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來到木葉當系統 > 第十九章 嘭!

第十九章 嘭!


  在教室里終于平靜下來之后不久,臉上帶著兩道狹長刀疤的考官終于來到了教室里。
  “我是中忍選拔,第一場考試的考官——森乃伊比喜。”身著一身黑衣,有著一張方正嚴肅的臉龐的考官對著下面的考生們開口道,聲音如同刀劍一般鏗鏘有力。
  看見下面學生都老老實實的坐在座位上,森乃伊比喜滿意的點了點頭繼續道。
  “現在來宣布一下規則,我向你們講清楚。”
  “一:未經考官允許,絕對不可以進行私斗!”
  “二:即使考官允許,也絕對不可以采取致對方于死地的行為!”
  “現在,有人有什么不同意見嗎?”
  教室里一片寂靜,沒有人表現出異議。
  森乃伊比喜臉上擠出一個猙獰的笑容。
  “很好,都是聰明人。剛才如果有敢反對本大爺的蠢貨,會被立即淘汰,他的隊友也會跟著他一起從這里滾出去。”
  下面的一些學生不禁露出慶幸之色,幸好自己之前沒有跳出來作死。
  “那么,現在中忍選拔考試第一場,現在開始。”
  負責分發試卷的中忍速度很快,不多時就驗證完了考生的身份證明,并分發了試卷。
  “什么啊這是……”鳴人拿起眼前的試卷,“這樣的試卷,我怎么會……答的出來啊!”
  系統君通過共享鳴人的視角,掃了一眼試卷,不由在心里撇了撇嘴。
  按照系統自己給忍者的定位來說的話。在他眼里,忍者學校學生大概相當于小學生,下忍們相當于初中生,而中忍則相當于高中生。
  按照這樣的對應的話,中忍考試應該相當于系統君所在世界的中考。
  但是眼前這張試卷,讓系統君來評價的話,頂多能拿去考三四年級的小學生,不由得讓系統君長嘆這個世界對于文化教育的缺失。
  站在講臺上的森乃伊比喜目光掃視過全場,最后不動聲色地停留在鳴人身上。
  早在考試開始之前,三代目火影將他找過去進行了一次談話。
  本來他以為火影大人要談的是關于除木葉外考生通過率的問題,卻沒想到是讓他無論如何,都不要通過一個考生。
  “事關重大,我不能詳細告訴你。但是伊比喜,務必不要讓他通過考試。”記憶里在火影的家中,火影大人一臉慎重的對自己說道。
  “可是火影大人,如果他沒有作弊就通過了考試怎么辦?”當時的伊比喜疑問道。
  “你放心,他是不可能自己答出題的。鳴人要是能自己做題,我就當場把這煙桿吃下去。”三代火影信誓旦旦的對自己說道。
  想到這里,為了不負火影大人的重托,森乃伊比喜搬起自己的凳子,啪的一聲,放到鳴人的桌子旁邊,然后坐下來兩眼直勾勾的盯著鳴人。
  “搞什么啊,這個考官為什么這么盯著我。。。”鳴人被盯得頭皮發麻,肚子里腹誹道。
  “系統,系統,聽到請回答。這題怎么做啊?”哪怕經過系統的題海訓練,鳴人也就做出了2道題,卷子上足足還有七處空白。
  “……”系統君一陣無語,看樣子要加快鳴人三年高考五年模擬的進程了。
  坐在鳴人一旁的雛田,看到鳴人抓耳撓腮的樣子,便將自己的試卷展開擺在身前。
  “啪——”雛田剛把試卷擺開,一只大手就蓋在了上面,考官伊比喜用他那小孩子聽了會嚇哭的聲音開口道。
  “將自己的試卷保護好,意圖泄露給他人同樣按作弊處理。”
  “是……”雛田被嚇得一哆嗦,顫抖的手好不容易才將試卷收了回去。
  “系統,你到底有沒有辦法啊。”鳴人看見時間一步步流逝,有些焦急道。
  “這個,關于查克拉的運行,我也不是很懂。”系統有些尷尬,“那些數學題我還是能做做的。”
  在系統的幫助下,鳴人又做完了四道題。
  “系統你覺得,答六道題我們能過關嗎?”鳴人抱著僥幸的心里問道。
  系統有些牙疼,他也沒想到為什么考官非要坐在這盯著鳴人,而且他剛才通過共享視角,鳴神和鳴鬼那里,也隱隱地被盯住了。
  “莫慌,還有不少時間,一定能想到辦法的。”系統安慰著鳴人。
  在鳴人被盯得死死的時候,教室里其他人紛紛各顯神通,什么血繼限界,什么偵查忍術的,整個教室里群魔亂舞,真正認真做題的只有春野櫻一個人。
  “嘶——”系統君突然想出了一個不是主意的主意。“鳴人啊,你還記得我以前教過你的三十六計嗎?”
  “你是說,走為上策?”鳴人試探著問道。
  “我呸,我說的是聲東擊西!”系統君大怒,走為上計是什么鬼啊。
  “哦。”鳴人一副恍然大悟道,接著又問道。“怎么聲東擊西啊。”
  “聲東擊西就是,讓他以為我們甘心不及格。”系統君解釋道。
  “但是實際上,我們是要所有人不及格!”系統君的聲音里帶著冷酷。
  考試時間終于到了結束的時候,森乃伊比喜站了起來,心里松了一口氣。
  總算在他的監視之下,成功漩渦鳴人沒有通過。雖然意外的做出了幾道題,不過很明顯跟著教室里的人均滿分來比的話,明顯就是不合格。
  “咳!所有考生,放下試卷。準備走出考場,不得有任何多余動作。違者立即取消成績,并且永遠不得再次參加考試!”
  伴隨著森乃伊比喜冷酷的話語,教室里的考生們紛紛站起來魚貫而出。
  森乃伊比喜首先拿起了鳴人的試卷,上面只做了六道題,雖然全對而且解題很新穎,但是毫無卵用,不合格就是不合格。
  將桌子上的試卷一張張收好,果然不出他所料,除了鳴人之外全部滿分。森乃伊比喜將所有試卷疊放到桌子上,準備出去宣布結果。
  當卷子放到桌上的那一刻,仿佛觸發了什么機關一般,一道不算耀眼但是非常快速的光芒亮起。
  森乃伊比喜忽然意識到了什么,連忙伸手去阻止。但是為時已晚。
  伴隨著“嘭——”的一聲,所有的試卷被炸成了粉碎,無數的紙屑飄舞在教室里,仿佛下起了一場紙片的雨。
  “臭小子,夠狠啊!”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欧冠小组赛赛程 排球 亲友湖南麻将苹果版本 爱玩捕鱼大神归来 辉煌棋牌下载安装 陕西11选五一定有 网赚培训博客 好运来彩票网址 捕鱼达人赢红包现金 棋牌游戏开发一般多 赛车开奖查询 118图库 科乐长春麻将2019下载 下载股票交易软件 三分彩开奖号码今天 加拿大快乐8开奖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