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來到木葉當系統 > 第十八章 白眼殺手

第十八章 白眼殺手


  系統空間里,系統盯著自己正在不斷上漲的因果點余額,微微皺起了眉頭,手上擺弄著幾張寫著人名的紙張。
  系統的因果點收入,只有自己親自干涉的世界線才會有詳細的收入明細。如果是蝴蝶效應產生收入則不會有明細,系統只能根據自己的判斷來猜測就是哪里的影響。
  之前因為第七班成員這樣給了對整條世界線都有巨大影響的變動,給系統帶來了巨量的收益還情有可原。但是自從那天日向日足匆忙離去之后,系統的因果點就在不斷暴增,現在已經接近了三千萬大關,這里面蘊含的信息,不由得不讓系統深思。
  “究竟是誰要來對付鳴人呢??大蛇丸?”系統腦子里冒出一個影子,但是很快又搖了搖頭,“要說那個家伙對佐助有什么想法還有可能,鳴人前期可一直都被他無視的。”
  系統繼續深思,是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那兩個?因為研究出了什么起了貪心?很快系統又否決了這兩人,因為這倆可以說是眼高手低的典型。不是系統看不起他倆,與其相信這倆貨要是能引起什么大變故,還不如明天三代老頭就要退位可能性來的大,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兩個家伙。
  想到三代老頭猿飛日斬,系統的眼睛瞇了一下,不過也搖了搖頭。三代老頭雖然權欲很重,但不是個干大事的人,木葉的平衡和穩定才是他一直以來的追求。
  排除了其他所有人,系統的眼光投向了手中最后一張寫著志村團藏名字紙片。這個時間段上,有能力也有機會弄出事的,也就他一個了。
  “團藏啊團藏,你究竟做了什么啊。”系統的聲音回蕩在未知的空間里。
  …………………………
  日向家里,百般無聊的鳴人看著正在訓練場上,練習日向家的家傳秘術柔拳的花火。
  就在不久之前,日向日足將他和日向花火帶到訓練場里,教給了自己一些控制體內查克拉的訣竅,就又匆匆離去了。臨走前讓他和日向花火一起訓練,互相驗證修煉的收獲。
  “嘖,系統這家伙又不見了,明明說好今天要教我東西的。唉算了,反正也不在乎這早一會兒晚一會兒。鳴人托著左腮,兩眼不知道看向了什么地方。
  “哼——”訓練場里的日向花火重重的哼了一聲,對一副咸魚樣子的鳴人很是不滿。
  “喂,你就一直都在這里修煉嗎?為什么我從來沒有在村子里見過你?”嘗試著向日向花火搭話。
  日向花火仿佛沒有聽見鳴人說話,依舊自顧自的修煉著柔拳。
  鳴人討了個沒趣,無聊的把頭扭向了一邊。突然耳朵一動,站起來向著一處圍墻大聲喊到:“是誰在那!”
  日向花火聽到鳴人的叫喊,猛地將頭轉向鳴人的目光所在,那里空無一物。花火的眼神不僅就帶了一點鄙夷,“你自己不修煉,還要影響我的注意力嗎!”
  “不,我剛才確實聽到有動靜了。你爸爸說過,這里不會有任何外人進來吧?”鳴人一臉嚴肅道。
  花火楞了一下,不過很快就變了表情。“你是說有人能夠通過我們日向家的防守進來?我怎么沒有發現,難道你的意思是你比我們日向家的白眼還要厲害嗎!”
  鳴人被花火懟的啞口無言,一聲大吼惱羞成怒撲向場中的花火。
  花火也毫不示弱的接招,兩人的身影在訓練場里你來我往,很快就到了訓練場的邊緣。
  正在打的激烈的兩人突然對視了一眼,突然同時出手對著一個方向打出一連串的手里劍,然后毫不猶豫的往日向日足所在的主屋而去。
  “哼——兩個小鬼也這么多心思,要不是對你們日向家的白眼再清楚不過,說不定真的要被你們兩個逃掉了。”一道人影瞬間出現在鳴人和花火面前,手上夾滿了兩人剛才打出的手里劍。雙手一松,叮叮當當落了一地。
  “你是什么人,來這里有什么目的!”鳴人盯著眼前這個右眼帶著一枚眼罩,耳垂掛著兩道符咒般耳飾的男子。身體弓起,大聲的質問道。
  “他是我們日向一族最大的仇人,霧隱村的上忍,我說的沒錯吧,白眼殺手——青。”認出眼前之人的花火的身體憤怒地顫抖,眼中冒出熾熱的仇恨之意。
  “難得你們日向一族還記得這么清楚,拜你們木葉的通緝令所賜,我這幾年過得很不舒心啊。不過看起來今天,我又要收獲一雙白眼了呢,你說是不是啊,日向宗家的小姑娘。”被花火稱為白眼殺手的這個男人,臉上帶著和氣的笑容,口中的兇殘之意卻盡數顯露。
  “是嗎,那你就過來拿拿看吧!”日向花火的雙眼旁突然暴突起一根根血管,瞳孔中浮現出一道黑色的印記,身體猛的竄了上去。
  “哼——不自量力。”青身影一動,就出現在了花火身邊,隨意一腳踢來,花火的身體就像炮彈一樣被轟到了訓練場四周的圍墻上。
  鳴人大怒的吼了一聲,就想沖上去。這時系統的急促聲音突然出現在鳴人的腦子里,“鳴人,你聽我說。你不是他的對手,趕快離開這里。放心他的目標是你,只要你能成功逃走,他為了追擊你會放過日向花火的。”
  鳴人突然聽到系統的話,呆了一下,看了一眼墻邊正強忍著痛苦想要爬起來的日向花火,低下頭默默地在心里對系統說道:“系統你說的這個,是在騙我的吧。”
  “這個時候我騙你干什么?聽我的趕快走,不然你和她都會落到敵人手上!”系統被鳴人突然的反問弄得一楞,接著就有些氣急。
  鳴人從背后拿出一把苦無握在手上,身體弓起如一只蓄勢待發的獵豹一般。眼睛盯著眼前的霧忍青,心里繼續對系統說道。
  “我雖然不想系統你這么聰明,但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騙過去的。系統你說的確實有可能,但是如果眼前這個人的目標就是那個小鬼的話,我走了之后她一定會被抓走的吧。”
  “你說的只是你的猜想罷了。再說了你跟這個小鬼認識才兩天,和她關系也不好,為什么要為她做到這種程度。是因為她父親剛收了你做弟子?還是因為她姐姐是你同學?”系統的聲音在鳴人心底響起,帶這濃濃的不解。
  “我哪有想這么多。我只不過,不想有朝一日因為今天的選擇而后悔罷了!”鳴人的聲音在訓練場里響起,接著身體就沖了上去。
  “多重影分身之術,開!”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大庆棋牌大厅 神来棋牌官方客服平台 欧冠皇马 四川熊猫麻将苹果版 天涯论坛股票 二分时时彩开奖记录 豪车自由驾驶的游戏 小说打字赚钱平台官网 极速赛车开奖软件 李逵劈鱼现金版 梦幻国际棋牌旧版下载 江苏11选五前三组选遗漏 刮刮乐最高奖金是多少 腾讯麻将来了下载 中超电缆 湖南幸运赛车的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