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來到木葉當系統 > 第十九章 人心難測

第十九章 人心難測


  “轟——”木葉村里傳出一聲巨大的轟鳴。鳴人居住的房子被巨大的爆炸擊成了粉碎,一道道黑影從四處的街道,房屋,地面,大樹上出現,沖向了爆炸形成的廢墟之中。
  “報告團藏大人,漩渦鳴人的住處已經被徹底封鎖,暗部精英也已經開始搜查,保證不會有任何漏網之魚。”一名暗部所屬的中忍向著眼前的一臉陰沉團藏報告著。話音剛落,一道身影從廢墟中躥出,還未來得及選擇方向逃竄,就被滿天射來的手里劍扎成了篩子。
  “做的很好。記住,一但發現任何敵人,立即格殺勿論。一切為了木葉!”團藏盯著眼前的中忍開口道。
  “是!一切為了木葉!”
  報告完畢之后,中忍轉身沖向包圍圈,向著包圍著鳴人住處的暗部精英們傳達團藏的意志。
  “一切為了木葉。”團藏垂下眼簾,心里默默念道。
  火影辦公室里,猿飛日斬盯著眼前不斷傳來的情報大為頭疼。
  猿飛阿斯瑪和夕日紅帶著自己的第八班第十班外出做任務去了,導致他現在手上可用的上忍一下子又少了兩個。
  更重要的是這兩人不在,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留下來的空缺,他不知道究竟還能用誰去填補。
  腦子里閃過一個個人影,又一一否決。除了全無根基的夕日紅和自己的兒子阿斯瑪,其他的人都是同樣的問題——尾大不掉。這點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就是例子,顧問手里的權力,加上背后的勢力一旦形成連鎖,就算是火影的權力也要受到兩個顧問的牽制。
  猿飛日斬最后腦中浮現出卡卡西的身影。猶豫了好一陣,最終還是搖了搖頭。不說卡卡西本人無意于此,就是一些旗木家的往事也讓他心下不安。
  “咚咚。”敲門聲突然響起,日向日足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日向日足?他這個時候來干什么?難道是有人假扮他來刺殺我?”猿飛日斬沉下臉,開口讓門外的日向日足進來。
  “火影大人,您有什么急事找我?”日向日足一進來,向猿飛日斬行了個禮說道。
  遭了——。在日向日足開口的一瞬間,猿飛日斬就確定眼前這個日向日足是真正的日向日足。不過這并不是什么好事,反而弄不好就是最大的禍事。
  “別多說了,趕快和我去日向族地,你被調虎離山了。”猿飛日斬飛快的開口道,身形一動就出現在了門外。
  日向日足被猿飛日斬突然冒出來的話弄得一愣,不過經驗豐富的他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關節,同樣身形一動跟著猿飛日斬竄了出去。
  兩人前往日向族地的路上,日向日足心里焦急不已,他心里很清楚,如果有入侵者進入到日向族地的話。那作為宗家的花火,在入侵者的眼里簡直是唾手可得的寶物,接著又想起多年前的一件往事,心里更加焦躁。
  而在他身邊的猿飛日斬心里同樣焦躁不已。日向日足這個人還是很謹慎的,普通人想騙過他調虎離山基本上絕無可能。這樣的話能夠騙他過來的人,也只有真正的自己身邊的人。想到這點,猿飛日斬心里也是逐漸低沉。
  就在猿飛日斬離開不久之后,大蛇丸帶著渾身裹在斗篷里的人出現在火影辦公室里。隨意翻找了兩下之后,一個水晶球就出現在了大蛇丸手里。
  “嘶嘶嘶,猿飛日斬這老家伙藏東西還是這么隨便啊。明明被自來也和綱手偷過這么多次,也不長記性。”大蛇丸手里托著水晶球,臉色有些懷念道。不過很快臉上多余的表情就一掃而空,只剩下陰沉之色。
  “走吧,有了這個東西,我們就能隨時找到木葉的薄弱點突圍出去。順便在走之前,還能看上一大場好戲。”大蛇丸對著背后的人說道。
  背后渾身包裹在斗篷里的人一言不發,緊緊跟著大蛇丸的腳步離去。
  ……………………
  日向族地,被花火稱為白眼殺手的青隨意的擋住向他沖來的鳴人的拳頭,側身閃過旁邊影分身的擒抱,然后抬起一腳將剛剛爬起來的花火又踢飛了出去。
  “不自量力,看樣子你們還遠遠的不知道,自己和上忍的差距在哪里!”青似乎懶得再逗弄鳴人和花火,伸手揭開了右眼上的眼罩。
  “就讓我用你們日向家的白眼,來告訴你們什么叫絕望吧!”青臉上的和氣之色已經消失殆盡,眼睛旁邊同樣暴起一根根血管,一張老臉看起來猙獰可怖。
  開啟了白眼的青速度又快了幾分。被踢飛的花火還在地上掙扎著,就被閃過來的青提了起來。然后接連幾聲冰刺扎入身體的聲音,花火小小的身體就被釘在了地上。
  “你給我,住手啊!”鳴人看到眼前一幕目眥盡裂,不顧一切沖了上去。
  “哼——”青不屑的哼了一聲。“水遁-青龍摜手”
  青的白眼凝視住沖來的鳴人,一道水屬性的查克拉凝聚在右手的食指上,對著鳴人的穴道點去。
  “給我死!”鳴人面對點來的手指不閃不避,在花火的驚呼聲中挺起胸口迎面而去,同時左眼中爆出劇烈的金光。
  對面的青看到放棄抵抗用胸口來接他的青龍摜手的鳴人,臉上并沒有出現意外之色,反而是露出淡淡的笑容,讓對面的鳴人心里頓時有了不好的感覺。
  “噗刺——”青的青龍摜手兇狠的刺進了自己的左臂中,大股的血液順著刺出來的傷口噴涌而出。青卻仿佛毫不在意,右手瞬間揮出將鳴人貫到了地上。
  “真是強大無比的眼睛啊。”青看著地上頭痛的仿佛要立刻昏厥的鳴人開口道。
  “只要有殺意就會被反噬,哪怕不出手也會受到影響。從你的瞳術發動的那一刻,哪怕我的青龍摜手只是虛晃一招,也會被心里的殺意逼迫著使用出來攻擊自己,真是強的不講道理的眼睛啊。”
  “你怎么……知道?”鳴人抱著因為精神力劇烈消耗而如同大錘砸在頭上的腦袋,強撐著精神問道。
  “誰知道呢?”青臉上露出笑意,伸出手砍在鳴人的后頸,將他打昏了過去。然后又走過去拎起被釘在地上的花火,心里不由得得意。
  “真是一場盛大的豐收呢!”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pc蛋蛋怎么赚钱 二分彩官网注册 企鹅乐园秒速赛车计划 东方6十1开奖走势图 遇乐棋牌大厅下载 江西多乐彩开奖结果今天一 星悦云南麻将手机版下载 一码中奖了 江西省多乐彩走势 网赚是什么东西 三分彩票网址 p62走势图 江西多乐彩软件 澳门真钱赌场网 黑龙江11选五5什么时候开始 金蟾捕鱼游戏币无限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