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來到木葉當系統 > 第十章 拯救與寬恕

第十章 拯救與寬恕


  夜晚,達茲納的家中。
  看了一眼在一旁睡得四仰八叉的達茲納的孫子,鳴人輕輕揭開被子,起身從床上坐了起來。
  作為一個小島國的波之國,即使是位于島中心的國都,也無法避免那悶熱潮濕的環境。從小生活木葉的鳴人,對這樣的住處有些水土不服,在床上翻來覆去許久之后,終于還是忍不住穿上衣服起身。
  穿好衣服的鳴人,坐在屋子門口的臺階上,一手托著腮。眸子里的光彩不停變幻,幾次動了動嘴角,似乎想說什么又最終放棄。
  系統在鳴人的身體里冷眼旁觀,對于鳴人目前的心思他也能猜出個大概。
  從系統來到這個世界上,可以說是和鳴人相處最久的人了,今天系統的話讓鳴人感到難以接受,但是內心里又絕不想失去系統這個朋友,現在恐怕腦子里已經一團亂麻了。
  對于無論身體還是心理,都還只是個孩子的鳴人來說,要他用自己的意志來決定別人今后的生命生活,確實有些超出他的承受能力。
  系統在心里嘆了口氣,無論他的自由度有多么的高,但是他的本質還是一個叫做最強培養系統的東西,無論他做什么,第一要務都是培養宿主,為此哪怕過分一些,他也能下得去決心。
  “你覺得達茲納這個人怎么樣。”系統突然開口道。
  “達茲納?看起來對我們很熱情,應該也很重情義,卡卡西老師以前幫過他,他一直都記得。”突然聽到系統的聲音,鳴人卻沒有露出意外的表情,想了想在心里對系統說道。
  “嗯,你說的確實是他身上的優點沒錯,不過他這個人有幾個缺點,你發現了嗎?這是個任務哦,如果完成了我就獎勵給你個s級的忍術,非常適合你的那種。”系統帶著誘惑說道。
  鳴人也來了興趣,系統給他的東西除了那兩個禮物之外,其他的都很有用,包括他那個手辦店,也是靠系統的獎勵才開起來的。
  “頑固,有口癖,愛喝酒算不算?”鳴人試著回答道。
  “我說的可不是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給你個提示吧,卡卡西他們第一次來的時候的經歷。”
  “卡卡西老師,和佐助第一次來的時候的事?”鳴人嘴里喃喃自語道。
  “好了,提示已經給你了,這不僅是考試,還是提示哦。”系統的聲音帶著戲謔道。
  鳴人腦子里的畫面閃動,一會是卡卡西上午的時候講述的經歷,一會是系統剛才說的話。一段時間后,鳴人的臉色沉了下來。
  “系統,真的是像你說的這樣嗎……”
  “能做第一次,自然也能做第二次。”鳴人的話還沒完,就被系統打斷了,“不愿意相信的話,你自己試試不就好了。說到底這也只是我自己的猜測,我個人倒是更希望這世界上好人多一點呢。”系統嘴里唏噓道。
  “可惜,終究是天不從人愿啊。”
  隨著系統的聲音落下,屋外墻角處發出一聲細微的響動,一道黑影猛地撲到臺階上的鳴人面前,手中銳利的匕首兇狠地向著他的喉嚨抹去。
  啪——,鳴人伸出右手擋在脖子上,瞬間多出了一道深可露骨的傷口,同時還伴隨著一股麻癢的感覺。
  黑影用力準備收回匕首再次攻擊,匕首卻紋絲不動,當即棄了匕首從腿部再次拔出來一柄。
  鳴人手中握著之前那把匕首的鋒刃,鮮血順著掌縫涌出,隨手將匕首丟到一邊,站起身直視著眼前的黑影。
  “為什么不用破邪返瞳殺掉他,以你的實力,剛才完全可以反應的過來吧?”系統在心里問道。
  鳴人抬起頭,看了一眼自己右手上的傷口,本應該很快就會愈合的傷口,因為匕首上涂磨的劇毒而變得緩慢無比,一道道新生的肌肉擠開潰爛的腐肉,緩慢而堅定的生長著。
  “因為,我還是抱著一線希望。”
  鳴人的話換來了系統的一聲輕嗤。“難道你想著不聽到答案,就可以裝作不知道了嗎。”
  “放心,我不會欺騙自己。我會親手抓住他,問出答案的。”鳴人甩了甩手,將血液甩干,然后微微低伏身體,做出一個爆發的姿勢。
  沒有任何意外的,黑影很快就被鳴人打到在地上,除了那把涂毒的匕首,并不是忍者的黑影刺客根本沒辦法對鳴人造成任何傷害。
  看到鳴人收拾好了刺客,和達茲納睡在一屋的卡卡西也打開門走了出來。
  “干的不錯,鳴人。比我還早察覺到了入侵者,還漂亮的收拾掉了他,剩下的就交給我,你回去休息吧。”卡卡西一把提起來刺客,就往屋里走。
  卡卡西走了幾步,就發現鳴人也跟在他背后,卡卡西嘆了口氣,卻沒有再讓鳴人離開。
  卡卡西進了門,隨手將刺客丟在達茲納面前,遮住整張臉的面罩下看不出表情,但是聲音卻明顯帶著疏離道:“達茲納先生,解釋一下吧。”
  “這個,老夫也是超不知道怎么回事。這件事跟老夫真是超無關。”達茲納臉上帶著茫然道。
  卡卡西轉過頭,對著鳴人說道:“去叫醒日向小姐,我們現在就回木葉,正好鍛煉一下你們的夜行能力。”
  “嗯。”鳴人應了一聲,轉身往門外走去。
  “請慢!”達茲納從座位上一下子站了起來,跑到屋門前展開雙臂攔住鳴人。“請給老夫一個超解釋的機會。”
  鳴人抬頭看了一眼面前的達茲納,即使理解他的做法,但是心底里還是忍不住升起了一絲厭惡。鳴人轉過頭看了一下卡卡西,見到他點頭之后,重新走了回去。
  達茲納露出松了一口氣的表情,接著跑到卡卡西面前做了一個深深地土下座。這次卡卡西沒有避開,只是冷眼看著他。
  達茲納臉上露出苦笑,“沒有事先說明是我的不對,卡卡西先生,我向你超道歉,還有這位年輕的忍者。”
  不等兩人回答,達茲納接著說道:“自從上次卡卡西先生和佐助先生幫助我們消滅了卡多之后,波之國重新恢復了寧靜,佐助大橋的修筑也不再有人來搗亂,我們都對這樣的生活超滿足。”
  “可是前一陣子,波之國來了一伙人,他們集結了卡多之前留下的手下,準備像卡多那樣再次掌控波之國。而且他并不像卡多那樣只是把波之國當成一個倉庫,而是想把整個波之國變成一個巨大的加工廠,讓所有人都為他工作。”
  “現在,大名已經被這伙人控制,他們派來人要我加入他們,不然就要殺掉我并且奪走佐助大橋。如果讓他們成功,波之國一定會變成以前那個樣子。卡卡西大人,求求你再次救救波之國吧!”
  達茲納說完,頭顱對著卡卡西猛地磕在地上,一股鮮血從地上滲了出來。
  在地上趴了一會兒,沒有得到卡卡西任何反應的達茲納猛地抬起頭來,嘴里毅然決然的說道:“如果卡卡西大人對我欺騙您的事感到不滿,我愿意以死謝罪,只求卡卡西大人您再次拯救這個國家吧!”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码不码是什么意思 有什么网络游戏可以 河南11选5走势图 四川金7乐奖金规定 沪深股市行情 哪里有好玩的棋牌游 手机炒股app下载 幸运赛车计划神器 黑龙江11选5前三组走势图 0投资网上赚钱 湖南幸运赛车 浙江快乐彩 玩法 今天的股票为什么下 好玩棋牌游戏平台 陕西11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