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來到木葉當系統 > 第二十四章 止

第二十四章 止


  嘩啦啦——被卡卡西抓住雙臂的大蛇丸,身體突然變成一灘破碎的泥土,而在不遠處的一棵大樹的表面上,浮現出大蛇丸那張蒼白的臉。
  咔嚓一聲,還為來得及有所動作的大蛇丸,就被一道真空波給斬成幾截。大蛇丸的身體從樹木中跌出,無力地倒在了地上。
  “別裝了,我知道你不會這么輕易被解決掉的。”猿飛日斬對著面前的空氣開口道。果然,話音剛落,一條龐大的蟒蛇從地面上猛地破土而出。而之前大蛇丸的尸體,也變成了一節干枯地樹干。
  “土遁·土流壁”一面上面雕刻著狗頭的墻壁從地面上拔地而起,向著三代老頭撲過來的巨蟒剎不住自己龐大地身體,狠狠地撞到土流壁之上。
  “團藏,卡卡西,給我困住他一會兒,今天一定要徹底消除這個隱患。”猿飛日斬對團藏和卡卡西開口命令道,雙手飛快的結起印來。
  “影分身之術!”唰唰唰唰,四道影分身瞬間出現在猿飛日斬的四周,同時開始在胸前結起印來。
  轟——大蛇丸的身影再次被團藏一記真空大玉從躲藏中轟了出來。
  通靈·土遁·追牙之術!卡卡西不知何時已經將通靈卷軸貼在了地上,八條忍犬從空氣中鉆出,死死地咬住了大蛇丸的四肢。
  火遁·火龍彈!雷遁·雷龍彈!水遁·水龍彈……五遁·大連彈之術!
  猿飛日斬和四個影分身同時出手,火、雷、水、土、風五種不同屬性的忍術同時在空中匯聚在一起,帶著毀滅性的力量朝著大蛇丸而去。
  身體被牢牢束縛著的大蛇丸劇烈的掙扎著,但忍犬尖利的牙齒穿透他的身體逐漸收緊,費了一番無用功的大蛇丸的腦袋最終無力的垂落下去。
  看著放棄掙扎的大蛇丸,猿飛日斬面色復雜開口道:“在回憶中逝去吧。”
  空中毀滅性的力量轉瞬之間來到,在即將徹底毀滅掉大蛇丸的一刻,大蛇丸抬起頭,一陣風撩開他遮住面龐的長發,露出出一副戲謔而又詭異的笑容。看到這一幕,三代的心臟猛然收緊。
  “我,是不會成為回憶的!”
  隨著大蛇丸的話音落下,空中的五龍連彈驟然靜止,接著體積就瘋狂的膨脹起來,達到了最初的數十倍大小之后,突然轉向木葉村里的聚集地轟去。
  “不——”猿飛日斬發出一聲怒吼,手中各種的防御忍術不停地使出,卻普通泡沫一般被輕易的摧毀。
  團藏和卡卡西也是立刻放棄了手里的大蛇丸,同時施展各種忍術阻攔,但空中膨脹了數十倍的大連彈卻仍然一步步的向著木葉壓去,最后在三人絕望的眼神中進入到了木葉的上空,向著人群落了下來。
  ………………………………
  “喂,醒醒,漩渦鳴人,鳴人。”
  聽著耳旁不停的呼喚,鳴人翻了個身,手臂隨意的劃拉了兩下。
  “啪——”一聲脆響,鳴人感覺臉上一疼,瞬間就清醒了過來,大怒道:“是哪個混蛋打我?!”接著目光上移,就看到跪坐在他旁邊的花火。
  “是你這個小鬼啊。”鳴人撇了撇嘴,“有什么事嗎?”
  “我們要趕快回去,不然接下來會很麻煩父親大人,而且你和我身上的傷也需要盡快的治療。”花火臉上帶著一點點紅色,語氣卻沒有起伏地說道。
  “啊哈哈哈,是嘛。那我們趕緊走吧。”鳴人傻笑了兩聲,轉身就往墻角的出口走去。
  花火在后面,用手支撐著地面想要站起來,腿上卻傳來鉆心的疼痛,又讓她軟倒在地上。看了一眼已經朝外走去的鳴人,有點賭氣的咬了咬嘴唇,繼續嘗試站起來。
  “喂,你走不動怎么不說啊,你這小鬼。”鳴人不知道什么時候又走了回來,看著把頭扭到一邊的花火,轉身蹲下身體。
  “上來吧,我背你。”鳴人彎著腰,扭過臉來露出一個笑容。
  本來想開口拒絕的花火,看見這個傻里傻氣的笑容,話到了嘴邊又咽了回去。哼了一聲,乖乖的爬上了鳴人的背上。
  “嘿——呀”鳴人背著花火站了起來。肩膀上還未愈合傷口因為用力又重新撕開了口子,疼的他一陣齜牙咧嘴。
  “沒想到你個子不大,還挺沉的。”空氣中的氣氛有些尷尬,鳴人試圖開口活躍一下氣氛。
  背后的花火忍不住踢了他一腳,自己腿疼的同時,鳴人屁股上的傷口也被她踢得生疼,兩人同時一陣倒吸涼氣。
  心里不停默念著不能跟小鬼一般見識,鳴人背著花火順著出口走了出去,才發現之前呆的房間是一個建立在地下的密室,難怪打的這么激烈,也沒見屋子被拆掉。
  走出地下后,鳴人快速分辨了一下方向,確定是位于距離木葉不遠的一處樹林里。在樹林里建造地下室,這幫霧忍也夠機智的,鳴人在心里吐槽道。
  “我們先去哪,你家還是醫院?”鳴人向著背后一言不發的花火問道。
  花火低下頭,感受著鳴人身上被鮮血浸透的衣服,沉默了一下開口道:“先去醫院,我要先治傷。到時候,在醫院里請人去告訴我父親消息。”
  “哦,好吧,那你抓緊了。”鳴人將背上的花火往上托了托,開始加速往醫院而去。
  一段時間后,他倆終于走出樹林,已經能夠看到不遠處木葉醫院的后門,頓時讓鳴人精神一振。
  “說起來,佐助那個家伙好像傷還沒好來著?這次又要和那個家伙做病友了。。。”鳴人心里忍不住腹誹了兩句。
  醫院后門的草坪里,佐助拄著拐杖一步步的努力挪動著,春野櫻坐在一旁的扶手椅上注視著佐助的身影。
  “等,等一等,佐助君,你已經鍛煉了很久了,休息一下吧。”春野櫻看著佐助頭上的汗水,忍不住開口道。
  佐助看了她一眼,搖搖頭說道:“鳴人他都已經出院好幾天,可能都已經開始接取任務了,我不能落在他后面。”說完就開始繼續拄著拐杖挪動。
  “先不要管鳴人那種家伙啦!”春野櫻有些激動的喊了一句。看著佐助投來詫異的目光,支支吾吾的解釋道。
  “他總纏著佐助君你不放,果然就是沒有人好好教過他嘛。你看,他……他不是沒有父母嗎!”
  佐助的眼神瞬間變得冷漠無比,目光緊緊盯住春野櫻的臉,春野櫻仍渾然不覺地繼續說著。
  “總是一個人隨心所欲,我要是做出那種事,父母一定會生氣的。他孤身一人,也沒被父母掛念過,所以做什么事都非常任性。”
  佐助一聲冷哼打斷了春野櫻的話,開口道:“我的父母在很早的時候就去世了,我也是你口中的孤兒。”
  “對,對不起。我……我不知道。”春野櫻的嗓音變得干澀無比,想要解釋一下自己并沒有什么惡意,佐助就已經拄著拐杖轉身離去,只剩下春野櫻呆立在原地。
  距離草坪不遠處的一棵樹后,鳴人抽動了兩下鼻子,本來在醫院背后發現了佐助和小櫻的他準備偷偷過來給他們個驚喜,沒想到……
  “你哭了?”背后的花火小聲問道。
  “沒有,我怎么會哭。”鳴人抽動著鼻子嘴硬道,眼淚卻不爭氣的一直從眼睛里流下來。
  背后的花火似乎有些生氣,聲音里帶著惱怒說道:“你剛才差點被人殺掉都沒哭!被人說兩句哭什么!”
  “我沒哭!”鳴人繼續嘴硬,背著花火換了一個方向,朝著醫院正門的方向走去。
  花火看了看自己還算干凈的袖子,努力地將身體往前靠住,伸到鳴人眼前幫他擦干了眼淚。
  “謝謝。”鳴人低聲道。
  “哼——我怕你不小心絆倒了摔到我。”花火哼了一聲回道。
  “哦。”心情低落的鳴人也不想跟她吵架,默默地背著她走進了醫院的大門。
  “轟——”在鳴人走進醫院的那一刻,木葉村里的火影巖處發出巨響,四位火影的巖石巨像被不知道從哪來的強大的忍術轟成了粉碎,所有人呆滯的看著木葉村里的標志性建筑一瞬間變成了歷史,有些人忍不住哭出聲來。沒有人注意到,人群里的角落里,三代目火影猿飛日斬的臉上復雜的表情。
  …………………………
  木葉村外不知何處的地方,大蛇丸看著右眼血流不止的斗篷人,開口問道:“為什么放過他們?”
  已經脫去身上包裹的嚴嚴實實的斗篷,露出除了一頭紅發之外與漩渦鳴人別無二致的樣貌的少年開口道:“不為什么。”
  “嘶嘶嘶,不為什么,真是個好回答。”大蛇丸發出陰冷的笑聲。“看起來你的眼睛雖然威力比真正的漩渦鳴人大,實用性卻差不少啊。”
  “是嗎。”紅發的漩渦鳴人淡淡的回答道。“對了,我剛才給自己起了個名字,以后就你就叫我大獄丸吧。”
  “哼——”大蛇丸發出一聲冷哼,不置可否。大獄丸也不在意他的回應,轉身找了個位置坐下。
  第一卷木葉村里的快樂生活(完)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体彩浙江11选5走势图 白小姐选一码期期准 河南快赢481游戏规则 股票k线分析 湖南幸运赛车综合走势图 pk10平投稳赢 *股票股吧 宝博棋牌游戏可提现 30选5中2个数字有奖吗 浙江11选5预测号码专家 喜迎棋牌客户端 英超直播蓝狐 湖北风采30选5走势图 豪利棋牌官方二维码 西甲一共几轮 浙江体彩20选5机选一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