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來到木葉當系統 > 第十章 想想還是二更人

第十章 想想還是二更人


  回到家中,忙碌一天的鳴人很是疲倦,跟系統道了晚安之后,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看到鳴人躺在床上睡的四仰八叉,系統莞爾一笑,轉過頭開始準備清點一下自己這波的收益。
  破邪返瞳造成的影響比系統料想的還要高一些,足足有40萬因果點。系統在心底里冷笑了一聲,想必是有些人動了不該有的念頭造成的連鎖反應。
  與木葉丸失之交臂,產生因果點15萬。雖然木葉丸這孩子本性不壞,只不過被三代老頭的放養式教育養出了一身紈绔子弟的習氣。如果有個人能好好引導,想來一定能領回到正道上。畢竟在本來世界線上的鳴人就是這么做的。
  不過系統不屑一顧,你三代家的孩子關我什么事?光是想辦法教好鳴人就已經很費盡心血了,更別說再來一個熊孩子。木葉丸要是和鳴人湊到一起,只會給系統帶來不方便,增加暴露的可能性。更別說三代無意間總是攪亂系統的教育安排,弄的系統的鳴人心性養成一直沒有成效。
  又在心里黑了一波三代老頭之后。系統把一些零碎的收入加在一起,因果點上的余額足足有了57萬,可以說得上是一波肥了。
  有了這五十多萬的因果點數,鳴人的課程教育也該提上日程了。為了一些授課的準備,系統又在無人的深夜里忙碌了起來。
  ………………
  第二天一大早,鳴人家的房門就被叫門聲拍的砰砰作響。伊魯卡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鳴人啊,快開門。三代目讓我送慰問品來了。”
  半睡半醒的鳴人被伊魯卡的喊聲弄醒,一個鯉魚打挺從床上跳了起來,走過去把門打開后打著哈欠說道:“搞什么啊伊魯卡老師,這么早上就不讓人睡覺。”
  “給,這是火影大人讓我給你送的慰問品。”伊魯卡把手里捧著的一堆零碎拿進屋子,轉身又對鳴人說道:“除了這些東西之外,鳴人你天可以去吃一次一樂拉面,這是火影大人自己出錢為你安排的福利。”
  不提聽到一樂拉面高興不已,立刻拉著伊魯卡就想去大吃一頓的鳴人。系統在心里撇撇嘴,心道三代老頭這個時候知道來當好人了,真該讓他嘗嘗鳴人那過期了兩個月的牛奶。想道這里,系統的臉上立刻露出一絲陰險的笑容。
  “鳴人啊,你看伊魯卡和三代目對你這么好,你是不是要表示一下啊?”系統在心里對鳴人說道,語氣里帶著循循善誘。
  “?”鳴人雖然算不上多聰明,但是和系統相處了這么久了,也知道系統和三代目很不對付,今天怎么突然表示要感謝三代目了?不過系統說的確實有道理,他想了想在心里問道:“系統你有什么想法嗎?”
  系統忍住想要笑出來的沖動,對著鳴人道:“鳴人你柜子里不是還有兩盒你最愛的牛奶嗎?伊魯卡這么早來給你送東西,肯定沒吃早飯,趕快打開一盒給伊魯卡解解渴。剩下的一盒讓他幫你去送給三代目,表達一下你的感謝。”
  鳴人滿臉問號對系統道:“牛奶不是我最喜歡的啊,我最喜歡的一樂拉面。而且這牛奶也不好喝,算了吧。”
  “住口!”系統一聲大喝,“我原以為,鳴人你是個老實忠厚的孩子,沒想到你連一盒牛奶都舍不得。真是……”一邊唉聲嘆氣一邊繼續開口道:“一樂拉面是三代目送給你的,你拿別人送的東西再送回去多不合適,只有自己的東西才能顯露出誠心啊!”系統繼續苦口婆心。
  被忽悠的暈暈乎乎的鳴人想了想,系統說的好像有道理啊!連忙跑到柜子里取出最后的兩盒牛奶,將其中一盒插好吸管遞給伊魯卡,一臉殷勤道:“伊魯卡,你這么早來一定沒吃飯吧?我這沒什么東西,只能先請你喝一盒牛奶解解渴,然后我們再一起去一樂拉面。”
  “不用了,我不渴。”伊魯卡連忙揮手拒絕。不過鳴人又堅持遞給他,無奈伊魯卡接過了牛奶放到嘴邊,一邊吸一邊開口說道:“你看你這孩子,這怎么好……”
  “???!”伊魯卡臉色都變成綠色了,一股夾雜著腥氣和苦澀的味道充斥在嘴里,險些讓他一口噴出來。看了一眼手里牛奶的生產日期,臉色復雜的看著鳴人。
  “鳴人,你平時就喝這個嗎?你有沒有感覺出來什么不對的地方?”伊魯卡問道。
  “沒有啊?這不就是牛奶嗎。”鳴人看著伊魯卡臉色有些奇怪,從他手里接過來喝了一口。奇怪的問道:“有什么問題嗎?”
  “啊哈哈哈,沒有沒有。我跟你開個玩笑罷了。”伊魯卡從鳴人手里拿回牛奶,“這個牛奶我就收下了,等下次有機會了我也請你喝牛奶。不過我還要去向三代目復命,今天就不去和你一起去吃一樂拉面了。”
  鳴人臉上露出點失望,不過很快就振奮起來。“那說好了啊,下次一起去吃。”
  “好,一定!”伊魯卡揮了揮拳頭,拿著牛奶走到門口,轉身說道:“那鳴人你就去吃一樂拉面吧,我走了。”
  “等等。”鳴人叫住伊魯卡,將桌上剩下那盒牛奶也遞給他,然后摸著頭傻笑道。
  “呀——你看,三代目幫了我這么大忙,我也不知道怎么感謝他。只有拿這盒牛奶表達一下我的感謝了,希望他不要嫌棄。”
  伊魯卡接過鳴人遞過來的牛奶,臉色復雜的開口道:“好,我一定會幫你把牛奶交給火影大人的,你就放心吧。”說完打開門,幾個跳躍就不見了蹤影。
  …………
  火影家中,三代目看著眼前過期了兩個月的牛奶不知想著些什么。片刻之后,伸手將牛奶拿到眼前,深深吸了一口。
  而在另一處地方,伊魯卡蹲在馬桶上雙腿直抖。好不容易從廁所里出來后,兩腿突然一軟,撲通一聲趴在了地上。
  一樂拉面店里,鳴人的身前已經擺滿了空碗,一旁瞇著眼的手打老板,臉上也露出滿意的笑容。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850棋牌二维码下载 36选7福利彩票开奖结果 广东26选5没开了吗 欧冠巴萨 中国体彩环岛赛怎下载 幸运赛车历史开奖记录 下载手机版打鱼达人 熊猫棋牌正版官方下载 北京11远5走势图一定牛 拖码和胆码怎么选 浙江哈灵麻将安卓版官方下载 上海11选五走势图一牛 三码中特期期准资料 血战到底麻将规则图解 体彩浙江11选5走势图 自创七不中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