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來到木葉當系統 > 今天我單機了?

今天我單機了?


  “鳴人!給我站住!”
  一大早上的木葉村里雞飛狗跳,兩名中忍追在一個滿頭黃毛的小子身后,臉上充滿了氣急敗壞的表情。“你怎么敢在火影巖上亂涂亂畫啊!今天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哈哈哈,抓不到我。”帶著猖狂笑聲黃毛小子鳴人的身影,在房頂之間連續閃動,很快就不見了蹤影
  片刻之后,追至的兩名中忍落在地上,其中一名中忍說道:“剛才看到就在這附近,分頭去找。”“好!”
  兩名忍者分頭離開后,剛才所站地方上的有一塊墻壁忽然變形,露出一個鬼鬼祟祟的腦袋。“哈哈哈,這么簡單就被我騙過去了。”鳴人手上拿著一塊和墻壁相同顏色的布得意的笑道。
  “喂!鳴人,你在這干什么呢?”鳴人的背后猛地出現了一張大臉,嚇得鳴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哇啊啊啊!你突然干什么啊,伊魯卡老師。”鳴人坐在地上抱怨道。
  “我才要問你呢,你在這干什么呢,跟我滾回去上課!!!”伊魯卡大聲的對著鳴人咆哮道。
  “我才不要,略略略。”對著伊魯卡做了個鬼臉的鳴人轉身剛想逃,就被伊魯卡手中出現的一條繩子綁了個結實。
  …………
  木葉忍者學校里,伊魯卡雙臂抱胸對著被綁成一團丟在地上的鳴人說道:“鳴人啊,你已經三次都沒有通過結業考試了,你還有什么想說的嗎?”
  “╯^╰哼。”鳴人坐在地上把臉扭到一邊。
  “啊啊啊!”伊魯卡額頭上爆出兩根青筋。轉頭一字一句的對著忍者學校里所有的人說道:“今天是變身術的復習測試,所有人出來給我排好隊!!!”
  片刻之后,學校里的學生們就排好了隊伍,鳴人也被解開了繩子丟到了隊尾。
  “春野櫻,開始了。”粉色頭發的少女春野櫻雙手結印。嘭的一聲。一個幾乎看不出破綻的伊魯卡出現在面前。伊魯卡點點頭道:“嗯,不錯”
  “太好了。”粉發少女春野櫻雙手握到胸前,一臉嬌羞的對著臺下一名神色冷漠的黑發少年問道:“怎么樣,佐助君你看到了嗎?”
  “下一個,宇智波佐助。”伊魯卡在手中名冊上春野櫻的名字后面畫上一個合格,開口念道。
  神色冷漠的黑發少年走上臺前,雙手插在兜里連結印都沒作,嘭的一聲,一個完美無缺的伊魯卡出現在眼前。
  “完美,找不出任何破綻。”伊魯卡在手中名單上畫上一個合格。臉上露出復雜表情說道:“下一個,漩渦鳴人。”
  露出一副苦瓜臉的鳴人不情不愿的走上臺,雙手開始結印。臺下一名雙眼都是純白色,滿臉都寫著好欺負的弱氣少女雙指輕觸祈禱道:“鳴人,加油啊。”
  “變身!”鳴人一聲大喝,滾滾地煙霧將他整個包圍。等到煙霧散去,一個不能描述的黃發美少女出現在眾人面前,對著伊魯卡拋來了一個媚眼。
  噗——伊魯卡鼻血狂噴,仰面栽倒,課堂上一片混亂。鳴人雙手掐腰大聲笑道:“哈哈哈!怎么樣,我的色誘術厲害吧。”
  “噗,哈哈哈哈哈哈。”不知道哪里來的笑聲傳到鳴人腦子里。疑惑的鳴人轉頭張望的時候,栽倒在地上的伊魯卡已經跳了起來,伸手敲到鳴人的腦袋上,“別給我創造這么無聊的忍術啊!!!”
  ………………
  系統來到這個世界上已經好幾天了,他以前并不叫系統,不過這沒什么意義,因為他現在就是一個叫“最強培養系統”的系統。現在系統君正待在鳴人身體里唉聲嘆氣。
  “唉,人家穿越都是帶個系統,叮的一聲然后秒天秒地,后宮無數。我怎么就變成人家的金手指了。”看著眼前屏幕下方顯示的因果點余額只剩下最低消耗三天的量,系統把心一橫,“不能再等了,今天就跟鳴人攤牌。”
  系統并不是有空氣就能活的東西,維持生命需要使用到一種叫因果點東西。
  所謂因果就是行為和所造成的影響。除了系統穿越以前所在的主世界以外,其他的世界都是有著規劃好的一條世界線。
  死水般的世界線是不會有因果產生的,就像鳴人終究會成為火影,同時一輩子也舔不到春野櫻一樣。而系統想要獲得因果點,就要宿主去對既定的世界線去做出改變。系統在來到這個世界上的那一刻,被自動加載到了能夠對世界線產生最大影響的鳴人身上。
  “鳴人是好,可是盯著他的眼睛太多了啊。不說死而不僵的六道,就是天天龜縮在家里用水晶球偷窺鳴人的三代也不是省油的燈啊。要是被他們誤會我是九喇嘛,想要利用鳴人解開封印可就麻煩了。唉,要是我加載到佐助身上就好了,現在一心報仇的他,我讓他當場捅死鳴人小櫻都行,因果點直接就爆表了。”
  系統來到這世界上之后,一直在等待一個合適的機會,讓自己既能和鳴人達成共識,同時又不把自己暴露出來,畢竟萬一被三代老頭發現,勒令鳴人不準接系統的任務,系統就只能等因果點耗盡等死。也別說什么強制鳴人去做任務,現在維持生命都不夠的系統哪來的本事去抹殺鳴人。
  ………………
  測試結束后,鳴人被伊魯卡抓著帶到了火影巖,責令鳴人清洗干凈才能回去。
  滿頭大汗的鳴人正提著水桶擦著四代目火影巖的下巴上,被他畫的五顏六色的胡子。耳旁突然傳來一道聲音。
  “鳴人,你想明白生命的意義嗎?你想……真正的活著嗎?。”
  “誰在跟我說話?伊魯卡?”鳴人抬頭看了一眼坐在遠處盯著他干活的伊魯卡,看見伊魯卡舉起拳頭示意他趕緊干活,傻笑一下低頭又開始擦了起來。
  (太深奧了,以鳴人的智商聽不懂嗎。)“呃……我是你爸爸給你留下的寶貝,讓我幫你成為火影。”系統捂著自己的胸口,違心的說道。
  “哈?我爸爸?你知道我爸爸是誰嗎!”鳴人啪的一聲將水桶丟在了地上,一臉驚喜道。
  看到遠處的伊魯卡又站了起來威脅,鳴人做了個鬼臉,身形閃動,幾次跳躍后就不見了蹤影。伊魯卡無奈的搖了搖頭,撿起鳴人丟下的水桶毛巾,開始幫他清理起剩下的顏料起來。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捕鱼千炮版赢钱技巧 大盘涨而股票全跌 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图电脑版 安徽11选5走势图今天 今期开码结果开奖今晚 闲来麻将有挂吗 山西11选五遗漏 免费资料一起中奖 麻将来了下载安装 股票交易规则 免费公开的一肖二码 微乐吉林麻将官网下载安装 今日股票个股行情 一切都在选择跑狗网论坛 波克城市官方 篮球录像回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