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來到木葉當系統 > 第八章 發卡

第八章 發卡


  第二天早上,整裝待發的鳴人去向代課老師日向日足辭行。
  昨天他接取了前往波之國的送信任務之后,就去找三代老頭要他的隊友。
  猿飛日斬也沒想到鳴人干勁這么足,說走立刻就要走。得虧只是個送信的D級任務,有沒有隊友都一樣。只不過從來沒有出過門的鳴人,他估計走出木葉了,連回來的路都找不到,所以就委派在家休息的卡卡西跟著跑一趟。
  一段時間過后,從日向家里離開的鳴人,后面多了一條小小的身影。
  “我說,小……花火,你為啥要跟我一起去送信啊,不會耽誤你修煉嗎?”木葉的大門之前,鳴人轉過頭對跟在自己后面的花火問道。
  “哼——”花火沒有回答,冷哼了一聲。
  鳴人討了個沒趣,又湊到后面懶洋洋的卡卡西那里,“卡卡西老師,好久不見了啊。”
  “好久不見了,鳴人。你還是這么精神。”卡卡西一臉笑容的向鳴人打起招呼。“佐助和小櫻經常會提起你呢。”
  “…………”空氣突然變得凝固,鳴人嗯了一聲,不在繼續搭話。
  卡卡西也察覺到氣氛不對,但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問題,只能強行轉移一下話題道。
  “說起來這個波之國,我第一次帶佐助他們去出任務的時候,就是去的這個地方,遇到了很有意思的人呢。”
  “哦?”鳴人來了興趣,一旁的花火也將臉轉了過來。
  看到氣氛有所緩和,卡卡西提起精神講述道:“當時第一次出任務,就遇到了著名的叛忍,差一點就被殺掉了呢。”
  “詳細說說,不是說忍者們第一次出任務不會太高難度的嗎?有卡卡西老師你帶隊還這么危險?”鳴人好奇地問道。
  卡卡西回憶了一下,開始對鳴人和花火講述起當時的情況來……
  從出發時候的朝陽初升,到卡卡西講完的時候已經日近中午。
  “最后,波之國的人為了感謝我們,準備把他們建的那做大橋,起名叫佐助大橋,說是要讓所有的后人銘記我們的幫助。”卡卡西結束了講述,抬頭看了一眼已經升到正中的太陽。
  “噗哈哈,佐助大橋……哈哈哈。”聽著心里系統夸張的笑聲,鳴人有點奇怪的問道:“這個名字怎么了?很好笑嗎?”
  “沒什么,沒什么。”系統忍住笑聲,心想要是鳴人知道那座大橋本來會起名叫鳴人大橋,現在應該是什么表情。
  鳴人有些莫名其妙,不過很快忍住了笑聲的系統的聲音就再次傳來,“鳴人,你從卡卡西的話里,猜到我讓你去渦之國的用意了嗎?”
  “這……”鳴人還真沒想這么多,聽到系統的話,他開始猜想起其中蘊含的用意起來。
  火之國地勢平緩,廣大的丘陵遍布于整個國土之內,此外還有非常多的森林資源。比如說現在,以卡卡西一行人忍者的行程,走了半天也沒有走出這處森林。
  正在苦思冥想的鳴人的肚子突然響了兩聲,從沉思里清醒過來的鳴人不好意思地,摸著頭笑了笑。
  “也差不多是該休息的時候了,大家先停下來休息一下吧,吃點東西,恢復體力再上路”卡卡西看了一眼周圍,開口道。
  三人很快在森林里清理出一塊平地,卡卡西用木頭削了幾個座位,三人圍成一圈對坐。
  鳴人坐在木樁上,看著卡卡西從懷里掏出來一瓶兵糧丸,一旁的花火也拿出來一塊白布包裹的點心,有些發愣。
  卡卡西看了一眼沒有拿出任何東西的鳴人,對他晃了晃手里的瓶子,“怎么樣。最近正在練習廚藝的小櫻知道我要出門送給我的,你要不要來一顆?”
  鳴人聽到卡卡西的話,臉色一變,但是肚子不停傳來的饑餓感,讓他想起了,系統給他講過的嗟來之食的典故。正考慮自己究竟要怎么做的時候,一只小手托著幾塊點心遞到他面前。
  “給,這是姐姐做的。你要感謝的話,就回去感謝姐姐吧。”花火不由分說的將點心塞到他手里,然后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鳴人愣愣地看著自己手里的點心,不知道該說些什么。良久將點心塞到嘴里,一股甜味從嘴里蔓延開來。
  休息了一陣子之后,一行人再次出發,這次鳴人不再一直往卡卡西那邊湊,花火也會偶爾回答上他兩句話。
  “系統,為什么我老覺得她有話跟我說?是我的錯覺嗎?”鳴人看到不時從他身邊走過的火花,疑惑地向系統問道。
  “emmmmm,你沒發現她今天有什么不一樣的地方嗎?”系統忍不住給了鳴人點提示。
  “不一樣的地方?”鳴人把身邊的花火從頭到腳掃了一遍,卻一無所獲。
  “我沒覺得有什么不一樣地方啊,你是說她今天態度有點不同?”
  系統撫了撫額頭,再次提示道:“你再仔細看看,往上邊看。”
  鳴人再次將目光轉過去,仔細打量著花火的小臉。沒過一會,臉色變紅的花火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系統你直說吧,我是真看不出來。”鳴人一副放棄治療的樣子。
  “你這雙眼真是瞎了!”氣的快要暴斃的系統怒氣沖沖的吼道。“給我看頭發上!”
  聽到系統最后的提示,鳴人才發現,花火頭發上戴的不是平日里那朵櫻花,而是一枚八重櫻造型地精致發卡。
  “……系統,這個發卡不會是昨天我送給她的禮物吧。”鳴人臉色古怪地在心里偷偷問道。
  “嘖,鳴人你總是在奇怪的地方這么敏銳,你要是平日里也能像這樣的話,說不定,嘿嘿嘿嘿嘿嘿。”系統說到最后,發出一串詭異地笑聲。
  被系統弄得摸不清頭腦的鳴人也不在意,跟系統相處的久了,總能覺得系統的笑點異于常人,不過平時系統還是很可靠的。
  想起系統平日里的教導,這個時候應該去贊美一下女孩子,鳴人快步向花火走了過去,摸了摸頭露出傻笑道。
  “啊……那個,很漂亮,發卡很適合你。”
  猛地聽到耳邊傳來的話,花火轉過身體,伸手擋住變得通紅地小臉。
  “嗯。”仿佛剛出生的小貓一樣的聲音應道。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弈乐贵州捉鸡麻将安卓版 幸运农场技巧 新人怎么做网络灰产 福建快3基本走图 管家婆四肖期期准一期 黑龙江体彩6十 开奖号 美人捕鱼棋牌 平阳台炮麻将下载 篮球的篮怎么写 广西棋牌合浦十三张 中国股市行情 幸运赛车的开奖网 重庆幸运农场合法吗 35选7第25期开奖结果 龙江福彩p62开奖 全民捕鱼红包版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