼伏的屋檐上穿梭。街道上刮過的涼風將夜行者的外套吹的獵獵作響,幾個起落之后。夜行者的身影落在了木葉的墓園之中。
  或許是忍界現在承平已久,位于木葉邊緣的墓園中并沒有任何看守,鬼鬼祟祟地鳴人很輕易的就潛入了進來。
  一陣冷風吹進鳴人的領子里,讓他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望著四周陰森的環境,即使是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鳴人心底也有些犯嘀咕。
  “我呸!這什么玩意。”而在鳴人前往墓園的路上,系統君在自己的空間里打開了一部恐怖電影來提神。看完電影后系統君氣得渾身發抖,肚子里一團怒火。點開電影的評論區,里面一片諸如導演腦殘,編劇智障之類的評價,看的系統君一陣解氣。然后大筆一揮,在評論區里留下了一條“祝愿導演和編劇早日在精神病院里重獲健康!”的評價。
  嘩啦——,寂靜的墓園里突然傳來一陣響動,接著一團黑影出現在遠處的地面上,一點點的蠕動著。本來有些心慌的鳴人頓時頭皮一緊,背上冒出來一股冷汗,連忙在心里呼叫系統。
  “系統,系統,你在不在?在的話給我說句話啊?剛才那是什么東西啊!”
  系統也是一臉懵逼,本來他讓鳴人來到墓園本來就是為了刺激一下三代老頭而已,并沒有真打算讓鳴人出什么事。要知道現在可只是初期,什么神仙妖怪都還不到出場的時候,難不成碰到了什么隱藏的劇情不成?
  “莫慌。”系統首先出聲穩住鳴人,聽到系統的聲音后鳴人明顯松了口氣。系統接著說道:“鳴人你就在這里不要發出動靜,別讓它注意到你。要是他往這邊過來,你就趕緊往村子里逃,順便大喊把所有人引過來。記住,保住自己的命最重要!”
  鳴人點了點頭,身體伏在地上,眼睛盯著遠處一瞬不瞬。遠處的東西向無頭蒼蠅一樣在地上四處蠕動著,仿佛在尋找著什么,蠕動的身影逐漸向著別處遠離。
  正當鳴人和系統松了口氣的時候,遠處伏在地上的身影突然立了起來,發出一陣嘰里咕嚕的聲音。
  鳴人嚇得脖子一縮,系統臉上卻冒出一絲奇怪的表情。這聲音……仿佛在哪里聽過。
  “鳴人,你爬過去一點。”系統吩咐鳴人道。
  “什么?!”鳴人一臉震驚,連忙在心里說道:“這么古怪的東西我們對付不了的吧,不如趕緊回去報告給三代目。”
  鳴人不提三代目還好,他這一說,系統心里更確定了。現在鳴人剛覺醒了對木葉相當重要的破邪返瞳,三代不可能不關注。哪怕他不自己時刻偷窺,至少也會隨時派人手盯著。現在鳴人這么反常的大半夜跑到墓園里,沒人看著才有鬼了。
  “沒事,那是人假扮的。估計是三代老頭派來保護你的人,說不定還是你認識的人。”系統對著鳴人解釋道。
  “什么嘛。原來是這樣!”鳴人從地上一躍而起。“啊哈哈哈,嚇死我了。我還真以為有鬼呢。”
  遠處的身影也是一僵,嘰嘰咕咕的聲音更明顯了,身體同時也朝著鳴人靠了過來。
  不過已經完全不慌的鳴人,非但沒有被嚇到,反而一個加速朝著黑影撲了過去。
  鳴人撞到黑影懷里,黑影發出“哎呦”一聲慘叫露出原型,原來是一個披著一塊特制黑布的忍者。兩人抱著滾作一團,鳴人抓住黑布猛地一掀,一張熟悉的臉出現在鳴人眼前。
  “啊哈哈哈,好久不見啊鳴人。”伊魯卡臉上露著尷尬的笑容,看著眼前的鳴人道。
  “伊魯卡老師,怎么是你,你大晚上在這里干什么?”鳴人也是一臉震驚。
  “這是因為鳴人你現在對于村子非常重要,所以火影大人專門安排了人來保護你。我和鳴人你比較熟悉,所以三代目選擇了我。”伊魯卡解釋道。
  鳴人撇了撇嘴,搞什么嘛,自己才不需要什么保護。熟知他心里想法系統同樣在心里撇了撇嘴,這可不單單是保護,還有一部分監視的意思在里面。不過這個道理還不到給鳴人解釋的時候。
  伊魯卡看著鳴人問道:“鳴人你大晚上的來到墓園里來做什么,又是在搗亂嗎?”
  鳴人一愣,有點不知道怎么回答。首先他想到了答應了系統不能暴露他,其次他也不想欺騙眼前的伊魯卡,頓時有些左右為難。
  系統看了看愣住的鳴人,大概也能猜到他心里的想法,默默地嘆了口氣。
  今天的他本來想讓鳴人來看一看三代老頭死去的老婆——猿飛琵琶湖,來勾起三代老頭悲傷的回憶。畢竟現在的鳴人從哪個角度都不可能對三代老頭造成傷害。他也只能用這種小手段來刺激一下三代老頭的神經。順便可以展開《如何不擇手段來攻擊你的對手》這項課程。沒想到被誤打誤撞的伊魯卡給破壞掉了。
  不過,即使這樣系統也不是一點辦法沒有,他對著鳴人開口道:“鳴人,不知道怎么回答的話,就我說一句,你重復一句。同意的話就在心里應一聲。”
  鳴人猶豫了一下,在心底里答應了系統,就聽見系統開口道。
  “我從小沒見過我的父母,想著他們可能已經死了。”系統沒有起伏的聲音響起,鳴人緊跟著重復了一遍。
  伊魯卡聽到鳴人的話,臉上露出復雜,同樣是孤兒的他對鳴人的處境同樣感同身受,準備說著什么的時候,就聽到鳴人接著道。
  “雖然我沒有見過他們,不過我相信他們肯定是為了木葉而犧牲的。我并不怨他們把我獨自留下,如果有一天,木葉需要我的話,我也會毫不猶豫站出來。”
  “我來到這里,只是想知道自己的父母到底是誰,知道自己在這個世界上并不是孤單一人的。”
  鳴人說完之后,伊魯卡陷入了沉默之中,良久之后才開口道:“很晚了,鳴人。先回去家吧,你的想法我會稟告給火影大人,請求他幫助你尋找父母的。就算火影大人不同意,我也會一定會去幫你找的,到時候我們一起努力,相信很快就會有消息的。”
  “啊哈哈哈,是嗎?那太謝謝你了伊魯卡老師。”空氣中的氣氛被鳴人的笑聲破壞的一干二凈,一旁一臉嚴肅的伊魯卡也不禁露出來笑容。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香港赛马会最新消息 填坑游戏有没有挂 德甲派系 微乐家乡麻将手机版 德甲直播cctv5 天才麻将少女阿知贺 股市分析点评 哈哈云南麻将下载安装 足彩2串1不败公式 血战麻将规则如何算倍 天天爱捕鱼攻略和秘籍 重庆哪里卖麻将机的多 彩金捕鱼游戏下载 随便玩长沙麻将 破解 德甲都有哪些俱乐部 免费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