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我侄子戒心實在太重了 > 第六章 一定有問題

第六章 一定有問題

爆炸發生得突然,持續的時間卻很短,轉眼間就平復下來。
  
  族館上止,一位穿著白袍的中年男子飄浮在空中,正是一位化神初境的修為者,正是他出手,將爆炸的力量束縛在旅館的范圍之內。
  
  否則,一位圣階自爆之威,不但在場的真元境武者會死絕,還能夷平這座小鎮,幾千人都要死于非命。
  
  陳耀東是最先反應過來的,看了此人一眼,能在突發狀況下,做出這樣的反應,救下了幾千人,這人心腸倒是不錯。
  
  他不是不想救人,而是無法阻止爆炸的發生,他終歸只是真元境,能殺二重天的圣階,全靠肉身之力,他的靈元雖然強大,在質上跟圣階強者的真氣還是有差距的。
  
  烏塔自爆的威力太過強大,想要將爆炸范圍縮小在一定范圍內,根本做不到。
  
  他瞬間就作出了這樣的判斷,只能帶著棠思離開旅館,免得她被傷到。
  
  從對方的實力來判斷,應該就是那位丹王吧。
  
  果然,就聽其中一位真元境武者心有余悸地說道,“多謝丹王及時出手,救了我等性命。”一位圣階自爆的威力,絕不是真元境武者能抵擋的,他們甚至反應不過來,就會被炸得粉身碎骨。
  
  在場的真元境里,除了那幾位跟隨著圣階一起來的外,都是這位丹王將他們救出來的,無疑是救命之恩。
  
  另外幾人也反應過來,連忙拜謝。
  
  此時,爆炸的威力已經消散,原地只剩下化為廢墟的旅館。
  
  那位被尊稱為丹王的中年男人緩緩落地,說道,“你們沒事就好。”
  
  “丹王,剛才到底怎么回事,烏塔那家伙好端端的,怎么突然炸了?”問話的是一位圣階,同樣是一位火族人。火族就幾位圣階,彼此之間多少有些交情,忍不住問起了烏塔的死因。
  
  丹王沉吟了一下,說道,“這應該跟他修練的功法有關,我之前就發現,他的境界有些不穩,很可能是用某種方法,強行突破到圣階。所以無法完全掌控自身的力量。在情緒激動之下,就失控了。”
  
  說著,他的目光投向了陳耀東兩人,剛才烏塔房間里發生的事情,自然瞞不過他的耳目,很顯然,造成烏塔失控的,正是這兩人。
  
  當時烏塔說的“你不可能是他”中的“他”指的會是誰呢?
  
  其他人也都看向陳耀東他們,目光中帶著審視。
  
  陳耀東對這些意味不明的目光并不在意,卻是眉頭一皺,看向前方。
  
  幾乎過了一秒,丹王似乎有所感應,猛地轉過頭,朝陳耀東所望的方向看去。就見到一道黑紫色的光芒亮起,將整座小鎮籠罩住。
  
  這樣的變故,讓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哈哈,丹王先生,我們終于見面了。”
  
  伴隨著一陣大笑,幾個人影出現在半空中,他們都是一身黑衣,戴著斗篷,看不清容貌。
  
  “邪修?”
  
  “圣階?”
  
  “二重天!”
  
  在場的人幾乎同時色變,幾聲驚呼,分別出自不同的人之口,最后一句,更是從圣階口中說出來的。
  
  這幾個突然出現的黑衣人,正是邪修,而且全都是圣階,領頭的那位,更是二重天的強者。
  
  很顯然,這些邪修是沖著丹王來的,那個傳聞是真的。
  
  不少人都是面如死灰,誰也沒想到,神虺會竟然這么喪心病狂,派了一位二重天的圣階過來。
  
  到了圣階后,每一重天之間的差距,都有如天淵。在場的圣階聯手,恐怕也打不過對方。
  
  丹王雖然聲名遠播,但世人所贊頌的,是他在丹道上的成就。他本人的實力,還是化神初境。面對高一個境界的邪修,勝算也極為渺茫。
  
  站在陳耀東身后的棠思看這陣勢,心里也是咯噔一下。相比起來,烏塔雖然以心黑手辣著稱,但是只要不得罪他,他也不會濫殺。
  
  但是邪修不同,神虺會里的人跟武者是死敵,特別是像她這樣的天才武者,更是邪修獵殺的目標。
  
  而且,邪修行事無所顧忌,就算是武道圣地的傳人,都照殺不誤,極度危險。
  
  她下意識地看向站在身前的師傅,不知道,他能不能保護自己。
  
  …………
  
  當那幾個黑衣人出現的時候,陳耀東就認出他們的來歷,這氣息,正是神虺會的邪修。但是他的注意力并不在那個二重天的邪修身上。一直盯著唯一的一名女子。
  
  她雖然蒙著臉,氣息也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讓他有些遲疑,足足花了好幾秒時間,才確認她的身份。
  
  鄭雅婷,原扶風市市長的女兒。得到一本筆記后,照著上面修練,成了一名邪修。
  
  此時,她身上的氣息來看,赫然已經是圣階。
  
  這就更離譜了。
  
  就在幾天之前,他才跟鄭雅婷見過面,當時,他為了追殺洛克,回到了扶風市,在街上碰到了她。
  
  當時,她還沒有到通玄境呢。
  
  這才四五天工夫吧,就成圣階了。這比坐火箭還要夸張,一步登天好吧。
  
  就算神虺會背后的那位邪神降下神恩,強行提升她的實力,短短幾天時間,她也無法消化這么龐大的力量。
  
  這里面,一定有問題。
  
  就在陳耀東思索的時候,兩幫人已經動起手來。
  
  所有人都知道邪修的兇殘,害怕歸害怕,動手時,卻格外拼命。因為知道自己沒有退路。
  
  那位丹王也展現出強橫的實力,一人擋住了那位二重天的邪修,只是明顯落入了下風。其余的人,則在圍攻另外幾位邪修。
  
  場中,就剩下陳耀東兩師徒站在原地不動,顯得無比扎眼。
  
  “你們還愣著干什么,趕緊幫忙啊。”有人催促道。
  
  陳耀東沒理他們,嘴巴動了幾下,帶著棠思,消失在了原地。
  
  “逃個屁啊,逃得掉嗎?”有人破口大罵。
  
  被圍攻的幾位邪修中,其中那名女子手上動作突然一緩,說道,“我去追。”就化為一道虛影,朝著陳耀東兩人消失的方向追了過去。
  
  Ps:求一下推薦票。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图 宁夏11选5任选五遗漏 湖北快三一定预测号必出 今天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25选5中奖规则 湖北11选五遗漏统计 股票发行价格定义 快3彩票平台 股市微信群是骗局揭秘 快乐十分20选4技巧 永盛配资 天天彩选4走势图500期 云南11选五开奖走势图 棋牌源码搭建全套教程 吉林11选五开奖结果手机版今 3d杀码最准确杀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