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我創造了舊日之神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告一段落 下

第一百六十五章 告一段落 下

    “吼——!!!”
  
      薩爾維斯特的咆哮聲驚人,近乎整個首爾都能聽到這道惡龍咆哮,蕾安娜不由側目望去,感到有幾分驚愕。
  
      那天空之中,原本展開雙翼足以遮天蔽日的薩爾維斯特如今已是傷痕累累,翅膀上已經出現餓了一個肉眼可見的大窟窿,只能聽見呼呼的風聲從窟窿里透過,顯得十分的駭人。
  
      而方才發生的轟鳴聲也并非是因為此事,而是因那荒木蓮空的隕落!
  
      原本與薩爾維斯特交戰的荒木蓮空已經不見了蹤影,只見得其化身成了一道黑色隕石,朝著首爾地面轟然隕落而去!
  
      很顯然,在薩爾維斯特與荒木蓮空的交戰中,還是薩爾維斯特更勝一籌,將其斬落,徹底斬殺!
  
      荒木蓮空急速隕落而下,然而看到這道‘隕石’時,各方反應各不相同,蕾安娜這邊只是饒有趣味,而南高麗國在這里的殘余官府人員卻有些驚慌。
  
      那隕石足以摧毀一部分設施!
  
      更要命的是,荒木蓮空尸體墜落的方向正好是首爾居民撤離的方向,如果墜落在那里,后果不堪設想!
  
      要知道,現在的首爾撤離的人數雖然有八百多萬,但也有二百多萬人民還留在了首爾,正在源源不斷的撤離。
  
      如果此時荒木蓮空的尸體降落首爾,那么對于整個首爾來說,是一個災難,一個巨大的災難!
  
      “啊!!!”
  
      “救命啊!”
  
      正在倉皇撤離首爾的居民們望著天空中正在火速隕落的荒木蓮空,他們紛紛大驚失色,面龐上露出了驚恐之色,更有甚者屎尿齊出,丑態盡顯。
  
      當面臨死亡時,沒有多少人會那樣的坦蕩,丑態盡出才是常態。
  
      黑色的流火從天而降,將整個星空一分為二,尾后的黑色氣焰爆發出龐大的轟鳴聲,從萬丈高空隕落之下!
  
      荒木蓮空生前不過是個小小的斬鬼劍士,但成了鬼怪后卻是可以毀滅一城的鬼王,鬼王隕落的情況自然要極為轟烈!
  
      望著這如同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所有的南高麗國居民都絕望了,他們絕望的閉上了眼睛,向著他們信仰的神靈開始祈禱了起來。
  
      南高麗國是一個信仰十分復雜的國度,當出現了這種事兒時,那些奇奇怪怪的宗教乃至邪教都開始涌現了出來。
  
      “神愛世人啊。”
  
      “神啊,救救我們吧!”
  
      一些年紀大了的南高麗國老人不停地祈求自己所信奉的那些從西方傳來的神,然而卻并沒有什么作用,他們信仰的偽神并未來到他們的身邊。
  
      “轟隆——!!!”
  
      轟鳴聲越來越大,這也證明了那荒木蓮空所化的‘隕石’距離他們也越來越近。
  
      人們絕望的閉上了眼,正準備赴死之時,忽得卻發現聲音停了一下來!
  
      他們驚喜的睜開了眼,卻見那白袍飄飄的傳奇魔法師梅林法杖之中魔法流轉,直接將荒木蓮空所化‘隕石’攔住,并未令其前進一步。
  
      “梅林大法師!”
  
      “是梅林大法師拯救了我們!”
  
      “梅林萬歲!”
  
      無數的南高麗國人開始歡呼著,共同喊著梅林的名字,更有不少人喜極而泣,對梅林的感激之情越來越眾了。
  
      “呼~”
  
      梅林松了口氣,望了一眼代替自己與土御門黑朔交戰的薩爾維斯特,心中略微感到有些欣喜。
  
      對于薩爾維斯特,梅林一直都是有些警惕的,他比較擔心薩爾維斯特不懷好意。
  
      龍畢竟是龍,在西方的故事里,巨龍都是反派,什么抓公主、滅王國都是小意思,所以梅林自然是警惕的很,生怕薩爾維斯特生出異心,做出什么不可饒恕的事兒。
  
      不過現在看來,薩爾維斯特好像是龍族的異類,似乎并沒有他同伴那樣的心思。
  
      外加這長時間的相處,梅林現在正式放下對薩爾維斯特的芥蒂,打算和薩爾維斯特好好相處,坦誠相待。
  
      救下了險些喪命的南高麗國民眾后,梅林的身影一頓,手中的法杖再一次綻放出淡藍色的魔法痕跡,旋即便朝著薩爾維斯特的方向飛行而去,與薩爾維斯特合攻土御門黑朔。
  
      土御門黑朔之前和荒木蓮空交戰早就已經耗費了一些能量,現在又接連和梅林、薩爾維斯特交戰,已經我看著吃不消了,現在更是要和兩者共同對戰,實在是難以承受。
  
      “喂,荒木蓮空死了,那個偏執的暴躁狂和我沒有什么關系,別找我麻煩了。”
  
      望著漸漸逼近的梅林,土御門黑朔急了,當即開口道:“我們之間也沒有什么無法化解的仇恨,放我走吧巨龍。”
  
      “哼。”
  
      薩爾維斯特冷哼一聲,扇動著戰損的翅膀羽翼,吐出一口炙熱的火焰來,同時咆哮道:“我管你什么東西,梅林讓我殺了你,那我就殺了你!”
  
      大半年轉瞬即逝,薩爾維斯特對于他原先主人的記憶已經有些淡忘了,但始終記得他主人最后的一句話,那就是好好聽從梅林的話,凡事三思而后行。
  
      薩爾維斯特雖然不太懂,但還是堅持照辦。
  
      “該死,你這頭蠢龍!”
  
      見糊弄不了薩爾維斯特,土御門黑朔當即氣急敗壞道:“永遠都只知道聽命于別人,你難道就沒有自己的思維嗎?你這樣做,和梅林的奴隸又有什么區別?”
  
      說罷,土御門黑朔又蠱惑道:“自由,放了我,我帶你去尋找自由!”
  
      “呵呵。”
  
      薩爾維斯特只是呵呵一笑,繼續噴射火焰,灼燒土御門黑朔,讓土御門黑朔上躥下跳,狼狽不堪。
  
      見此狀,土御門黑朔暗罵一聲后,身影迅速暗化,開始逃竄,卻不料退路被梅林封住了。
  
      “梅林,非要那么絕情嗎?”
  
      土御門黑朔死死地盯著梅林,緩緩張口道:“我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沒必要刀劍相向。”
  
      土御門黑朔握緊了手中的折扇,鬼氣大規模的提升,他凝望著眼前的梅林,一字一句的開口說著,隨時做好了以命搏命的準備。
  
      梅林沒有說話,招了招手,手中的法杖登時爆發出極為強橫的法力!
  
      一道道魔法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層層凝聚至梅林的魔法杖上。
  
      當土御門黑朔見到那柄通體繚繞著絢麗魔法的魔法杖時,眼瞳陡然一縮,聲音都變得有些尖銳了起來:“該死!”
  
      土御門黑朔似乎有些氣急敗壞,竟仰天狂笑,狀若瘋狂,旋即一口精血噴出,一把抓住荒木蓮空遺留下來的武士刀,鋒利無比的刀刃直接將其手掌割破,鮮血狂流,而后被武士刀盡數吞噬。
  
      “梅林,你既然想讓我死在這兒,那我也要讓你陪葬!”
  
      土御門黑朔面色猙獰恐怖,一腳踏出,手中的武士刀膨脹起來,洞穿虛空,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朝著梅林斬去!
  
      土御門黑朔乃土御門神道的傳人,劍道也是駕輕就熟,絲毫不比那荒木蓮空差些什么!
  
      望著那血浪滔天、宛若無數惡鬼猙獰而來的血色刀氣,梅林面色也是異常凝重起來,一旁的薩爾維斯特猛然吐出一口冰火之息,而梅林順勢凝起,當即腳步一跨,絢麗的魔法瞬間劃破蒼穹,帶著無盡的魔法力量,狠狠的劈在了那血色刀氣之上!
  
      “轟隆——!!!”
  
      當絢麗的魔法與血色刀氣碰撞的這一剎那,一股極為可怕的風暴自天空開始瘋狂的席卷起來,整個首爾的建筑廢料狂舞,躲藏在城市里的凡人被掀起重重摔在地上而死,就連坦克也經不住如此風暴!
  
      街道上,感受著如此大的颶風,蕾安娜臉色一沉,根本就不在意那迅速趕來的昆侖、永夜教會聯軍,沉聲吩咐道:“撤離,快撤離!”
  
      說罷,便操縱著巨噬蠕蟲,迅速的遁地而去,開始逃跑。
  
      高空之中的戰斗實在是不容小覷,如今的梅林經過大半年的恢復,已經到達了巔峰狀態,實力比肩半神,蕾安娜知道如果繼續待下去,毀滅者將會損失慘重,所以必須撤退。
  
      而其他勢力也開始或多或少的撤退了起來,就連梅林的本家,莰金達爾魔法學院的學生們也毫不例外,就連想要復仇的‘試驗品一號’威爾都放棄了復仇,開始四處逃竄尋找安全之地。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和凱爾特同歸于盡是不理智的,‘試驗品一號’威爾沒那么傻,他要殺的不僅僅是凱爾特,還有亞特萊恩、蕾安娜以及毀滅者里各種穿著白大褂的衣冠禽獸,所以他絕對不允許自己死在這里。
  
      那風暴中央的位置有些模糊不清,依稀可見絢麗魔法在不停的綻放,若隱若現的巨龍在吞吐著冰霜與火焰,可怕的惡魔憤怒的施展鬼氣。
  
      “梅林,即使你今天殺了我你也要身負重傷,為什么要這樣,放我走一切都當做沒發生,不行嗎?!”
  
      土御門黑朔搖晃著身體掙扎的起身,望著被自己斬中一刀的梅林,忽然狂笑了起來:“現在,我要死了,你的身軀也被我感染了。”
  
      “咳咳...”
  
      梅林忽然劇烈的咳嗽了幾聲,鮮血從泉水般狂噴而出,面色蒼白如紙。
  
      薩爾維斯特揮舞著翅膀,鱗片坑坑洼洼,龍血從身上滴下,薩爾維斯特望著土御門黑朔,看著這個即將暴斃的鬼王,心中大為疑惑。
  
      荒木蓮空也很強,但并沒有方才土御門黑朔這樣強大,按理說,方才這種實力的土御門黑朔早就應該可以擊敗荒木蓮空,為什么又拖了這么長的時間?
  
      不過都無所謂了,荒木蓮空已經死了,而土御門黑朔也即將死亡。
  
      梅林望著囂張的土御門黑朔,止住了吐血的欲望,緩緩開口道:“薩爾維斯特,解決他吧。”
  
      “是,梅林院長。”
  
      薩爾維斯特點了點頭,旋即便是一道龍焰噴射而出,瞬間將土御門黑朔的整個軀體所籠罩了起來。
  
      土御門黑朔的身軀在狂笑聲中化為了虛無。
  
      見此狀,梅林才松了口氣,對著薩爾維斯特輕聲道:“走,回學院,不要停,我現在狀態不太穩定,只有賢者石才能維持狀態。”
  
      “是!”
  
      薩爾維斯特聞言大驚,當即展翅高飛,沒有絲毫遲疑的起飛,瞬間飛離首爾,連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當梅林、薩爾維斯特離開,荒木蓮空、土御門黑朔隕落之后,整個首爾也開始平靜了下來,毀滅者、夢境使徒早就已經消失無蹤,大街上只剩下了屬于正道的超凡者們。
  
      首爾某廢墟中的一間半個房間都坍塌了的小房間內,半透明的土御門黑朔望著梅林與薩爾維斯特消失在自己眼前之后才敢松了口氣。
  
      為什么他之前和荒木蓮空打了那么久?
  
      那是因為土御門黑朔還在布置法陣,一心二用,當然無法和荒木蓮空迅速分出勝負了。
  
      土御門黑朔緊緊地握著手中的勾玉,深吸一口氣,而后又長嘆一口氣。
  
      又要重新開始了,現在的土御門黑朔也就只是黃伢、敏敏子級別的鬼怪,稍微遇個厲害的超凡者就要當場暴斃。
  
      這也是土御門黑朔騙過梅林的代價。
  
      不過土御門黑朔相信,只要勾玉在手,無論自己死亡多少次,都能安然無恙的復活。
  
      虛弱一些就虛弱一些吧,總比死了強。
  
      土御門黑朔念畢,正準備踏出房間之時,忽然感覺這房間周圍多出不少的人影。
  
      與常人無二狀的海王趙權緩緩走了進來,望著土御門黑朔,發出了爽朗的笑聲:“我還納悶為什么一直找不到我想要的東西,原來這東西一直都在土御門黑朔先生手里啊。”
  
      四個月前,他登陸東瀛尋找東西,結果一無所獲,卻沒想到竟然在土御門黑朔手里。
  
      如果土御門黑朔沒受傷,給趙權一萬個膽子都不敢來惹事兒,不過今時不同往日啊。
  
      龍游淺灘遭蝦戲,虎落平陽被...額,好像這么形容有點不太對勁兒,反正趙權今天說什么都不會讓土御門黑朔和他手上的勾玉離開的。
  
      “交給我吧土御門黑朔先生,深潛者們已經包圍了這里,你逃不掉的。”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北京11选5走势图top遗漏 黑龙江风采36选7 怎样分析股票涨跌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四不像 万马股份股票行情走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助手下载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上海爱彩乐 某股票涨跌幅一栏是绿色 河北11选5任五遗漏查询 国际环岛自行车赛 新疆体彩11选5开奖 爱股票平台的会员靠谱吗 重庆快乐十分预测软件 股票基金是骗局 山东十一选5前三直漏一定牛 出现疫情什么股票会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