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來到木葉當系統 > 第十六章 秘技

第十六章 秘技


  鳴人兩眼通紅地盯著佐助,大有一言不合血濺當場的氣勢。
  而被鳴人捂住嘴巴的佐助,下巴不住的抽動,身體也同時在奮力掙扎著,可以預想一但松開,一定會發出刺耳的笑聲,想到這里,鳴人捂住嘴巴的手不禁捂得更緊。
  “佐助君的心什么的,已經無所謂了。屆不到的愛戀,已經不需要了。因為已經不再有人,值得去愛了。”
  正在拉面店里佐助和鳴人互相僵持不下的時候,一道仿佛從地獄里傳來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不同于背對著門口的鳴人,聽到外邊聲音的佐助忽然表情大變,連忙眨著眼睛示意鳴人松開。
  “我松開你,你不能笑!同意我就松手。”鳴人對著眼前瘋狂給他示意的佐助說道。
  佐助連忙眨著眼表示同意,讓鳴人趕緊松開。
  被鳴人松開的佐助剛剛站穩喘了一口氣,抬頭看見眼前鳴人的裝扮,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啊啊啊啊啊!”鳴人大怒道。“該死的佐助!你這家伙說話不算數!”接著就縱身一躍,朝著佐助撲去。
  之前因為過于震驚而被鳴人抓住的佐助,又怎么會再次讓他得逞,輕輕一閃,就避了過去。
  “佐助君什么的,已經……誒?佐助和鳴人?”地獄般的聲音像是發現了什么,突然的變回了少女的聲音。
  佐助聽到春野櫻的聲音,身子僵硬了一下,接著就被兩眼通紅,瘋狗般的鳴人給撞到了餐桌上,接著滿滿的一碗一樂拉面,夾雜著幾個吃完的空碗,就落在了兩人身上,濃郁的湯汁直接濺了一頭一臉。
  佐助:“……”
  鳴人:“……”
  雛田:“……”
  春野櫻:“你在搞什么鬼啊!該死的鳴人!”
  …………………………
  隔壁的木葉特色產品專賣店里,從浴室里洗干凈身體的鳴人和佐助互相怒目而視。而在隔壁的一樂拉面店里,雛田和春野櫻正拿著兩人的衣服,借助手打大叔的爐子烘干。
  “這個該死的鳴人,為什么要穿的跟佐助君一模一樣,我還以為……”說到這里,饒是春野櫻也臉蛋泛紅,說不下去了。
  一旁的雛田默默地拿著著鳴人的衣服,將已經干了的一面翻過去繼續烘烤。
  沒有聽到雛田的回答,春野櫻有些好奇的問道:“雛田我記得你好像是大戶人家的小姐吧,為什么會和鳴人混在一起呢,而且還會幫他烘干衣服。”
  “因……因為,鳴人君……”雛田的聲音越來越低,最后變的如蚊吶般細小,小櫻怎么用力去聽也沒有聽清楚。不過無所謂,反正她也不是很在意。
  “我說,雛田你知道嗎?”春野櫻突然嘆了口氣,“我從很久之前就開始喜歡佐助君了,剛才在外面看到那一幕,真是把我嚇壞了呢,還好只是鳴人這個家伙又在搞怪。”春野櫻拍著胸口,一副心有余悸的樣子。
  雛田在一旁安靜地聽著春野櫻說話,等到她停止講述的時候,突然問道:“為什么小櫻會喜歡佐助同學呢?”
  沒想到一直安靜坐在身邊的雛田會突然發問,而且問題還這么犀利,小櫻一時間愣住了,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看見春野櫻愣住的樣子,雛田善解人意的沒有追問,站起身來,用手去查探衣服還有沒有濕的地方。
  “也沒什么不能說的。你看佐助君他很帥吧,又那么優秀,什么都是第一,有非常多女孩子喜歡他。”春野櫻一邊找著贊美的詞匯來形容佐助,一邊同樣站起身來去查探衣服。
  雛田點點頭,沒有說話。衣服已經基本上干了,準備收起來送到木葉特色產品專賣店里去。
  當雛田的手碰到衣服的時候,突然發現了一個問題,手頓時僵在了那里,而一旁同樣僵住的春野櫻,很明顯也同樣意識到了問題。
  “這兩套一模一樣的衣服,到底哪件是誰的啊?”
  最終在隔壁傳來鳴人的催促聲中,按照春野櫻的認為新的肯定是佐助的,舊的是鳴人的分配方式送了回去。這個過程里,雖然雛田很想表示鳴人的衣服其實看起來也挺新的,但是最終沒有開口。
  “喂!喂!快給我啊!”鳴人躲在浴室門后,用門板擋著身體,只露出頭和一只光溜溜的手臂,對著兩人揮舞到。
  又廢了一番功夫之后,穿好衣服的佐助首先離去,緊接著春野櫻也跟著告辭,店里只剩下了鳴人和雛田兩個人。
  “啊哈哈……今天真是多虧了你啊,雛田。”鳴人不好意思地摸著頭傻笑道。“請你吃飯也沒有吃完,真是抱歉。”
  “不,沒事的,鳴人君。”相處了一整天的雛田說話也不再那么拘謹。“今天一天我很開心。”
  “啊哈哈哈,是嗎。那真是再好不過了。”鳴人說完之后,空氣陷入了沉默之中。
  似乎是察覺到空氣里的氣氛不對,雛田也起身告辭,臨走的時候,才想起來自己今天來的目的。
  鳴人的代課老師日向日足,已經為他報名了中忍考試,影分身的假身份登錄,也已經被三代老頭安排好了,雛田今天來就是告知鳴人這件事的。
  送走了雛田之后,鳴人一把癱倒在店里的靠背大椅上。
  “呼——,真是累死我了。系統你每次給我做的這種莫名其妙的任務,都是這么累人。”鳴人在心里對著系統抱怨道。
  “是嗎?我怎么不覺得?”系統發出一陣看了好戲的笑聲。
  “之所以你覺得累,是因為你還沒有把本事學到家。怎么樣,要不要學學我最強的本事‘秘技·九艘跳’啊,哈哈哈。”
  “算了吧,你可別害我了,一聽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經東西。我還有你之前給我的忍術沒學呢。”
  鳴人一邊拒絕系統不靠譜的提議,一邊往兜里去掏摸放在口袋里的系統獎勵。緊接著,他就發現了一個問題。
  “系統,出大事了!”鳴人慌張道。
  “怎么了?”系統有些疑惑,這個時間段能有什么大事。
  “你給我的秘奧義·萬雷天牢引,我給弄丟了!”
  另外一邊,回到家中的佐助,從兜里掏出來一個小小的手里劍。
  “奇怪,手里劍不都是放在忍具包里的么?怎么口袋里也有?”佐助的嘴里嘀咕道,順手將它放進了忍具包里。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如何判断股票涨停 北京麻将上楼规则 上海时时乐购彩平台 大连娱网棋牌游戏大厅 2020香港最快结果 海王捕鱼猫大爷怎么才能高分 黑龙江彩票11选五开奖查询 幸运赛车组二 黑龙江11选5开讲结果 网络游戏兼职赚钱 安徽11选五前三组选走势图 网络免费赚钱项目 重庆幸运农场选一技巧 喜乐彩和值走势图 贵州11选五一定牛遗漏 pc蛋蛋数据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