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來到木葉當系統 > 第二十二章 戰

第二十二章 戰


  血紅色的查克拉如實質般的從鳴人身上噴涌而出,縛住雙手的繩子應聲一節節的崩斷,腿上的千本發出一聲刺耳地悲鳴后倒飛插入地板之中。
  身上的傷口在海量的查克拉之下瞬間愈合,雙手的指甲猛然暴長成如同猛獸一般的利爪,臉上平日里看起來可笑的狐須也同樣變成可怖的妖紋。鳴人抬起低垂的頭顱,露出一雙充滿猙獰暴戾的豎瞳。
  “吼——”具現化的血紅查克拉在鳴人的頭頂上匯聚成一只咆哮的獸首,在鳴人的背后,兩只完全由查克拉組成的尾巴凝聚成型。
  “人……人柱力!”青的臉色巨變,還來不及細想,面前的鳴人咆哮一聲,就沖了過來。
  之前對鳴人拳打腳踢的那名霧忍首當其沖。看到一道血紅色的影子撲到面前,剛剛抬起手持苦無的右臂,就感覺到肩膀一痛,接著就看到自己的手臂已經被扭了下來。
  “啊——”霧忍發出一聲慘叫,連滾帶爬躲到青的旁邊,大聲求救道:“青大人,快救救我啊,您快殺了他。”
  青面色凝重,右眼的白眼處爆出一根根青筋。在白眼的視線里,眼前的鳴人簡直就像一個移動的查克拉能量團。
  斷臂的霧忍見到青不理他,心里滿是絕望。突然他看到了瑟縮在墻角里的花火,心里一喜,不動聲色的爬了過去。
  充滿暴戾之色的鳴人低伏著身體,如同將要撲殺的猛獸一般和對面的青對峙著。
  “哈哈,給我住手,不然我就殺掉她。”斷臂的霧忍不知何時溜到了墻邊,伸出手卡住花火脖子。
  昏迷中的花火被掐的喘不過氣來,腦子被迫醒轉過來后,就感覺到渾身上下痛苦無比。
  青看了一眼那名霧忍,心里暗罵了一聲蠢貨,不過有人去探聽一下虛實也是好的,當下白眼緊盯住眼前的鳴人尋找出手的機會。
  “我數一二三,再不住手我就掐死她!”斷臂霧忍色厲內茬的沖著鳴人喊到,只是當兩人目光接觸,就看到對面的鳴人露出一個猙獰的笑容,接著眼前就看到一片熾熱的金芒。
  咯——咯——咯,斷臂霧忍仿佛生銹的機器人一樣,機械地松開了抓住花火脖子的手臂,接著就用僅剩的左臂,伸出雙指朝著自己的眼睛挖去。
  “不要啊——啊!”無論斷臂霧忍發出怎樣的慘叫,手指都一寸寸深入將他的雙眼插的粉碎,接著毫不停頓的深深插入到了腦子里。
  撲通——,斷臂的霧忍倒在地上,身體還在如同剛被宰殺的野獸一般抽搐。房間里剩下的三名霧忍不僅背后一涼,臉上露出了恐懼之色。
  “上,不殺了他,今天我們誰也別想活著離開。”青對著剩下的兩名霧忍發出命令。“誰要是想逃跑,其余人一起殺了他!”
  三人對視一眼,下了破釜沉舟的決心,一個個拿出手里劍和苦無準備搏命。
  鳴人血紅色的影子沖了過來,不顧背后青在背后打出的水遁-青龍掌,一爪將一名霧忍的心臟洞穿而過,然后反手抓著尸體遮在前面,擋下了射來的手里劍,接著將最后一名霧忍撲在地上,一口咬向他的喉嚨。
  嘭——。一陣煙霧散去,鳴人手里只剩下一截樹枝,用替身術閃到鳴人背后的霧忍手中的苦無兇狠的刺進鳴人的背心。鳴人發出一聲咆哮,揮爪掃向背后,卻被霧忍閃過。同時青的手中將幾根千本甩向墻角的花火,鳴人只得撲過去,一把抱住花火滾到一邊。
  “喂……你。”被鳴人抱著滾到一邊的花火痛苦的哼了一聲,剛開頭準備對鳴人說些什么,就被鳴人丟到了地上。口中咆哮一聲,身體再次撲了過去。
  青和另外一名霧忍見到此景,對視一眼后分別站在屋子的兩端,每當鳴人攻擊其中一個的時候,剩下的一個就會用手里劍攻擊角落的花火,弄得鳴人疲于奔命。眼中的暴戾之色越來越濃,第三條由血紅色查克拉組成的尾巴也開始在背后漸漸成形。
  …………………………
  大蛇丸帶著斗篷人和兜,望著眼前防守嚴密的出口,臉上一臉陰沉之色,這次行動的意外實在太多了。別的暫且不說,霧忍這把被他借來破開牢籠的刀,直到現在還沒有出現,讓他利用霧忍打頭陣的主意落在了空處。
  “大蛇丸大人也有失算的時候呢,看來霧忍們是不想當您這把刀啊。”兜托了一下鼻梁上的眼睛,臉上帶著笑意說道。
  大蛇丸的臉更加陰沉的仿佛要滴出水來,張開嘴用嘶啞的聲音開口道:“愿不愿意當這把刀,從他們來到木葉的時候,就不是他們自己決定的了。”
  斗篷人將臉轉過來,雖然整張臉都被遮在斗篷里,但是大蛇丸依舊感覺到斗篷下刺眼的目光。
  大蛇丸冷冷的開口道:“你有什么想法就說,不用遮遮掩掩的。”
  斗篷人的聲音從帽檐下傳出,顯得有些低沉,但仍然能感覺到說話的人年齡不大。“你的主意,無非就是在霧忍里留下個記號,然后派人將他們所在的地點傳遞給木葉。不過我想,既然對方敢來,應該……”
  “不用再說了!”大蛇丸打斷了斗篷人的話。“你說的沒錯,我剛才試了一下,確實我留下的記號已經被消除掉了。我們不用再等了,現在就準備突圍。”
  這個時候,大蛇丸之前用來查探木葉封鎖的水晶球突然發出亮光,里面的畫面自動轉變起來,最終畫面定格在三代目火影猿飛日斬的老臉上,在他的身邊,還站著團藏、卡卡西等一行人。
  “好久不見了,大蛇丸。”水晶球里的三代老頭臉上面無表情。“你逃不掉,我已經來了。”
  “嘶嘶嘶,猿飛老師。”大蛇丸臉上露出怪異的笑容。“真沒想到,木葉里腐朽的葉和枯萎的根又站到了一起。團藏,你真是令我刮目相看。”
  站在猿飛日斬旁邊的團藏不置可否,仿佛沒有聽到一般立在火影身后,如同猿飛日斬的影子一般。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德甲联赛视频 吉林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王中王资料精选大全 东北麻将属于什么麻将 今天股票开盘情况 王中王 王中王救世网 湘阴推倒胡哈哈麻将下载 天津11选五开奖号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免费下载长春麻将 天津11选5选号方法 平特一肖高手论坛免费 山西天星麻将 甘肃今曰11选5中奖规则 手机打鱼怎么控制输赢 神舟娱乐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