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來到木葉當系統 > 第七章 木葉有為青年

第七章 木葉有為青年


  鳴人看了看四周,沒有別人在這里,將臉湊到三代老頭面前賊兮兮的說道:“火影大人啊,我最近發現了我們木葉缺少一種東西。”
  “?”猿飛日斬被他突然的舉動弄得有些疑惑,好奇的問道:“你發現缺少啥?”
  鳴人正色道:“我發現像火影大人您這樣,一心一意投入到木葉建設里的人越來越少了。所有人都被現在好日子養的忘記了木葉的火之意志。”
  被鳴人拍的舒暢不已的三代老頭也是深深地嘆道:“是啊,想當年我們在那么苦的日子,跟著扉間老師四處出任務,把掙來的每一分錢都投入到了木葉的建設里,從來都不叫苦叫累。”
  “再看看這些年輕人,一個個過著這么好的日子,卻只知道為自己一點破事鬧得雞犬不寧,真是垮掉了的一代。唉,我這把年紀了,還要為你們站這最后一班崗,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是個頭啊。”
  “是啊,是啊,火影大人您說的太對了。”鳴人先吹捧了三代老頭一句,接著說道:“但是,村子里學習著三代大人您這樣,一心為了木葉的人還是有的,比如說我就是這樣的一名有為青年。”
  三代老頭聽到前一半還有點飄飄然,到后一半的時候,就感覺出不對來,虛著眼睛看著鳴人道:“哦,你是怎么學習我一心為了木葉的啊。”
  鳴人又往前湊了湊,都快趴到火影的辦公桌上了,“我最近發現,村子里為了修建火影巖,還有為了中忍考試的會場,需要花不少錢吧。”
  聽到鳴人說道花錢,三代也是一陣頭疼,當了火影之后的他就沒有再怎么出過任務,每月只領著固定的死工資。
  而鳴人說的修建火影巖和會場,確實也花費了不少錢,自己作為木葉表率,已經是好幾個月沒領過工資了,最近更是連煙也不抽了,每天捧著以前留下來的陳茶泡水喝。想到再過一陣子阿斯瑪的婚禮,三代老頭心里不禁有些惆悵不已。
  “所以呢,你有什么辦法?”三代老頭深深嘆了口氣,向著鳴人開口問道。
  鳴人臉上露出得逞的笑容,“我覺得,我們木葉村里的委托里,應該加上一個支持木葉建設的長期任務,讓一些像我這樣的優秀青年,能夠為木葉添磚加瓦。”
  三代老頭一下子來了興趣,對鳴人道:“詳細說說。”
  “你看啊,我們可以在委托點的門口,增加一個只要給錢就能完成的任務。”
  “當然金額不能太低,不然顯得我這樣的有為青年不夠為木葉用心。就按照c級一萬兩,b級十萬兩,這樣依此類推吧,正好是比普通的任務酬金高一個檔次。”
  “至于任務的酬金嗎,給錢就太俗了,就送面錦旗吧,以后再弄個什么木葉建設第一人評選大會什么的,就看你的意思了。”看見三代有求于自己,鳴人也不您了,直接稱呼就變成了你。
  三代老頭一副剛剛認識鳴人的樣子,猶豫了一會兒開口道:“你確定這樣干有人會去送……支持木葉建設嗎?”
  “怎么不會!”鳴人拍了一下子桌子,伸手從兜里掏出一個神奇兩棲動物造型的錢包,從里面隨意抽出來十幾張萬兩的鈔票,拍到三代老頭面前。
  “作為木葉的有為青年,我先來支持十次c級的木葉建設,多的給您老人家買兩盒煙。之后不要再抽窮士山了,抽西瀛。”
  三代被鳴人的闊氣震得說不出話來,以他的眼力,在鳴人拿出來錢包的時候,一眼就看到里面至少有百萬兩左右的鈔票。
  他自己年輕的時候就不說了,那時候錢還不值錢。但是他兒子阿斯瑪,一名上忍一年到頭帶著兩個班出任務,也不過能夠掙到200萬兩左右。
  雖然好奇鳴人開的那個什么手辦店是不是真的這么掙錢,但現在不是操心這個的時候。三代把桌上的錢點出來9張,剩下的推還給鳴人。
  鳴人疑惑地看著三代老頭,猿飛日斬正色道:“你說的這個辦法,我同意了。不過我只能讓你送……支持九次木葉建設,你還是去做一次普通的任務吧,不然……”
  到了最后,三代老頭自己也不知道該怎么說了,總不能說自己怕別人在背后戳脊梁骨吧。
  “行吧,九次就九次。”鳴人擺了擺手。“多的錢火影大人拿去買點好茶葉,你看你這茶碗里全是碎末。我很快去做最后一次任務了,到時候我的隊友還要您幫忙找了。”
  說完鳴人就離開了火影辦公室。望著鳴人離去的背影,三代老頭咳嗽了一聲,值班的下忍就來到他面前。
  “去查查漩渦鳴人開的那個店,究竟是賣的怎么樣,最近有沒有和什么人接觸過。”停頓了一下,拿起紙筆寫了一張紙條,將桌上的錢全部包了進去,“把這個交給任務接付處的,讓他們按照上面寫的這樣辦。”
  離開了辦公室的鳴人,徑直前往任務委托點,看著眼前的一堆c級任務,嘴里一條條的念道。
  “火之國大名夫人的貓丟了,不行不行。貓這種動物太難找了,找個旮旯兒一窩誰知道它在哪。”
  “犬冢一族的忍犬需要遛?這個任務倒是挺好,就在木葉,而且輕松。不過他們家的人態度有點不好,就不去受那個氣了。”
  “送信給波之國的橋梁建造師達茲納?波之國有點遠吧,算了。”
  突然鳴人臉色一動,把送信的任務接了下來。等走出委托點之后鳴人才在心里問道:“系統,為什么要我接這個任務?”
  “這個國家里,曾經有一個人,我對他留下來的東西有點興趣。而且你的社會實踐課也到了該出去見見世面的時候了,正好一起辦了。”系統的聲音,在鳴人的心底響起,帶著一點莫名的意味。
  “哦,這樣啊。”鳴人不以為意,接著有點興奮的說道:“我剛才在三代目那里表現的怎么樣?是不是算學以致用了?”
  系統糾結了一會用詞,才在盡可能不打擊到鳴人的情況下說道:“還行吧,就是有些太急切了。很有可能會讓他起疑心。”
  “哦。”
  ps:如果作者說自己因為沒睡夠12個小時所以快要暴斃了,是不是可以少一更((?????)??南上加南)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威尔胜篮球 股票代码大全 云南麻将辅助器 nba直播 不要再打熊猫麻将了 股票行情在线查看 网上棋牌哪个好 微信股票开户 九游棋牌大厅手机版 …? 广西11选5彩票app 虚拟足球e球彩总进球数 福建快3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中特 河北20选五的走势图 四肖选一肖一码期期 长春麻将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