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來到木葉當系統 > 第二十一章 死

第二十一章 死


  三代老頭吐出一口血之后,反倒覺得身體輕松了很多。對一旁關切的日向日足擺了擺手示意自己沒事,然后開口道:“日向族長不必著急。你先去調集日向家的族人,我現在馬上就趕回去,用望遠鏡之術查探他們現在的位置,然后傳消息給你。放心,我們一定能將他們找回來。”
  日向日足點點頭,知道這是目前最可行的辦法。當下立刻發了信號來調集日向家的成員。
  三代老頭也轉身往回奔去,片刻時間就回到了家中,接著就看到放水晶球的位置現在是一片空蕩。
  ……………………
  “怎么樣,決定好了嗎?”斗篷人看著手里拿水晶球,臉色變換不定的大蛇丸,開口問道。
  “嗬嗬嗬,你說的沒錯。我能想到的,團藏也能想到。不過你又怎么知道,團藏是不是故意讓你這么想的。”大蛇丸發出一陣嘶啞地笑聲,對斗篷人反問道。
  “沒什么,越是太過復雜的計劃,越是容易出現問題。你不經過我的提醒應該想不到現在這一步,團藏卻不清楚你的身邊有我。”斗篷人淡淡的回復道。
  “嘶嘶嘶——”大蛇丸忍不住又把舌頭伸了過來,結果被斗篷人一掌揮開。大蛇丸也不以為意,“你真是越來越讓我喜歡了,簡直是上天送給我的禮物!”
  停頓了一下,大蛇丸接著道:“就按你說的辦吧。不過我還是想試試,團藏究竟有沒有發現我留下的釘子。”
  斗篷人臉上沒有表情,心里卻嘆息了一下。為了驗證一個猜想而去打草驚蛇,大蛇丸早晚會因為自己的自負而付出代價。
  “走吧,我們也準備離開這個地方。”大蛇丸將帶來的手下全部派遣往御手洗紅豆負責的方向,自己帶著斗篷人和兜往著反方向而去。
  很快,一伙沒有帶護額的忍者出現了木葉的邊緣地帶。正準備殺掉放哨的木葉忍者突圍而出的時候,領頭的忍者被突然爆射而來的四條蟒蛇咬住了身體。一名二十多歲的黑發女忍者,帶領著一群暗部成員出現在此處。
  “格殺勿論——”御手洗紅豆冷漠的揮了下手,背后的暗部忍者一擁而上,很快這群沒有帶護額的忍者就被殺了干凈。
  而在暗部忍者進行殺戮的時候,一名暗部成員突然隱蔽地脫離了隊伍,向著團藏所在的漩渦鳴人住處而去。
  不久之后,團藏聽著眼前暗部忍者匯報的消息,眼睛不由得瞇了起來。
  大蛇丸沒有選擇從御手洗紅豆處逃跑,的確超出了他的所料。不過無妨,只要大蛇丸還在木葉這所牢籠里,就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這時,一名中忍從遠處疾馳而來,在團藏面前氣喘吁吁的說道:“不好了,團藏大人。有人襲擊了日向家的族地,抓走了火影大人藏在那里的漩渦鳴人和日向家的繼承人。火影大人下命令集合木葉所有忍者,不惜一切代價找回漩渦鳴人和日向家繼承人。”
  “什么!”團藏終于變了臉色。別人或許不清楚,但是他和轉寢小春水戶門炎這幾位木葉高層卻很清楚。漩渦鳴人是九尾的人柱力,木葉村子里最強儲備戰力,如果被人殺死或者被人擄走,將會給木葉帶來什么樣的后果。更別說,同時被抓走的還有日向家的宗家。如果弄不好,整個日向家都有可能和村子離心離德。
  想到這里,團藏冷哼一聲。“走,帶我去見猿飛日斬!”
  傳話的中忍聽見他直呼火影大人的名字,也不敢反駁。只能帶領著團藏,去往火影所在之處。
  ……………………
  “呃……好痛!”不知過了多久,被打暈的鳴人醒轉過來。腦子里傳來一陣陣的鈍痛,讓鳴人覺得頭暈腦脹。
  “這里是哪?”發現自己雙手被綁的死死的鳴人強忍著腦中的不適,打量起四周的環境來。
  昏暗的房間里點燃著幾盞油燈,火光照得周圍還算清晰,房間里有著一張桌子,坐著之前打暈自己的人和三名沒見過的蒙面忍者。
  而在自己身邊,花火小小身體的穴位上被插上了十幾根千本,人已經陷入了半昏迷之中。但即使在昏迷中,花火的身體也在不住的顫抖。
  “喂!你們這些家伙,快放開她。她已經快堅持不住了。”鳴人沖著坐在桌子旁的幾人喊道。
  系統在心里搖了搖頭,鳴人還是過于天真了。身為階下囚的你,有什么資格來提要求。正好就借這個機會,讓他清醒一點吧。
  果然不出系統所料,坐在桌旁的幾人被他弄得一愣,緊接著都大笑起來。
  其中一名霧忍一邊笑一邊說道:“沒想到木葉的忍者居然會這么天真,他們究竟知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做什么啊!”
  接著這名霧忍走過來,臉上獰笑道:“就讓我來教教你,什么叫真正的忍者吧!”說完重重一拳打在鳴人的臉上。
  鳴人被打的往后面仰去,腦袋猛地撞在了身后的墻壁上,一股鮮血順著臉頰流了下來。
  鳴人大怒的準備反擊,腳下卻一個趔趄。這時才發現自己的雙腳同樣被插了兩根千本,根本使不出力氣來。只能用憤怒的雙眼瞪視眼前的霧忍。
  “哈——還挺有骨氣的嘛。”霧忍再次一拳將鳴人打到了墻上。這次出拳更加狠毒,鳴人胸口一悶,吐出一口血來。
  坐在桌子旁一直觀望的青突然敲了敲桌子,“差不多給他點苦頭吃就行了,他是水影點名要我們完整帶回去的人,不要弄得太過了。”
  “是,青大人。”霧忍連忙住了手,準備回到桌子旁,卻被鳴人一口咬住了腿。
  “啊——”霧忍發出一聲低沉的慘叫,接著就一腳將鳴人踢到了一遍。臉色猙獰的一字一句說道:“不要以為不傷你性命就可以為所欲為了,我們有的是讓你生不如死的辦法!”
  鳴人松開嘴,喘了口氣道:“有什么招數盡管來,我才不會怕你們。但是她已經快不行了,趕快先救她。”
  霧忍聽到鳴人的話,走過去探了探花火的脈搏。臉色一變,跑到桌子旁向著青說道:“不好了,青大人。那個日向家的小鬼堅持不了多久了,我們應該沒辦法把她帶回霧隱村了。”
  青臉色也變了一下,不過很快就轉為笑意。
  “那正好,你們不是一直很羨慕我這只白眼嗎?今天我就現場給你們剝兩只白眼出來,如果你們表現得好,那么賜給你們也不是不可能。”
  幾名霧忍頓時大喜,一個個拍著胸脯保證效忠于青大人和照美冥大人。
  青的臉上也露出笑容,向著身體還在不住顫抖的花火走了過去。這個時候,青突然汗毛立起,身后一股透骨的殺意猛然出現。
  “我——要——你——死!”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15选5预测 老版南京麻将 财神28捕鱼官方下载 海南4 1号码分布图 最准金牌三尾中特料 单机游戏四人麻将 街机电玩捕鱼赢钱 长沙麻将下载 网上兼职赚钱有哪些 雀神麻将推倒胡技巧 股票大宗交易规则 九游棋牌? 东方6 1中3 1多少钱 22选5开奖结果查询 6十1预测专家准确吗 牛的生肖号码是多少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