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來到木葉當系統 > 第二十一章 考試中

第二十一章 考試中


  嗖——嗖——,鳴人的身影快速地在盤根錯節的巨木之中穿梭著。
  “鳴人,你是怎么打算的?”看著進入森林之后,就一直埋頭沖刺的鳴人,系統的聲音從鳴人的心底里響起。
  “當然是找到別的隊伍,然后搶了信物去試煉之塔啊。”鳴人停下沖刺的腳步,立在一根粗壯的樹枝上回答道。“有什么問題嗎?系統。”
  “有什么問題?問題大了好吧!”系統看到鳴人還沒有反應過來,怒吼了一聲。“你沒發現自從進了森林,你就一直在原地打轉嗎?”
  鳴人摸了摸頭傻笑道:“怎么可能嘛,我都朝著一個方向沖了十幾分鐘了,怎么可能還停在原地,不信你看。”鳴人一邊說著話一邊轉過頭去,結果看到的景色讓他差點從樹上掉下去。
  “為什么進來的入口會就在我背后啊!我明明走了好遠的路了好吧!”不可置信的鳴人大喊道。
  此時,站在場外的御手洗紅豆臉上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從八號入口進去的區域,在她給考生們講解規則的時候,就已經偷偷地派人布置了迷魂法陣,雖然布置的比較匆忙所以不是很完善,但是對付區區下忍還是手到擒來。
  “不止如此,鳴人你沒有發現,從這個入口進來的時候,其他人都距離這個入口很遠嗎。”系統一邊向鳴人說著他的其他發現,一邊說出了自己的猜測。
  “恐怕,這場考試咱們又被考官針對了。”
  …………………………
  森林的另一端,寧次帶著天天小李不做停留朝著森林盡頭的試煉之塔而去。
  “寧次,我們真的要這樣做嗎?”跟在他背后的練功服少女天天,有些憂慮的向寧次說道。
  “憑借你的白眼,我們應該很容易找到那兩個獨行的吧。就算他們被別人干掉了,我們也可以找幾個其他的軟柿子,有必要直接在試煉之塔堵門嗎?”
  寧次臉上沒有浮現任何的表情,倒是小李在一旁解釋道。
  “天天,你還沒注意到嗎?盯著那兩個獨行的人太多了。雖然他們兩個都被分配了單人的入口,但是還是有不少人一進來就朝著那兩個人的方向去了。”
  處在隊伍前方的寧次接過小李的話繼續說道:“在那兩個人的周圍,必定會引起將許多人卷進去的混亂。就算是我們,也不一定能夠全身而退,倒不如我們先前往試煉之塔布下陷阱,以逸待勞等著他們送上門來。”
  天天點了點頭,似乎是同意了寧次的說法,但心里總覺得,這有點不太像寧次會做的決定。
  處在隊伍后面的天天沒有注意到,最前方的寧次的眼睛里濃濃的忌憚之色。
  ……………………
  “喂,我愛羅,住手吧!”勘九郎伸手抓住我愛羅的手臂,眼前的三名雨忍已經被我愛羅的沙瀑送葬捏爆成了一團血霧,殺掉了三人的我愛羅不僅沒有收斂回殺意,反而在臉上露出一絲猙獰。
  聽到勘九郎的話,我愛羅有些機械地轉過身體,手中凝結出一團流動的砂子。
  “怎么,你想連我也一起殺掉嗎!”勘九郎的頭上冒出一層冷汗,抓著背后傀儡的手上一根根青筋暴起,似乎一言不合就要動手。
  嘭,砂子在我愛羅的手上凝固成一個塞子,我愛羅伸手將塞子卡到背后巨大的葫蘆上,一言不發的向外走去。
  “呼……”看到我愛羅沒有了動手的意思,勘九郎和手鞠深深地松了一口氣,擦干凈頭上的冷汗,連忙順著我愛羅的腳步跟了上去。
  在三人離去之后,附近的一片草叢里冒出來鬼鬼祟祟的豬鹿蝶三人組,鹿丸丁次井野三人對視了一眼,都不禁露出慶幸之色。
  “太恐怖了,那幾名雨忍根本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就被殺掉了,而且手段還這么殘忍。”井野心有余悸的說道。
  鹿丸和丁次點了點頭,剛才的那一幕,確實給三人留下了不小的陰影。
  “怎么辦,這么強的對手,遇見了簡直就是死路一條啊!我們趕緊換個位置吧。”害怕我愛羅殺個回馬槍的井野提議道。
  “去找鳴人。”鹿丸開口道。
  “進來之前我注意到了,鳴人進來的位置離所有人都很遠,只有我們第十班和第八班的位置距離他比較近,速度快的話,我們可以趕在別人到來之前,就把鳴人打劫掉。”
  井野和丁次一聽也來了精神,順便也想趕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連忙跟著鹿丸朝著鳴人所在的方向而去。
  …………………………
  “怎么樣,佐井,發現那個人沒有。”站在下面的小櫻對著樹上的佐井喊道。因為年紀在第七班里最大,所以偵查的任務當仁不讓的落在了佐井身上。
  佐井搖了搖頭,從樹上跳了下來,對著小櫻似乎想露出一個微笑,結果幾次努力失敗后,只好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地開口道:“沒有,周圍沒有發現任何那個獨行者的蹤跡,或許他已經離開了吧。”
  負責去遠處查探的佐助也一無所獲的走了回來,對著兩人搖了搖頭。
  “算了,沒有找到就沒有找到嘛,他一個人肯定很謹慎,難抓也是很正常的吧。我們休息一下,就去找其他隊伍吧?”小櫻見一無所獲的兩人有些喪氣,連忙出聲安慰道。
  “要不,我們去找鳴人怎么樣?鳴人那個家伙的話,總不會也這么能躲吧。”
  春野櫻吐槽了鳴人兩句。“如果是鳴人的話,一定會大叫著跳出來要跟我們正面決一勝負的吧。”
  佐助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心里卻腦補了一下畫面,最后不得不承認,春野櫻說的話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
  不認識鳴人的佐井有些插不上話,只好站在一旁警戒著四周。
  “什么人,出來!”
  突然佐助一聲大喝,手里幾只手里劍對著一個方向就撒了過去。
  叮叮叮,手里劍被一只手隨意揮落在了地上。一個身穿斗篷又高又壯的身影,出現在三人不遠處的樹下。
  “你們剛才,是在找我嗎?”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2018英超冠军 大圣闹海捕鱼游戏下载步骤 深圳风采028开奖结果 福彩20选8奖金规则 浙江6+1奖池19083奖池 20选5预测 贵州快3和值号码推荐 北京赛车pk10投注站 网络百家乐 pc蛋蛋28 北京多乐彩官网 内部半波中特免费公开 广东潮汕麻将 微信捕鱼明星游戏 长沙麻将技巧大全图 欧冠决赛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