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來到木葉當系統 > 第十三章 誰留下?

第十三章 誰留下?


  火影辦公室里,三代老頭和為這屆畢業生安排的幾位導師圍成一圈,用水晶球圍觀了鳴人和佐助的全場對決。
  “咳咳,說說吧,你們怎么看?”坐在火影位子上的三代老頭干咳了兩聲,向著下面的眾人問道。
  “佐助這個家伙無愧于天才的名氣。不僅在對戰中將時機把握的恰到好處,而且在面臨困境時候壯士斷腕的決心也足夠堅定迅速,是個不可多得的好苗子。”下面幾人眼神交流了一番,夕日紅首先開口說道。
  “鳴人也很不錯。面對要強過自己很多的佐助,先是示敵以弱,趁對方以為放松警惕的時候突然發難,僅僅差一點贏得勝利。而且哪怕遇見了意料之中的發展,也依然能迅速調整戰略。”阿斯瑪也跟著發表了自己的意見。
  三代點了點頭,這時門外響起咚咚地敲門聲。
  “進來。”三代掃了一眼水晶球,已經將鳴人和佐助送達了木葉醫院的卡卡西正站在門外。
  咔嚓一聲,卡卡西擰開門走了進來,向三代行了個禮后說道:“火影大人,已經將鳴人和佐助送到醫院,漩渦鳴人身體受傷不大,只是有一些輕微骨裂。但是精神力和查克拉枯竭,需要一段時間來進行恢復。”
  停頓了一下,卡卡西繼續說道:“至于宇智波佐助,右臂脫臼,胸骨嚴重骨折,肋骨斷了四根。所幸沒有傷到心臟,但同樣需要一段時間來修養。”
  “嘶——”阿斯瑪和紅不由得吸了口涼氣。紅忍不住開口道:“傷這么嚴重,鳴人下手有點太重了吧。”
  卡卡西還沒來得及說什么,椅子上的三代目就搖了搖頭。“并不是鳴人出手太重,他的瞳術目前表現出來的屬性是攻擊反噬,所以傷勢是否嚴重并不在于鳴人。”
  “火影大人您的意思是說,是佐助下手太重結果自己被反噬導致重傷嗎?可是我看佐助最后一擊并沒有什么殺意。”紅繼續問道。
  “你忽略了一件事,對不清楚這只眼睛的人來說,很難會想到要防備自己的攻擊。而這樣的后果,就像現在的佐助一樣,沒有任何防備的被自己全力一擊打中導致身受重傷。”給眾人解釋了緣由之后,三代老頭深深吸了口手中的煙袋。
  卡卡西沉默站在下方,三代看了看他,開口:“卡卡西,有什么話就直說吧。”
  “火影大人,我覺得應該將鳴人和佐助分開。漩渦鳴人已經證明了他的實力,按照之前的劃分的話,他和佐助兩個人加起來就已經超過別的班了。”
  “喂喂喂,你這話我可不同意啊,又沒比過你怎么就知道我們手底下的不如他倆了。”猿飛阿斯瑪點了根煙放進嘴里,狠狠吸了一口。“說起來,他們倆到最后到底算誰贏了?”
  他這句話一出,霎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身上。阿斯瑪還恍然不覺,繼續準備說些什么。
  “佐助傷勢更重但是意識還清醒,鳴人雖然傷勢比較輕但是已經昏迷,那就算他們平局吧。”三代老頭開口定下了結論,卡卡西和紅都點頭表示認可。
  “怎么能這么隨意下結論,要我說應該現在讓他們在醫院里決出結局。忍者就該戰斗到最后一刻,就算只剩下牙齒也應該撲過去咬穿對手的喉嚨。”阿斯瑪還在繼續爭辯。
  三代老頭站起身,走到辦公室后面的里屋。屋子里幾人不明所以,緊接著里屋就傳來三代老頭的聲音。“阿斯瑪,你跟我過來一下。”
  阿斯瑪對著卡卡西和紅聳了聳肩,跟著走進了里屋,緊接著里面就傳來一陣拳打腳踢的聲音。
  “我讓你跟我犟!我讓你在醫院里決出勝負!我讓你最后一刻!我讓你……”
  片刻后,三代和變得鼻青臉腫的阿斯瑪走了出來,紅和卡卡西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樣子。三代對阿斯瑪和紅開口道:“你們兩個去帶自己的班吧,記住他們是我們木葉未來的希望,一定要照顧好他們。卡卡西你先留下,還有一點事情找你。”
  “是”阿斯瑪和紅行了個禮,轉身開門離去。
  看著剩下的卡卡西,三代問道:“你建議把鳴人和佐助分開,那么你想好你要留下他們哪一個了嗎?”
  卡卡西那只仿佛永遠都半睡半醒的眼睛里,露出難以言喻的復雜之色,良久才嗓音干澀的開口道:“鳴人對于村子更加重要,我可能沒辦法保護好他。”
  三代的眼里閃過毫不掩飾的失望之色,沒有再繼續說什么,揮了揮手讓卡卡西下去。
  卡卡西向三代行了個禮,轉身擰開門離去。門外的遠處,還能看到在他之前剛走的紅和阿斯瑪湊在一起,在樹蔭下說著什么。卡卡西垂下眼睛,眼神不知飄往何處。
  …………………………
  木葉醫院里的一間病房里,渾身裹得像粽子一樣的佐助,正在和對面病床上醒過來不久,一臉齜牙咧嘴表情的鳴人怒目對視。
  佐助想要站起身來,胳膊剛剛撐在床板上,一股鉆心的疼痛就讓他躺了回去。
  對面的鳴人看到佐助這幅慘樣,張開嘴就想嘲笑一番。結果嘴剛剛張開,腦子和眼睛傳來的疼痛就把笑變得比哭還難看。
  兩人互不相讓的睜圓了眼睛對視。僵持半天后,不知道是誰先開口,“噗嗤”一聲笑聲打破了空氣中的氣氛。
  “哇啊啊,你的體術可真厲害啊,最后只剩下一只胳膊的時候都打的我反應不過來。,怎么練的?”鳴人首先開口吹捧了一下佐助的體術。
  “沒什么,只是練的多罷了。”佐助回應了一句,然后忍不住問道:“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是什么特殊的忍術嗎?”
  “這個啊?”鳴人指了指左眼。“三代目跟我說這是覺醒了一種新的血繼限界,以后有什么效果還不清楚,就目前表現出來的是反噬攻擊。”
  “反噬攻擊而不是反射嗎。”佐助咀嚼著這句話,“難怪我明明沒有碰到你,卻被自己的攻擊打中。這樣的效果,如果用好了,真是一種令人恐懼的能力。”
  “是吧!是吧!”鳴人哈哈大笑,結果不小心又扯到傷口。吸了口涼氣后有些沮喪道:“我們兩個現在躺在這里不能動彈,其他人現在恐怕都已經分好班開始執行任務了吧。”
  聽到鳴人的話,一旁的佐助也陷入了沉默之中。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篮球推荐 今晚中超足球比赛直 腾讯欢乐四川麻将血战到底 中国大的股票论坛 幸运赛车开奖走势 北京赛车登录平台 刘伯温期期准中特选一码 江西南昌微乐麻将 上海证券综合指数 多多棋牌下载安装 北京体彩11选5100期走势图 36选7最新开奖 丫丫湖南麻将安卓版 网上兼职赚钱有哪些 韩国快乐8是哪里开奖 安徽快3开奖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