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來到木葉當系統 > 第十一章 藥

第十一章 藥


  聽完達茲納的話,卡卡西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地開口道:“達茲納先生,這是第二次了吧。”
  達茲納伏在地上的身體一顫,沒有回答。
  “第一次的時候,達茲納先生你將至少A級的任務謊稱為C級,如果來的不是我和佐助的話,恐怕早已被再不斬殺掉了。”
  “在發現任務等級不對之后,我們本可以拒絕繼續履行護送,但是我們還是秉承著契約精神將你送回了波之國,順便還幫助你們解決了卡多的威脅,我們沒有做的對不住你的地方吧。”
  隨著卡卡西的話,達茲納的頭垂的更低,同時沒有任何辯解。
  卡卡西的聲音愈加低沉,“而這一次,達茲納先生你又用D級的送信任務,來騙取我們的幫助。你希望我們能夠拯救你們,可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來的只有鳴人自己的話,他的命又要誰來救。”
  達茲納猛地從地上抬起頭,額頭的鮮血順著臉頰流下,大聲喊道:“不是的,卡卡西先生。這一次的對手并沒有卡多那么強大,對于你們來說是輕而易舉的。”
  卡卡西搖了搖頭,對鳴人開口道:“去叫上日向小姐,我們走吧。”
  鳴人再次站起來準備出去,跪在地上的達茲納一把撲過來抱住他的腿。
  “卡卡西先生,波之國實在是太窮了啊!我也不想欺騙您的。”
  達茲納的大喊聲驚動了其他屋子里正在睡覺的幾人,一陣淅淅索索穿衣的聲音后,其余幾人也都到來。
  達茲納的孫子伊那里,看著爺爺滿臉是血地跪在地上,抱著鳴人的大腿,一旁還扔著個身份不明的黑衣人,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的他畏懼地躲到養母背后。
  花火也走到鳴人的面前,用眼神詢問道,鳴人搖了搖頭,示意她聽從卡卡西的決定。
  “鳴人,你覺得我們應該怎么辦?”卡卡西突然轉過頭,對著鳴人詢問道。
  鳴人一臉愕然之色,他沒想到卡卡西會將這件事交給他來決定,心里的滋味瞬間變得復雜無比。
  “系統,我該怎么辦?”苦惱鳴人在心里向系統問道。
  系統沒有起伏的聲音傳來,“你不是已經決定了嗎?問我也只是確定一下自己的對錯罷了,難道多一個人跟你一樣的選擇你就會好受點?鳴人,我可不記得教給過你怎么逃避問題。”
  “是啊,系統你說的對,我這樣做,只不過是想逃避罷了。”鳴人的在心里對系統回答后,將腿從達茲納的懷抱往外抽,但是達茲納抱的很緊,一時之間抽不出來,鳴人眼神一凝,用力將達茲納甩到了一邊。
  看到鳴人的動作,卡卡西也明了他的選擇,站起身來說道:“回去之后,我會向火影大人申請,三年之內不會接受波之國任何B級以下的委托,再見了,達茲納先生。”
  伊那里看見自己的爺爺被鳴人甩飛,一下子從他養母背后沖到鳴人面前,揮動自己的拳頭道:“不虛欺負我爺爺。”
  “住手!伊那里!”從地上爬起來的達茲納咳嗽了一聲,攔住伊那里。
  “事已至此,就讓老夫用性命來向卡卡西先生賠罪吧。”說完從地上的忍者手里拿過匕首,朝著自己的胸膛刺去。
  叮——當——,達茲納手里的匕首被一旁的鳴人打的脫手。鳴人看著他開口道:“如果我是你,就不會把性命白白浪費在這種地方,你有自盡的勇氣,還不如留著跟你的敵人去拼命。”
  “走吧,鳴人,花火。”卡卡西率先走出了屋門,轉頭對鳴人和花火喊道。
  鳴人和花火一言不發地跟著卡卡西走了達茲納的家門,留下院子里的臉上掛著恐懼,失望,悔恨等復雜表情的一家人。
  深夜里無人的馬路上,腥咸的海風順著街道吹過,不僅沒有帶來絲毫涼意,反而更加讓人煩悶不堪。
  “鳴人,花火,你們覺得是任務重要?還是伙伴的生命重要?”走在前面的卡卡西突然問了一個毫不相干的問題,弄得鳴人和花火都是一愣。
  “當然是伙伴更加重要!任務失敗了可以重來,伙伴失去了會后悔一輩子。”鳴人不假思索的回答道,一旁的花火也是贊同的點了點頭。
  “是嗎,是這樣啊。”卡卡西像是回答他們,又像是自言自語了兩句。
  “你們會不會覺得我剛才的決定太無情了?”卡卡西停了一會,再次開口問道。這個時候的天邊,已經漸漸出現了一絲的光亮。
  “如果說對錯的話,卡卡西老師的決定是完全正確的,我們本來接到的,就只是送信而已。”鳴人再次開口回答道,既像是回答卡卡西,又像是回答自己。
  “論對錯的話是對的,論人情的話是錯的,你的意思是這樣嗎?哈哈哈。”卡卡西沒由來的笑了一聲。
  不多時,幾人已經到了波之國的港口,當初卡多就是在這里將波之國的物產裝上船,賣到各個國家里去。
  在港口不遠的地方,即將竣工的佐助大橋佇立在海水中,仿佛一條看不見盡頭的巨蛇一般呈現在海面上。
  “卡卡西老師,為什么當初的卡多沒有炸毀這座橋呢?這座橋一旦修成就會打破卡多的壟斷,但是以他當時的權力完全可以毀掉這座橋的吧。”鳴人突然開口向卡卡西詢問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或許卡多認為有他在,這座橋永遠也修不成吧?”卡卡西不確定的回答道,鳴人還未來的及說什么,就聽到心底里的系統發出一聲嗤笑。
  “系統,你知道為什么嗎?”鳴人看了一眼卡卡西,卡卡西已經找了個位置坐下,等著天亮之后船工到來。
  “你覺得,這座橋對于波之國的人來說,是什么?”系統沒有正面回答,對著鳴人反問道。
  “大概是,‘希望’吧,這座橋,是他們對打破卡多壟斷,不再被壓迫的希望。”鳴人想了想道。
  “對,你說的沒錯,這座橋的確是希望。”系統肯定了鳴人的回答,不等鳴人高興,系統接著說道。
  “所謂希望,就是對得不到的東西的期盼,只要還有希望,人就有繼續堅持下去的力量。”
  “而只要還有這座橋,波之國的人就會還抱有希望,就能夠忍得住卡多的欺壓。對于卡多來說,這座橋就是他留給這個生病了的國家,一碗有毒的藥。”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三分彩是正规的嘛 捕鱼平台游戏 国内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新疆11选5走势图表 2019能赚钱的网络游戏 黑马配资网 今天江西快三开奖查询 河南快赢481最近100期 湖南快乐十分数据分析助手 捕鱼达人千炮版破解版 老公隐瞒炒股亏了260万 双色球开奖结果双今天 王中王免费精选资料 股票分析软件下载 湖南十分彩现场直播 江西11选5赢钱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