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來到木葉當系統 > 第六章 這章不知道怎么起名字

第六章 這章不知道怎么起名字


  鳴人奪路狂奔,一路跑出很遠,背后也看不見人追來才停下腳步,緊接著感覺有些不對,發現自己頭上頂著什么東西。
  “這是什么玩意兒?”鳴人從頭上摘下來一片小小的布料,疑惑地舉到眼前。
  “住手啊!鳴人!再這樣下去你就要喪失作為人的資格了!”
  “???!”系統沉痛的聲音從鳴人心里傳來,搞得鳴人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
  隨意地將布料揣進口袋里,鳴人臉上露出輕松的表情。
  “呼,可算把任務做完了,可以回到店里睡覺去了,這一天真是累死我咯。”鳴人一副身心俱疲的表情嘆氣道。
  鳴人踏著輕快的步伐往店里趕去,這條長街連通著任務委托點,路上接取和交付任務的忍者們絡繹不絕,很是擁擠熱鬧。
  鳴人倒不擔心自己被堵住,輕松的避開三五成群的忍者小隊們。經歷了一番刺激后的他感覺又有點餓了,決定回去后先去隔壁的一樂拉面那里吃個飽再說,正當他想著一會兒是加一個蛋還是兩個蛋的時候,突然站住了腳步。
  長街盡頭的任務委托點,一名帶著面罩的上忍和三名年輕的下忍從里面走了出來。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名身穿深藍色短袖,臉色冷漠的英俊少年。眼前熱鬧的人群似乎對他沒有一點影響,低著頭沉默的走在路上。
  在落在他身后半個身位的位置,一名粉色頭發的少女緊跟著他,眸中的目光隨著前面少年的身影牽動,身體卻又不敢靠的太近,一副小心翼翼又惹人憐愛的樣子。
  “呼——”鳴人嘆了口氣,不想再繼續看下去,轉過身準備離開。
  “怎么,見到熟人不去打個招呼嗎?鳴人。”系統的聲音響起,“我記得你以前很喜歡湊到他們身邊的吧。”
  鳴人撇了撇嘴,系統喜歡作弄人的毛病又犯了。
  “不必了,因為我剛才想起來你以前經常對我說的一句話。”鳴人直接拒絕了系統的提議。
  系統也有點疑惑,這一年里,毒雞湯他給鳴人灌的太多了,一時之間他也想不起來是哪頓雞湯了。開口追問道:“我說的哪句話?”
  “舔狗不得好死!”
  系統:“……”
  …………………………………………
  火影家中,猿飛日斬緊了緊身上披著的衣服,再次感嘆身體是真的不如當年了。伸出手捧起眼前的熱茶品了一口,一股暖流遍布全身,頓時舒服的哼了一聲。
  猿飛日斬最近心情很好,他的弟子自來也馬上就會歸來,兒子和準兒媳的婚事也將近,就等著中忍考試結束后舉行婚禮。
  去年被破壞的火影巖,也即將修復竣工,說著是修復,實際上算得上是重新制作了。在猿飛日斬強烈的要求下,三代目火影像,使用了他20歲時候那張英俊的臉,每當看到這座雕像的時候,三代老頭總覺得自己又年輕了幾分。
  說起雕像,猿飛日斬又想起來跑去賣小型雕像的鳴人,還說那叫什么手辦?三代老頭搖了搖頭,簡直是不務正業,身為忍者怎么能跑去做買賣,那是普通人才干的工作。
  不過這樣也好,他不愿意出去跑任務而是待在木葉村里,那真是再好不過了。
  之前一年里,自己也顧不過來,等過兩天自己的徒弟自來也回來了,就把鳴人交給他鍛煉鍛煉。
  至于讓自來也接位火影的事,猿飛日斬感覺自己這把老骨頭,還能再繼續發光發熱一陣子,年輕人,還需要再繼續磨練一下嘛。
  想到這里,猿飛日斬開口道:“去把漩渦鳴人給我叫來,告訴他我有事情找他。”
  “是,火影大人。”一旁值班的下忍收到命令,對他行了一禮就走了出去。
  很快,正吃著拉面的鳴人就被拉到了火影家中,鳴人虛著眼看著三代老頭,不滿地開口道:“我正吃飯呢,您老人家找我有什么事?”
  猿飛日斬被他第一句話就差點噎到,最近他對老這個字很是忌諱,不過看著眼前的鳴人,他還是一副笑容滿面的樣子問道。
  “鳴人啊,我聽說你最近在做買賣,怎么你不打算做忍者了嗎?”
  “………………”鳴人一臉無語的表情,弄得三代一愣,暗道他不會真不想做忍者了吧,正準備開口勸導的時候,就聽到鳴人說道。
  “三代目,你是今天第三個問我這個問題的人了。我現在就告訴你,我是不會放棄作一名忍者的!我還等著接你的班呢!”
  “……”這下換成猿飛日斬說不出話來。鳴人有些不耐煩的問道:“所以說,您老人家找我來到底干啥,我還挺忙的。”
  緩過勁來的三代老頭伸手撫了自己兩下胸口,才繼續說道:“鳴人啊,我給你找的老師,最近就要回來了。你做好準備吧,他可是很嚴格的!”
  這句話鳴人但是沒什么反應,在他眼里估計自來也和日向日足差不到哪里去。系統倒是有點復雜的情緒,自來也可不會向日向日足那樣撒手不管,一直相處的話,自己暴露的可能性很大。
  “哦,我知道了。”鳴人不咸不淡的應了一聲,突然想起來什么將臉湊到三代老頭面前,一臉諂媚。
  猿飛日斬被他突然的動作弄得一驚,將身子后火影大椅的后背靠了靠才說道:“你有什么事直接說,我看看能不能辦。”
  “那個,火影大人啊。”鳴人聲音里帶著熱切,“你看我能不能參加中忍考試啊。”
  “中忍考試?不是每個完成10個任務的下忍都可以去嗎?是日向族長不給你報名?”猿飛日斬有些疑惑道。
  “這倒不是,火影大人你忘了嗎?從成為下忍之后,我就沒出過木葉!唯一完成的任務,還是那個我壓根就沒接的鳴人花火拯救任務。再說了,我也沒有隊友啊,我上哪找兩個隊友啊?”鳴人對著三代老頭抱怨道。
  “那我也沒什么辦法。”猿飛日斬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你要是缺隊友我還可以幫你找找人,10個任務都沒完成我就幫不了你了。不能出木葉,你不會去做點抓貓遛狗送信的任務嗎!”
  鳴人也是一臉喪氣,這一年里他除了在日向家里學習忍術,就是和系統學謀略,后面又忙于社會實踐課,根本沒空去抓貓遛狗啥的,費那功夫掙的錢,還不夠自己開店一天掙得多。
  想到這里,鳴人的眼睛突然亮了起來。
  (ps:為本書第一位舵主歐米油加更。今晚還有兩章。)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随州股票配资 捕鱼王游戏 观铭龙推荐股票 王中王心水冰坛资料精选 幸运飞艇全国统一开奖视频 刮刮乐老板为什么不刮 E策略配资 广东36选7预测 股票交易软件哪个好 赛车视频 浙江11选五前三走势图 安卓趣味捕鱼达人 谁有宝博的下载 手机棋牌苹果版真钱 广西快3遗漏数据分析 股票数据接口ap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