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阿拉德的不正經救世主 > 第四百零四章 魔剎石,弗老四

第四百零四章 魔剎石,弗老四

    ,
  
      麥謝爾為什么放棄尊貴的職位逃跑,至今仍然是一個謎,或許也不是一個謎……
  
      同為七戰神后人的梅麗,表示完全不能理解。
  
      但夜林卻抓住了一點可能性,那就是天界對他的過度依賴性,簡直像是依賴電能一般,太可怕了。
  
      想想看,麥謝爾一睜眼,到處是那些殷切期待他搞科技,搞發明的人,簡直像是狗仔隊追明星一般,無孔不入,私生活完全被干涉毫無自由……
  
      “唉,煩死了,機械指令這事你得找麥謝爾,或者問琳賽,她當過一段時間麥謝爾的學生,不過琳賽也在伊頓工業區支援。”
  
      梅爾文又老樣子打起了哈欠,泛起來疲憊的困倦,雖然他今天一整天都沒怎么干活……
  
      叮!
  
      他工作臺上的一個裝置突然亮了起來,并在半空中投射出一塊虛擬屏幕,一位笑容可愛如泉水滋潤,懷里抱著一只機械烏龜的藍衣女孩,顯現在屏幕中央。
  
      “哥哥,你的實驗室又是這么亂……”屏幕中的女孩說著說著,突然掩嘴驚呼,然后雙手放置在腰間,以極為標準的宮廷禮節微微彎腰,甜潤道:
  
      “你好啊,我是米婭·里克特,梅爾文的妹妹,真不可思議,哥哥寶貴的實驗室,居然來了一個陌生人。”
  
      米婭的禮節,即使是一向挑剔的馬琳也贊不絕口。
  
      “你好,我是夜林,來請你哥哥幫點忙。”
  
      “啊啦,你就是那個……會魔法的人?我聽哥哥講過你,聽說你是抗擊卡勒特的大英雄呢。”
  
      “哪里哪里,每一個士兵,也都是根特的英雄。”
  
      “您可真謙虛……”
  
      眼看自己妹妹,居然和夜林突然自來熟般互相聊了起來,梅爾文頓時一頭黑線,難道不應該先向自己匯報伊頓工業區的情況么?
  
      因為里克特家族的家教極為嚴酷,戒條規矩,是絕對不允許打破的,雖然不如奈恩·希格的家族般冷漠無情,但嚴厲的程度,在天界也是出了名的。
  
      出身于里克特家族的梅爾文,連寵物都沒得養,可以說極度缺愛缺萌,像是如今的皇女艾麗婕一樣,更是沒有同齡人的玩伴。
  
      沒有寵物怎么辦?沒有妹妹怎么辦?自己造一個啊!
  
      于是就有了金剛狼,以及超可愛超貼心的妹妹米婭。
  
      米婭是在人工智能mv002之后創造的完美妹妹,編號算是003,001是屁股底下的金剛狼。
  
      不過嘛,隨著年齡增長,梅爾文本身也愈發懶散起來,除了有興趣的科學技術外,其他事情大都漠不關心。
  
      然后完美妹妹米婭就一直嘮叨他,吃飯沒有,怎么又沒收拾房間,別睡懶覺……一天一天,聽得腦袋都大了。
  
      完美,某些時候也是一種“過錯”。
  
      直到梅麗把他五花大綁,用飛機空投到了皇都之后,才終于解脫般離開了妹妹的嘮叨。
  
      而米婭嘟著小嘴,在同事的悉心教導下,學會了一句……呵,男人!
  
      夜林給他的黑色超合金,梅爾文很有興趣,干脆把這嘮起嗑來沒完沒了的兩人丟一旁,自顧自研究起這塊黑色金屬。
  
      直到半小時后~
  
      米婭才意猶未盡,恍然拍頭做懊惱狀:“呀,忘了告訴你們伊頓工業區的資料了。”
  
      隨著米婭低下頭一通操作后,虛擬屏幕上有了變化,米婭俏麗的身形被幾張圖片所取代,只在左上角有一個很小的頭像框。
  
      “使徒安徒恩莫名沉睡了,就在工業區邊緣,因為我們的武器難以造成傷害,一般攻擊包括火箭彈,激光武器簡直就像是……刮痧!而且安徒恩的火焰能量與電力結合,讓工業區內出現了一種很奇妙的紅色礦石。”
  
      米婭一邊說,同時放大了一塊特殊的紅色礦石,像是天然水晶一般的形狀,但質感極為粗糙,內部似乎有火焰晶瑩流淌。
  
      “這是……”梅爾文抬起頭略有興趣,這種奇妙表現的礦石,在天界還是第一次見。
  
      “這個啊,維恩博士取名為……魔剎石。”
  
      魔剎石?
  
      原本笑意溫和的夜林,陡然面色一僵,有一點極度不好的回憶。
  
      “這種石頭啊,因為安徒恩雖然沉睡了,但是卻有一些可怕的怪物,入侵了斯曼工業基地最核心的幾個發電站,好像是他們的能量,影響了建筑,產生了變異。”
  
      一張圖片在虛擬屏幕上放大,畫面中是一個發電站內部的空中金屬通道走廊,原本青色鋼鐵的走廊,上不著天下不著地的,赫然在兩側生長出一種黑紅色的礦石!
  
      礦石的溫度好像極高,空氣都微微焦灼扭曲了,最近處的鋼鐵也微微泛著鐵水般的紅色,整條通道幾欲崩塌。
  
      “克雷發電站,普魯茲發電站,都發現了這種魔剎石,尤其是深處的格蘭迪發電站,這種魔剎石最多。”
  
      米婭說完后眨了眨眼,好奇道:“夜林,你怎么了?不舒服么?臉色有點青……”
  
      “啊……沒事沒事,早飯吃少了。”
  
      忙回過神打了個掩飾的哈哈,夜林暗自翻白眼,安徒恩的四大守護者,包括著名勞模第一人“虛空之弗曼,弗老四”,應該已經降臨到了斯曼工業基地。
  
      它們把工業基地的電能,轉化為安徒恩生存所需要的能量,補充到安徒恩體內,為回到魔界做積蓄。
  
      不愧是最貼心完美的妹妹,但凡有一點異常,都能被心思敏捷的她所察覺。
  
      不過自家麥露也是一個完美的妹妹,能吃,能喝,人甜,軟萌,大,很能吃。
  
      “杰克特將軍說,如果不能動用具有超凡殺傷力武器的話,我們只能等使徒安徒恩自己離開,然后想辦法在海上狙殺它,還有還有,維恩博士說因為使徒沉睡,他們會想辦法運行一些小型發電站,盡量供應皇都日常生活,驅逐卡勒特。”
  
      米婭把圖片都發送了過來,這些資料每隔一段會送給攝政大臣尤爾根,讓其結合根特與伊頓的局勢,來做出適應性的決定。
  
      因為安徒恩陷入了吸收能量的沉睡期,說不定杰克特大將軍,會有時間乘坐蒼穹貴族號,支援皇都根特。
  
      “卡勒特?”
  
      梅爾文揮了揮手,又是那副有氣無力,仿佛酒色過度,被掏空的懶散模樣,道:“麻煩你轉告杰克特將軍,根特方面的卡勒特完犢子了,司令官巴比倫也被抓了,你們大可安心對付安徒恩。”
  
      “哎哎哎?”
  
      米婭一連三聲驚嘆,嬌俏的小臉上寫滿了疑惑,上次和哥哥通信的時候,他還說只是暫時擊退卡勒特,怎么沒多久,司令官都被抓了?!
  
      “喏,就這個人抓的,聽說踩著一把劍……”
  
      梅爾文又打了一個哈欠,他其實對魔劍非常感興趣,一把超音速,還有智慧的劍,可以說完全是……沒見過的科技啊!
  
      但是魔劍的破壞性太強,尤其性格若是夜林不在的時候,也偏暴虐,所以研究魔劍這個想法,算是永遠無法達成的一個遺憾了。
  
      “您可真是太厲害了,感謝您對天界的貢獻,我馬上把這個消息,轉告給杰克特將軍。”
  
      又是極具宮廷禮節的躬身,米婭甜甜一笑揮了揮手做告別,然后斷掉了虛擬屏幕的通訊。
  
      ……
  
      “哎呀,我怎么忘了!”
  
      抱著阿龜,剛剛才走到工作室門口的米婭一跺腳,神色間頗有些懊惱,嘟著小嘴分外可愛。
  
      可以說除了人體基礎構造不同外,米婭和普通人類沒有什么差別。
  
      而且梅爾文在設計米婭時,并沒有阻止其自我學習與進化的能力,這就導致米婭如今不僅是大名鼎鼎的斯曼基地工程師,還因為自己不斷學習的緣故,智慧情感等一直都在進化。
  
      甚至梅爾文如今,也搞不清楚米婭到底處于一種什么狀況,說不定再繼續下去,她能把構成身體的物質,轉化為真正的血肉。
  
      “忘了問哥哥,我什么時候,多了一個姐姐?”
  
      ——————
  
      梅爾文實驗室位于根特工坊街角落,入口很窄矮進門得彎腰,門口堆積著一摞摞的紙箱子。
  
      有些還因為昨天一直下雨的緣故,被浸泡濕透了,看起來不像是大名鼎鼎的梅爾文住處,反而像是廢品收購站的狗窩。
  
      箱子都是一些珍貴金屬,稀有零件的包裝,一般人也不認得。
  
      起初梅爾文是故意偽裝成這樣,想要掩人耳目的,自己落個清閑,一般人也讀不懂箱子上符號的意思。
  
      不過皇都畢竟能人異士極多,澤丁當初接到任務要保護梅爾文,還是讓她給派人挖出來了。
  
      夜林才剛剛走出工坊街,就看到很多城內的居民包括攜帶武器的皇都軍,都紛紛往一個方向去涌,全都是一副興高采烈的模樣。
  
      隨手拉住一個路人,訝然問道:“朋友,這是怎么了?有喜事?”
  
      “嗨,聽說是澤丁隊長,帶著一干俘虜,包括前線司令官巴比倫回來了么,就是被下面的世界,那位英雄援軍夜林和他的小隊抓來的,這不是趕緊去湊個熱鬧,晚了,就關監獄里面看不到了。”
  
      說罷,一臉喜色急忙往南城門的方向涌。
  
      根特圍城之困已經被解,安然回到家園的平民們,也有了一種劫后余生的閑心思,各種找熱鬧去看。
  
      暗自聳肩攤手,他是沒那個心,思再去看一看什么落魄貴族,前線司令巴比倫。
  
      因為皇都上空,劃過一道銀色飛船,底部第七帝國的金色徽章燦爛奪目。
  
      賣完黃金的凱麗,回來了!
  
      ……
  
      “要我說,那些貴族真不是個東西。”
  
      凱麗干了一大杯果汁,打了個舒暢的嗝,又不屑道:“看老娘船好,漂亮,想買老娘的船,然后聽出來老娘是無法地帶人,立刻就帶上一種優越感,怎么想強買我的船,好像還是給了我面子是的。”
  
      “瑪德,也不擦擦狗眼,這艘船是他們能買得起的?把皇宮拆了,每一塊磚都拿去賣,也頂不住啊,”
  
      看得出來凱麗心情非常氣憤,她可是作為天界援軍,耗心耗力建造飛船“眼鏡”,才趕到的根特,并及時支援。
  
      如今皇都每個人都對她報以尊敬的態度,怎么一到諾斯匹斯,那些屁事沒干的貴族院,反而一副天老大地老二我老三的模樣,哪來的能耐。
  
      尤其還有不怎么禮貌的貴族,居然敢走到飛船跟前,這里摸摸那里敲敲的,還想鉆進去看。
  
      氣的本來脾氣就不咋地的凱麗,當場手握槍柄,出言警告,差點引起與貴族私兵的沖突。
  
      直到隨行的梅恩中士,打了個圓場,點名了凱麗的身份,才讓貴族們有所忌憚,眉眼低沉。
  
      無法地帶拔槍術最快的人,傳奇槍神的唯一徒弟,阿登高地守備隊的幸存者之一凱麗,可真不是什么好說話好脾氣,以及懂規矩的人物。
  
      尤其她還健存兩位不知蹤跡的隊友,一位千米之外就能準確狙擊的尼爾斯,一位沒有感情,手段冷酷且殘忍的奧德麗。
  
      要是再讓凱麗眼冒火星,然后把這只傳奇守備隊聚集起來,再拉上如今支援根特的小隊,那整個諾斯匹斯都別想安寧了。
  
      拉斐爾嘴里嚼著麥露分給她的棒棒糖,微微仰頭示意詢問:“這艘船,怎么這么貴?純金做的?”
  
      皇宮拆了都買不起?
  
      這聽起來,未免有點過分。
  
      “這個啊。”
  
      正在給米糕開冰啤酒的夜林頭也沒抬,說道:“其實還真差不多,這艘飛船能硬抗反坦克狙擊槍,激光炮,外殼摻雜了宇宙惡魔的金屬,發動機是唯一一臺源能發動機,價值無可估量。”
  
      右臂抱住米糕的脖子,左手拿著一個易拉罐裝的啤酒,以平行的姿勢,在尖尖的角上使勁一戳,啤酒就開了。
  
      馬琳之前還送來過幾箱取名為可樂的碳酸飲料,也就是被尼貝爾當水喝,一頓沒有就難受的飲料。
  
      米糕喝了半瓶嫌棄會打嗝,味道不刺激,還是酒好喝。
  
      希婭特當普通飲料喝,但月娜率先發現了薯片搭配可樂乃是絕品!
  
      隨后不久,谷雨嚷嚷著雞翅也很搭,肥宅快樂水、快樂片、快樂雞……
  
      “我老公價值也無可估量來著。”拉斐爾理直氣壯道。
  
      “是是是,你老公再值錢,那也是凱麗的,你興奮個錘子勁。”
  
      “對了,凱麗!”
  
      拉斐爾一聲驚呼,像貓一樣一個跳躍,蹭到凱麗跟前,眼巴巴,可憐兮兮道:“凱麗姐姐,好姐姐,復制一個給我唄,就是那個很厲害的,一發讓人轟炸上天的東西。”
  
      “哈?”
  
      凱麗眉頭微皺臉色略紅,狐疑般瞄了夜林一眼,按剛剛對話的意思,是她想把你克隆一個?這幾天你怎么對這丫頭的?
  
      “咳,不是我,是遠古粒子炮,那玩意我問梅爾文了,他說他不敢復制,這事,得找機械之靈吉娜。”
  
      天界女性地位偏高的緣故,就是因為機械的冰冷和規章,造成的“機械統一化”,只有女性細膩的心思和情感,才能打造出“美”的武器,脫離機械七戰神的束縛。
  
      就是以創新科技和人工智能聞名的梅爾文,也沒能逃過機械固定思維的影響。
  
      他試圖嘗試過武器方面的創新,比如gt—9600,步行者a5—5t等,然而事實成果卻是機槍炮管、火焰噴射器、火箭彈,與目前流行的武器殊途同歸。
  
      從此之后,梅爾文算是絕了設計武器的心思。
  手機站: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大乐透彩票开奖时间 时时乐西餐厅是自助吗 加拿大28玩法是什么 天津福利彩票快乐十分钟 期货开户配资网 湖北快3走势图 极速赛车手机app下载 中国十大证券公司排名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前三 仙牛网配资 河北20选5技巧 可以杠杆的股票平台 山东群英会出号走势图 七星彩基本走势图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开奖结果 江苏快3是正规彩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