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來到木葉當系統 > 第十四章 你太秀了!

第十四章 你太秀了!


  咕——咕,鳴人的肚子發出抗議的聲響。看了看外面已經升到正中的太陽,鳴人看著對面的佐助說道:“喂,你說醫院里管飯嗎?”
  佐助被問的一愣,很少進醫院的他也不清楚這個問題,想了想道:“應該是有的吧?總不會不管我們的。”
  “那你可就錯了佐助,醫院里都是自帶干糧的。”卡卡西的聲音伴隨著擰開的房門傳了進來,緊跟著一個粉發少女從他背后猛地沖到佐助面前。
  “撒庫拉醬?”鳴人臉上露出驚喜之色,緊接著目光轉到卡卡西手上熱氣騰騰的拉面上。
  “餓了吧,看我給你們帶來了叉燒豚骨拉面哦。”卡卡西那平日里總是一副咸魚表情的臉上帶著和煦的笑容,看上去有些違和。
  “謝謝。”佐助禮貌的道了聲謝,拿起筷子準備開始吃飯,腹部上傳來的疼痛卻讓他忍不住吸了口涼氣。
  “佐助君,你不要動。讓我來幫你吧。”春野櫻一把搶過佐助手上的筷子,夾起一縷面條喂到佐助嘴邊。佐助猶豫了一下,道了聲謝,張口將面條吞了下去。
  一旁鳴人嫉妒的眼睛都紅了,大聲嚷道:“我也受傷了,我也要被人喂飯!”
  “噢,是嗎?鳴人你也受傷了的話,那就讓我來喂你吧。”卡卡西作勢要拿起筷子,鳴人臉色一黑,乖乖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鳴人一邊吃一邊向著對面正在給佐助喂飯的春野櫻問道:“你們現在不應該開始去接任務了嗎?怎么有時間來看望我們。”
  春野櫻一臉怒氣的轉過頭來對鳴人吼道:“還不是因為你,非要搞什么挑戰佐助君。現在別的班都是三個人整整齊齊的,就我們第七班三個人里面兩個躺著不能動的。這都是你的錯!”
  “不是三個人了。”卡卡西突然打斷了春野櫻的話,“我向火影大人建議了將鳴人和佐助分開,火影大人已經同意了。鳴人你證明了自己的實力,等你傷好之后,火影大人會給你單獨的安排。”
  卡卡西一番話將鳴人震的說不出話來。良久才磕磕絆絆道:“那為什么是我,不是佐助?”
  卡卡西看著鳴人的臉,沉默了一會道:“因為火影大人讓我選擇留下你或者佐助的時候,我選擇了佐助。”
  “為什么?”鳴人從床上跳了下來,忍著腦子里傳來的刺痛道:“難道是我是吊車尾嗎!明明我已經證明了自己也不行?”
  卡卡西臉色嚴肅的看著眼前有些怒氣沖沖的鳴人,突然臉上露出一副計謀得逞笑容,弄得鳴人一愣。
  “哈哈哈,我就知道鳴人你會露出這個樣子。放心吧,之所以留下你,是因為你實在是太優秀了,一看就是我們木葉火影未來的接班人。”
  “啊哈哈哈,是這樣啊。卡卡西老師你真有眼光,我也是這么覺得。”鳴人也跟著哈哈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不止我這么覺得,就連火影大人也是這么覺得。你看火影大人特意要單獨給你安排,這明顯是看中你啊!”
  “哈哈哈哈哈。”鳴人笑的嘴都快合不攏了,“沒想到那個老頭子還挺有眼光的嘛,一眼就看出來我的與眾不同。不行不行,怎么能讓火影大人等著我,我現在就去找火影大人。”說完就要穿上鞋子出門。
  對面床上的佐助和春野櫻無語的看著卡卡西對鳴人的吹捧,等到鳴人一溜煙的跑了出去,一點也看不出剛剛還一副要死要活的樣子。卡卡西轉過頭來對著佐助說道:“等你能夠下地之后,就跟小櫻一起過來找我。讓我先來測試一下你們,到底是不是有資格成為一名真正的忍者了。”說完不等佐助回答,就徑直打開門離去。
  “佐助君,我留下來照顧你好不好?”春野櫻看著病床上的佐助,一臉祈求之色。
  “不必了,我并沒有什么大礙了。”佐助轉過身體,口氣冷淡的拒絕道。春野櫻還想說些什么,卻被佐助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眼神阻止,臉色有些難看的離去。
  目送卡卡西和春野櫻離去的身影,佐助看著自己被繃帶完全綁住的手臂,微微垂下眼眸,陷入了沉思之中。
  …………………………
  鳴人一路小跑的朝著三代老頭的家中而去。到了家門口,先是拍了拍他那身幾乎沒有換過的橙色運動服,然后正了正額頭上的忍者護額,才開口叫門道:“火影大人在家嗎?”
  屋子里,三代目火影猿飛日斬一臉怪異的表情,仿佛難以置信般的擦了擦他的老眼,確定水晶球里顯示的是鳴人之后,臉上露出仿佛吃了屎一般難看的表情。心道這家伙今天這么禮貌,不會是闖了什么彌天大禍吧。看了一眼對面一臉嚴肅的日向家族長,三代老頭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開口道:“進來吧。”
  鳴人一臉興沖沖的跑進來,正想問問三代老頭要怎么安排自己,卻看到三代老頭身邊站著一個臉色嚴肅的白眼中年人。
  “???怎么回事,看到這個家伙突然感覺自己以后要矮他一頭似的。”鳴人小小的心里冒出大大的疑惑。正準備問問三代老頭身邊這位是誰的時候,就聽見三代老頭開口道
  “鳴人你來的正好,之前在分班的時候你表現我看了,很不錯!”
  “啊哈哈哈,是嗎。我也覺得我很厲害!”鳴人摸著頭大笑道。
  三代被他這一句話噎的一口氣沒喘上來,連忙伸手撫了兩下胸口才緩過勁來。
  一旁的中年人在鳴人進來后就一直用一雙沒有瞳孔的眼睛觀察著鳴人,突然插話道:“你就是漩渦鳴人嗎?”
  “我就是漩渦鳴人,大叔你是誰啊?”鳴人也早就奇怪這個人的身份了,張口就反問道。
  中年人嚴肅的臉上不自然抽動了幾下,強行擠出來一個難看的笑容。“你們班上有個叫日向雛田的女孩吧,我是她的父親。”
  “你就是那個不愛說話的家伙的爸爸嗎?”鳴人想了想,腦子里浮現出一個永遠坐在角落里不說話的女孩。
  “鳴人,不得無禮!這是我為你請來的代課老師。在我的弟子自來也還沒有找回來之前,就由日向族長暫時來擔任你的導師。你一定要尊重他!”三代抽了口煙,對著鳴人說道。
  “哈?!”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单机麻将大全集 河北20选5大星走势图 pk10基本走势 贵州体彩11选五下载 分分彩计划app推荐 河南11选5分布走势图 浙江快乐彩投注技巧 江苏7位数开奖20015期 和双大数是哪几个号码 广东36选7好彩3开奖结果详情 新版捕鱼大师 免费下载南京麻将 英超视频直播 福州麻将游戏下载 捕鱼来了网站地址 下载单机长沙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