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我的鐵血大唐 > 第二十三章戰野狼

第二十三章戰野狼


  看著那滿地的尸體段玉發愁了,得趕快把這些大食人處理掉,要不然被人發現就麻煩了,離這里最近的部落就是阿林部落。被發現的話絕對會找上阿林部落的。“嗯,這兩個人一個個的身上都是傷。”
  “哎,梅朵過來,來來你看看她的傷咋樣。”
  段玉本想查看下這兩個的傷勢,他來到那個白衣人身邊就要解她的衣服看看傷哪了,這剛解開倆扣子就發現這家伙胸怎么鼓鼓的,下意識得的就用手捏了捏,然后就像觸電了一樣嗖地把手撤回來,又看看梅朵發現她沒注意他,這才站了起來,喊梅朵過去幫檢查下傷口。
  “假小子一個呀,還好沒被發現,要不然還真不好解釋。”
  梅朵走過來蹲下簡單的看了看。回頭對段玉說道:“段玉,她是女的呀!她后背有兩道刀口但都不太重,左肋也有一道傷口。”
  段玉也檢查完了灰衣人的傷,他的傷比較重。主要是后背那一刀太嚴重了。
  “嗯,知道了,得趕快把他們弄到火山湖那邊去,這天太冷了,別凍壞了。”
  梅朵也站了起來點點頭說道::我先回去拿些藥吧。”
  “好,再拿些針線吧,你注意安全啊,誰知道大食還有沒有援軍啊。”段玉沖梅朵揮了揮手說道,
  段玉看著那父女倆,搖搖頭嘆了口氣喃喃自語道:“你們受了這么重的傷能不能挺過來就看各自的造化吧,在這個感個冒都能死人的時代,重傷就等于死路一條啊,既然救了你們一次那就在救你們一次吧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
  段玉費力的把父女二人弄到了馬背上,又把沒了主人的馬全部歸攏到一起,趕著這些馬回到了火山湖,這時候梅朵也到了。
  “梅朵趕緊燒水把針線和這些布條一起煮沸了。”
  段玉把從大食人身上扒下來的衣服撕成條,遞給梅朵吩咐道。
  梅朵接過布條便問道:“為什么要煮了啊?直接用不就行了嗎?”
  “直接用會感染傷口的,到時候發炎潰爛就更麻煩了,這個衣服看似干凈其實里面非常的臟,比如我們出的汗呢,掉落的皮削呀,外面的灰塵啊,都能把衣服弄臟的,如果不洗的話直接用這個布包扎傷口就會把臟東西留在傷口里,所以呀要好好煮一煮才能把臟東西煮掉。”
  對梅朵只能這樣解釋,你能和她說什么是細菌,微生物了,細胞,這些嗎,說了她根本聽不懂啊。
  段玉忙著給倆人治傷,就簡單的給梅朵解釋下。接著又說道:“沒有鹽只能用熱水擦拭傷口了,也不知道能不能發炎。希望能撐過今天。”
  梅朵,你在這看著他們,注意他們別發燒了,如果發燒了就趕緊用布沾著熱水擦身體給他們降溫,再給他們喝些熱水吧!等我回來。也不知道他們什么時候能醒啊!
  “嗯好,那要你干嘛去呀?”
  我出去兩三天,我要去你們救我的那個山頂去拿我的背包,那里有能救他倆的東西。
  梅朵對于段玉要把自己仍在這很是不滿意,她很想和段玉一起去。
  撅著嘴嘟囔道:“咱們為什么要救他們啊?你不知道啊,那大食人老是和我們吐蕃人打仗,他們很兇殘的。咱們可別被他們發現了。阿帕說他們和我們這的幾個部落都有些齷齪的事。
  段玉笑著揉了揉梅朵腦袋說道:“知道啦,我會小心的,就是沒有他們的事,我也準備這兩天去拿回來的,你不是說過嗎,冬天大雪封山人畜難行嗎?所以呀,我必須得去,再不去的話就該下雪,封山了,來,給哥笑一個。”段玉寵溺地用手刮了下梅朵的鼻子逗她開心。
  在梅朵那一一不舍的眼神中,段玉打馬遠去只留下了一片塵土。
  段玉首先來到了,他們打斗過的戰場上,簡單地把那些大食人的尸體掩藏起來,只要再下場雪,這里的一切都會被覆蓋了,就不會再有人能知道這里曾經發生過的戰斗。
  枯寂的荒原上,一人雙馬快速的前行著,段玉抬頭看了看陰沉的天空自語道:“這是快要下雪了嗎?說完使勁地抽了下馬,他要趕在下雪之前回來。”
  獨自一個人前行是無趣的枯燥的,卻也少了被人和那些兇狠異常狼群發現的幾率。當然速度也是非常快的。
  只不到一天的時間,他就來到了當初醒來時住的地方,雖然帳房什么的沒了,但痕跡還在,再往前走就該上山了,他得儲存下體力了。
  現在已經是晚上,天氣格外的寒冷,好在他早有準備,那些大食人的衣物都被他拴在了馬背上,此時正好用上。
  下了馬,簡單的吃了點臘肉,給馬放了些草,這些草是他在來的路上割的,差不多夠他們回去的了,要想馬兒跑,就得給吃飽。吃飽喝足還得繼續趕路,段玉可不敢在這沒有一點防御的空地上休息太久的,要知道這可是一千多年以前的世界,各種兇獸遍地走啊!以前沒碰見那是幸運的,但好運不會一直陪伴著你的。
  這次段玉的好運就到頭了,在距離山頂還有一半的距離的時候,他就遇到了麻煩而且是大麻煩。
  在他剛挖好一個雪洞準備好好睡一覺的時候,他看見了兩只綠油油的眼睛正盯著他。
  段玉是個無神論者,他不相信鬼神,但那是以前,自從他莫名其妙的來的了這個世界之后,他的信心還是動搖了,但眼前的這雙綠油油的眼睛的主人肯定不會是鬼了,因為段玉看見眼睛下面冒著熱氣,能冒熱氣的,肯定是熱血動物才能發出的,段玉現在的眼神非常好,這是穿越者的福利吧!在他仔細看過之后才確定是什么東西,綠油油的眼睛下面冒熱氣的是長長的嘴,那長嘴的主人是頭野狼。
  段玉馬上擺開架勢準備迎敵,在防備這頭狼的同時段玉還在用眼角余光四外掃視著,他不確定的是,這是頭獨狼,還是群狼里的哨兵,狼群有著森嚴的等級觀念,而且分工明確,比之人類軍隊有過之而無不及。
  在確定附近沒發現第二頭狼之后,段玉果斷的出擊了,最好的防守是進攻,段玉深諳此理。
  段玉往前一縱狗腿刀揮出向狼頭砍去,一招走空,顯然段語低估了這只狼的戰斗經驗,他一刀擊空,他暗道不好,急忙往左閃身,剛剛閃開就見一道白影從他讓開的地方穿了過去,段玉連忙順勢揮刀砍向白影,刀只是堪堪將狼的皮劃破了,只流了一點點血,這只狼也發怒了,它沒想到會被眼前這個兩條腿的生物給傷到了,呲著牙張著嘴低聲嘶吼著,頓時狼的殘暴兇狠的性格表露無疑。
  只見它后腿一躬前腿一躍,就向段玉撲來,段玉早就防備著,身子后仰,雙手舉刀向上撩去只聽噗呲一聲,刀入肉的聲音響起,卻見那頭狼的肚子被豁開一條長口子,野狼受傷落地,卻并未倒下而是順勢逃走了。
  段玉一擊得手眼見野狼逃走并未追趕,他認為這只狼肯定是活不成了,但卻怕狼的血會引來其它兇獸,所以不敢停留,,而是直奔山頂而去,但這回他卻失算了,那狼沒有死,而是給他帶來了更大的麻煩,更加要命的麻煩。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