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來到木葉當系統 > 第二十三章 殺

第二十三章 殺


  “呼哧~呼哧~”
  鳴人劇烈的呼吸著,身體上已經遍布利器造成的傷口,一滴滴血液順著已經浸透的衣服流下。再一次撲過去攔住射向花火的手里劍,鳴人身體一陣搖晃,露出如同籠中困獸一般狼狽又可笑的身影。
  “他快不行了,繼續攻擊!”在青的白眼的視線中,鳴人的速度已經慢了下來,見狀兩人的攻勢更加猛烈起來。
  “吼——”當鳴人在次準備撲過去的時候,腿被一只小手抓住。鳴人轉過頭,看見身后不知何時,已經用嘴拔出了插在手臂上的千本的花火。
  鳴人眼中的暴戾之色平靜了一下,但轉瞬之間血色又重新布滿其中,接著就聽到花火強忍著疼痛的聲音。
  “帶上我!”
  鳴人一把將會花火從地上撈起來抱在懷里,用其中一只手護住她,另外一只手撥下來射來的手里劍。
  沒有了花火這個牽制點,即使鳴人只剩下一只手能夠動用。但對于霧忍來說,情況不僅沒有變好,反而變得兇險異常。
  跟隨青過來執行任務三名霧忍,只剩下了最后一名,看著兩個同伴凄慘的死狀,霧忍不禁起了別的心思。
  趁著鳴人和青在另外一旁纏斗,霧忍小心的移動到房間的一個角落里,飛快地伸手結了幾個印,房子的角落里,就出現了一條通往上面的通道。
  “對不住了,青大人。我回去一定會向水影大人和照美冥大人請求為你報仇的!”霧忍飛快的朝青道了一聲歉,接著就身形一閃朝著通道上方而去。
  青早就發現了他的小動作,可笑他自還以為隱蔽,但卻不知道自己的行動在白眼之下無所遁形。不過他也沒有阻止,事已至此,他也確實需要一個人回去匯報消息。
  心里已經有了死志的青也變得無所顧忌起來,不在躲避鳴人的攻擊,拼命的以傷換傷起來。
  青不閃不避的被鳴人一爪洞穿了身體,鳴人臉色一變,想要抽回手臂,卻被青用身體的肌肉緊緊夾住。青臉上露出瘋狂之色的咆哮道:“跟我一起死吧!”
  透明色的查克拉凝聚了在青右手的食指上,帶著決然之色向著鳴人額頭刺去,尖銳的能量刺穿鳴人額頭的皮膚,一寸寸的突破血肉,最后輕輕的觸碰到眉心的頭骨上。
  噗——通,青的尸體無力的栽倒在地上,在他的太陽穴刺進了一根細長的千本,千本的另一頭,被花火小小的手心緊握著。
  “終于殺掉了,哈。”鳴人松了口氣,臉上露出平日里的笑容。接著連續兩次使用破邪返瞳帶來的劇烈地精神力消耗,讓他昏倒在地。在鳴人倒下去之前,耳朵里最后仿佛聽到誰焦急的呼喚。
  …………………………
  嘭——,水晶球被大蛇丸捏成粉碎,大蛇丸轉過頭看著身后得斗篷人和兜開口道:“如果你們兩個還想跟我一起出去的話,現在有什么招數就趕快拿出來吧。”
  斗篷人嘴里無聲的在大蛇丸面前說了些什么,大蛇丸的瞳孔猛然緊縮,接著開口道:“上限呢?”
  “就剛才水晶球里的那個幾個人的話,那么沒有上限。”斗篷人緩緩說道。
  大蛇丸意味深長的看了斗篷人一眼,不再言語。
  片刻之后,猿飛日斬,志村團藏,日向日足和旗木卡卡西就來到了他們面前,四人呈正方形狀將他們隱隱包圍。
  “大蛇丸,將他們交出來,你走吧。”猿飛日斬看著大蛇丸緩緩開口道,周圍幾人除了日向日足臉上露出疑惑之外,團藏和卡卡西都沒有任何的表示。
  “猿飛老師,你這是不忍心抓我嗎?”大蛇丸臉上露出戲謔之色,不等三代老頭回答就轉過頭對日向日足道。
  “日向族長,你是來找你家的繼承人的吧,很遺憾她并不在我這。剛才我好像看見她和一個小子被一群霧忍給抓走了,你現在去追的話說不定還來得及,去晚了說不定那個領頭的霧忍又有兩只新的白眼可以替換了。”
  日向日足聽了大蛇丸的話,臉色劇變,看了一眼身邊的猿飛日斬,見到他點點頭,立刻轉身而去。
  “你加入霧忍了嗎。”猿飛日斬向大蛇丸問道,“我還以為你離開村子后會建立自己的勢力。”
  見大蛇丸沒有回答,猿飛日斬也不在意,他心里很清楚,即使聚集目前村子里所有的人手也很難留下大蛇丸,不過他的目的也不是這個,只要留下他身邊的兩個人就行。
  猿飛日斬將目光轉向大蛇丸身后的兩人,在兜的臉上停留了一會兒后,最后定格在斗篷人的身上。
  “你是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的那個實驗成果吧,說來你也是木葉的孩子,為什么要跟著他。如果是他強迫你的話,不用擔心,有我在這里他不能逼你做任何事。過來吧,孩子。”
  大蛇丸臉上露出玩味之色,同樣將目光轉到斗篷人身上,準備看他如何回答。
  不過很快猿飛日斬和大蛇丸都失望了,斗篷人仿佛沒有聽到一般,站在那里一動不動,仿佛如一座雕像。
  猿飛日斬搖了搖頭,將目光轉回大蛇丸身上,“我最后再問你一遍,你走還是不走。如果你非要與木葉為敵的話,我今天就算失去性命也會把你除掉。”
  大蛇丸吐出舌頭,“那還真是想見識見識您又研究出來什么厲害的術——我的老師,人稱忍術博士的三代目火影。”
  “土遁·土流大河”猿飛日斬手中瞬間結出幾個印,一道洶涌的泥土大河瞬間從大蛇丸三人的腳下出現,除了早有準備的大蛇丸之外,兜和斗篷人根本來不及掙扎,就被腳下的泥石流卷入了進去。
  土遁·土龍彈、火遁·火龍彈,兩道忍術幾乎同時被猿飛日斬從手中結出,破空而去的土龍彈被后發先置的火龍追上,瞬間就轉化成了更為恐怖的巖漿彈。僅僅一瞬間發出三道忍術,忍術博士的實力在此刻顯露無遺。
  大蛇丸哼了一聲,雙手同樣結印準備出手對抗三代老頭的忍術的時候,雙臂卻突然被出現在身后的卡卡西反剪在背后,在卡卡西的左眼之中,幾輪勾玉飛快旋轉起來。
  唯一沒有出手的團藏,也不知道何時出現在大蛇丸身邊不遠的地方,截住了他的退路。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未来云南麻将官网 重庆天天麻将下载 欧冠联赛赛程 天津麻将技巧顺口溜 如何正确炒股 韩国28在线开奖官方 内蒙古11选五走势一定牛 江苏体彩7位数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赛车开奖结果 每天必定赚100元的方法 浙江20选5开奖时间 拖码和胆码怎么选 四方河南麻将官方网站 手机微信打鱼赚钱代理商 血流麻将规则 股票微信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