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來到木葉當系統 > 第二章 故友

第二章 故友


  木葉火影辦公室里。
  三代目火影猿飛日斬疲憊地靠在椅子上,伸手揉了揉眉心。去年的那場變故弄得他身心俱疲,看了眼面前桌子上堆滿需要處理的事務,猿飛日斬錘了錘自己的老腰,心里嘆了一口氣。
  在火影巖被轟成粉碎的時候,三代老頭和團藏卡卡西,為了攔住飛濺往村里的碎石,均受了不輕的傷。
  卡卡西這樣的年輕人還好,很快就恢復了,之后就能帶著自己的第七班四處去執行任務,可自己和團藏這兩把老骨頭,直到現在也沒有恢復過來。自己還好點,聽說團藏這一年一直都在養傷,自己七十大壽的時候,團藏都沒有過來。
  想到這里,即使是猿飛日斬這樣堅定的心性,也不禁生出了退隱之意,但是想到接任的人選,又變得頭痛不已。
  自己的兩個徒弟,綱手和自來也至今也沒有找回來,而阿斯瑪的資歷又尚且不足。其實資歷的問題還好辦,但是阿斯瑪本人卻對自己的安排很是反感。
  自己給他安排了木葉里中流砥柱的豬鹿蝶三大家族的繼承人做弟子,又給他謀劃了顧問之位,日向家那邊也已經打過招呼,所有的路都已經給他鋪平。
  可沒想到的是,本來豬鹿蝶這三個徒弟他乖乖接受了,自己以為他已經愿意聽從自己的安排。可沒想到給他安排顧問之位的時候,他直接把工作都推給了未來兒媳,自己帶著兩個班到處跑,帶完八班帶十班,一年到頭除了交付任務幾乎沒回來過,結果導致兩個顧問的位置,被養好傷的轉寢小春又搶回去一個。
  想到轉寢小春,接著又想到了自己的老伙計水戶門炎,前兩天傳過來消息說已經快不行了。猿飛日斬嘆了口氣,準備抽個時間去見見老伙計最后一面。
  咚咚,敲門聲傳來。猿飛日斬把疲憊的表情收起,沉穩開口道:“進來。”
  一名中忍進來后向猿飛日斬行了禮開口道:“火影大人,您的弟子自來也,我們派出去的人在音忍村附近找到了他,他說辦完一件事后就會回來。”
  “什么!”三代老頭豁然站起,忍不住開口笑道。“好,太好了。讓人給他傳話,一定要盡快回來!”
  ……………………
  鳴人趴在店里的桌子上,苦思冥想著女孩子究竟喜歡啥。
  “那個小鬼的話?應該是喜歡練功吧,每天都要練到很晚才回去。至于雛田。。。。”鳴人猛地抓了抓頭。“我又沒怎么跟她說過話,這我怎么猜得到啊!”
  “猜不到的話,那就去調查一下唄。”系統的聲音在鳴人心里響起,“或者說,你直接去問問?”
  鳴人臉色訕訕道:“直接問這不好吧,我還是找人問問吧,系統你覺得我去問問小鬼怎么樣?”
  系統臉色一黑,鳴人這家伙還真是個作死的好料子,正考慮把獎勵換成一把柴刀的時候,店外突然響起一道厚重聲音。
  “鹿丸,你看這里新開了一家有意思的店,要不要進去看看?”
  “不要,麻煩死了,趕快吃完拉面回去休息。”接著一道懶洋洋的聲音回答道。
  “來都來了,進去看看吧。反正就挨著拉面店,也耽擱不了什么時間。喂!有人嗎?”
  鳴人從桌子上抬起身子,看著兩個進來的客人,臉上突然露出久別重逢的笑容。“鹿丸,丁次,好久不見了啊。”
  “漩渦鳴人!”進來的秋道丁次和奈良鹿丸異口同聲的喊道。
  片刻之后,隔壁的一樂拉面里進來了三個客人,鳴人朝著廚房里面的手打老板大聲喊道:“每人來兩碗拉面,加火腿雞蛋!”
  丁次和鹿丸看著意氣風發的鳴人,臉上露出古怪的表情。
  最后鹿丸先忍不住的開口道:“你不當忍者了嗎?怎么跑這里來開店了?”
  “怎么會?我可是要當上火影的,在這里開店是因為進行社會實踐課。”鳴人將手打老板端上來的拉面推給丁次,開口解釋道。
  “社會實踐課是個什么鬼?”鹿丸被鳴人嘴里冒出來的這個古怪的詞弄得一愣,忍不住追問道。
  鳴人將第二碗端上來的面推給鹿丸,給他解釋道:“就是如何將學到的知識,面對不同的人加以運用的課程。”
  “哦。”雖然不是很明白,但是覺得很厲害的丁次插了句話,“你在這里開店,應該收獲很不錯吧。”
  “還好啦,還好啦。”鳴人咧著嘴笑道。“一個月也就賺十來萬。”
  “噗——”鹿丸把剛吸進嘴里的面湯噴了出去,擦了擦嘴才古怪的看著鳴人說道:“你知道我們一年到頭跟著阿斯瑪老師接任務,才賺多少嗎。”
  鳴人也有點好奇,順著鹿丸的話問道:“多少?”
  鹿丸伸出四根手指,“我們辛辛苦苦跑一年才能賺到40萬兩,這還是阿斯瑪老師照顧我們才有的。大部分的下忍一年最多也就能賺10萬兩吧。”
  “啊哈哈哈,我這么厲害的嘛。”鳴人摸著頭大笑道,一副快來夸我的表情。
  系統在心里撇了撇嘴,暗暗的又給鳴人的社會實踐課扣了一分,明明早就教過了如何虛與委蛇和喜怒不形于色,沒想到到現在還沒學到家。
  看著正在吃面的鹿丸,鳴人突然眼前一亮,湊到鹿丸身邊問道:“我聽說你們第十班和第八班好像都是阿斯瑪老師在帶隊吧,那你們跟第八班的人一定很熟了吧?”
  鹿丸把鳴人湊過來臉推開,剛才鳴人的收入深深地打擊了他一下,虛著眼睛看著鳴人道:“不算很熟,你想說什么?”
  一旁已經吃完了兩碗面的丁次突然接口道:“我跟他們還算熟,鳴人你有什么事情嗎?”
  鳴人果斷放開了鹿丸,湊到丁次身邊,“你能幫我見到其中一個嗎?”
  “行倒是行。”丁次猶豫了一下,“不過鳴人你可不能像以前一樣搗亂啊。”看樣子以前鳴人給丁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是當然!”鳴人拍著胸脯保證道。
  吃完飯后,鳴人和鹿丸在丁次的帶領下前往犬冢牙家而去。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股票推荐群需要下载米聊 20选8最高奖 新手机版福彩3d字谜画 浙江20选5走势图超长版彩乐网 pk10软件 目前最好的娱乐平台是什么 安徽25选5 ewin娱乐棋牌 福利彩票喜乐彩 北京11远5走势图一定牛 多乐彩11选开奖结果 通赢配资 云南体彩11选5走势图 中超战报 欢乐大众麻将全集 排列5选号绝招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