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來到木葉當系統 > 第十七章 暗流涌動

第十七章 暗流涌動


  就在水戶門炎決心毀掉研究成果的時候,培養皿中的復制體的突然發動了那只眼睛的瞳術,緊接著被強化了十倍不止的火遁忍術被猛地反射回來,接著在實驗室里狹小的空間中引發出巨大的爆炸。
  “十倍?”猿飛日斬咀嚼著這個詞,臉色逐漸變得難看。“漩渦鳴人的眼睛并沒有這項能力,你們在試驗里到底又加進去了什么!”
  “沒有啊!日斬。如果我們加入了別的什么,怎么可能會不早做準備。”轉寢小春連忙辯解道。
  “那么你呢?團藏。”猿飛日斬轉過頭凝視著暗部的首領,自己曾經的隊友團藏。“你沒有做什么吧。”
  站在一旁的團藏自來到這里之后,一直一言不發。聽到猿飛日斬詢問自己,才用陰測測的口氣答道:“我能做些什么呢?還是說,日斬,你想讓我做些什么呢?”
  “沒有最好,不要為了你自己的私欲來損害木葉的利益!”猿飛日斬逼視著團藏,緩緩開口道:“最好不要被我發現你做了什么,否則就不要怪我不念及舊日的情分了。”
  團藏輕笑了一聲,沒有作答,直接轉身離去。
  猿飛日斬望著團藏離去的背影,心里嘆了一口氣。轉過身來低下頭對著兩名顧問開口道:“你們兩個身受重傷,就先好好修養吧,你們的工作我會派人去接手的。放心,等你們恢復好了之后,這兩個位置還是你們的。”說完也不看轉寢小春難看的臉色,同樣徑直離開暗部,返回了火影辦公室里。
  就在距離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進行治療的地方不遠的一處房間里,剛剛離開不久的團藏赫然出現在這里,用著他那陰沉的目光打量著眼前三人。
  “嘶嘶嘶,好久不見了團藏長老,您還是這么的精神。”對面三人中其中一人向著團藏打起招呼,露出一副狹長陰冷的眼睛。團藏霎時間仿佛被一條毒蛇盯住一般。
  “哼——確實好久不見了,大蛇丸。你還是像以前一樣的令我厭惡!”團藏同樣冷冷的回復道。
  “您這么說可就太讓我傷心了,我還以為我們一直是很好的合作伙伴呢。”對面的大蛇丸吐出一條細長的舌頭,在臉上舔了一圈。
  “閑話少說吧,你要的東西我已經幫你拿到手了,我要的東西什么時候給我。”團藏臉上露出厭惡的表情,口氣有些不善道。
  對面的大蛇丸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伸手拍了拍站在自己身邊,渾身都被包裹在斗篷里的身影。
  “哪有這么快,這東西我可是剛剛才到手。而且猿飛日斬有多么不好對付,你和我心里都很清楚。就算一切順利,我們成功的機會也不會超過七成。”
  對面的團藏面部抽動了一下,心里清楚大蛇丸說的完全是實話,猿飛日斬到底有多么不好對付,作為他年輕時候的隊友的團藏再清楚不過了。即使現在的他年老體衰,但也同樣變得更加老謀深算。
  “那么,你就先留在這里吧,等什么時候除掉猿飛日斬了,再放你離開。”團藏心里有些躁怒,揮手拂袖離去。
  “嘶嘶嘶,看到了么?木葉這棵大樹已經變得腐朽。枯萎的葉子戀棧不去,地下的根也已經變得畸形。整個木葉,都已經生病了。”
  站在大蛇丸背后的兩人中,其中一名突然出聲道:“那么你是想,清除這些腐朽的部分,讓木葉這棵樹重獲新生嗎?”
  大蛇丸聽到之后,愣了一下,緊接著發出一陣難聽的笑聲。“嘶嘶嘶,怎么會,既然已經腐朽了,那就完全毀滅掉吧。你說是吧,青。”
  “哼哼。”被大蛇丸稱為青的人,同樣發出一聲低沉的笑聲。
  …………………………
  “火影大人,漩渦鳴人的住處暗部精英已經就位,保證不會有失。至于漩渦鳴人那里,是否還要派人手前去保護?”一名下忍站在猿飛日斬面前,恭敬的行禮詢問道。
  猿飛日斬擺了擺手,“不必了,你們暗部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漩渦鳴人那里不是你們插手的事。”
  “是。”下忍再次行了個禮,退了下去。
  猿飛日斬望著離去的下忍,心里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但是被今天一連串的事情弄得心力交瘁的他也顧不上許多,更何況還有轉寢小春水戶門炎兩個人留下來的空缺等著他去補,。深深地吸了口手中的煙袋,接著便派人去將猿飛阿斯瑪和夕日紅找來。
  之前走出火影辦公室的那名下忍,在木葉里轉了幾圈之后。發現沒有人跟隨自己,便身形一閃,很快就來到木葉村里的一處隱蔽的地下之處。
  “怎么樣,得到消息了嗎?”一名身形細長的男子向著眼前的下忍問道,赫然就是之前不久和團藏一起的大蛇丸。
  下忍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一臉自信的開口道:“雖然火影大人并沒有透露出什么消息,不過我想我已經知道了。”
  “哦?”看到他的表情,大蛇丸也來了興趣。“說說看吧。”
  下忍托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鏡,走到地下密室中間的一副簡易木葉地圖處,伸手指住一處位置。
  “火影大人當時說的是‘不必了,你們暗部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漩渦鳴人那里不是你們插手的事’,能讓火影大人自信足矣保護漩渦鳴人,又不適合讓別人插手的地方,也就這里了,日向家的族地。”帶著眼睛的下忍解釋道,“再加上日向家族長這兩天的行蹤,漩渦鳴人就在此處無疑了!”
  “嘶嘶嘶,很好。我果然沒有看錯你,兜。”大蛇丸的臉上露出贊賞,“那么,去給霧忍們發消息吧,讓他們給我們開路。嘶嘶嘶,說起來霧忍帶隊的這個,跟日向家正好還有點舊怨,他也一定很開心能夠再次對日向家的人動手吧。”
  “是,大蛇丸大人。”戴著眼鏡的兜答應道,身形一閃就從密室里消失。
  大蛇丸轉過身,看了一眼一直跟在自己身后,渾身都被包裹在斗篷里的身影說道:“怎么樣,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見一下你的本體,說不定以后就見不到了哦。”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山西大唐麻将安卓版官方网站 申城斗地主官网 甘肃11选五专家预测 六六大顺顺是什么肖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情况 钱龙捕鱼技巧 长沙麻将10块飘20算钱 上证指数成分股 天天彩选4怎么算中奖 dota2博彩 万炮捕鱼平台 神来棋牌老版本 有多少个秒速赛车平台 免费最准一波中特 大地棋牌唯一 河北11选5体彩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