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貞觀皇儲李承乾 > 第三百九十六章 愛卿,你得多讀讀書啊

第三百九十六章 愛卿,你得多讀讀書啊


  李承乾得承認,在相同的兵力下,不管是李績還是他都是沒有必勝的把握拿下阿使那思摩的,不過,這樣的人往往都是有著致命的缺點的,那就陰謀詭計的經驗不足,或者說人家不屑于用這樣的手段。
  就比如說韓信,那是有明的兵仙吧,可還不是死在呂后和蕭何手上,同時也留下流傳千古名句,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阿使那思摩是個精通中原文化的突厥將領,這句話他肯定是聽說過的,只不過意料不到自己會栽在這句話上。
  至于突利會怎么處理他,李承乾并不關心,五馬分尸也罷,剝皮拆骨也行,反正他是一定要死翹翹的,真正讓李承乾在意的面前的這個面似憨厚的漢子-拔也古部首領-密蘇阿。
  如果不是知道這家貨是草原上自前隋時期到現在,唯一一個活下來的十八部首領,其人左右逢源,而且受到歷任草原主人的重視的話,那你就不會被他外面憨厚、老實的假象所蒙蔽了。
  行轅大帳中,氣氛十分的緊張,除了在中間火堆中烤著的羊發出滋滋的聲音之外,再也沒有其他的聲音,密蘇阿坐在下面,小心翼翼的看著正在批閱文書的大唐太子,心里也在不停的打鼓,為什么自己與別人的差距這么大呢,弄的像過堂一樣。
  原來,在過去五天里,李承乾分別的召見自夷南以下的各部首領,詢問草原上的情況,并幫助各部解決急需的物資問題,價格嘛,十分的公道,基本上是他們以往花費的一半,所以大家伙兒都是樂顛顛的。唯獨落下來的就是密蘇阿,想回去還回不去,想求見還被告知殿下很忙,弄得他是坐臥不安的過了這么天!
  稍時,覺得晾的差不多的李承乾,放下手了中的本子,抓起桌子上小刀,來到了篝火堆的前面,一邊用小刀子割著肉,一邊說道:“密蘇阿,這幾年過的怎么樣,孤聽說你現在可是闊綽的很啊,不僅大把賣了歌姬舞女、茶葉、瓷器,更是給自己打了個純金的王座,怎么地,你的領地找到金礦了?”
  話畢,李承乾吃了幾片肉,又端起了茶盞盡了兩口茶,唯一不變是他看密蘇阿的臉,笑的有些嚴肅,同時也有些瘆人。
  “殿下,您說笑了,外臣那里手里那里有什么金礦啊,這肯定是有人嫉妒拔也古部的富庶造的謠。”,密蘇阿趕緊站起來躬身回話,雖然在年齡上,面前的這位青年比自己要年輕很多,可這狠辣的手腕并不頡利差那差多少。
  阿使那思摩的右賢王部,再加上其堂弟阿使那泥孰,那可是一股不小的勢力啊,可是硬是讓這個人聯合突利悄無聲息的給玩沒了,這樣的人,能特么不讓人害怕嗎?
  呵呵呵......,“東突厥汗國各部中,孤知道,就數你們拔也古部最富有,所以傳出來也不是什么謠言嘛!”
  “托天可汗陛下和您的福,外臣的草原連年草肥馬壯,牛羊倍增,殿下如果想要牛羊,外臣這里有得是,您說個數就行,可殿下如果要金銀,這可就讓外臣為難了。”
  密蘇阿嘴上說的很大方,但這心里確實罵開了花,憑什么到別人那都是好處,到自己這卻成了宰大戶呢。再說了,在漠北個頭最大的是夷男和突利吧,你想扒皮為什么不去找那兩個家伙呢,干嘛死盯著自己不放啊!
  聽到密蘇阿還在嘴硬,走到案子前拿起了幾個本子遞給他,隨即沉聲言道:“沒有金銀,密蘇阿啊,這幾個本章都是突利和幾個頭領彈劾你的,他們都恨不得砍了你的腦袋!”
  話畢,不管正在翻本子的看的密蘇阿,李承乾一邊割著羊肉吃,一邊繼續說:“你的領地里是沒有,但是薛延陀部有啊,孤早就知道,你密蘇阿陰謀私通夷男和阿使那思摩,從貞觀五年開始,他每年都給你送去大量的金子,每次是五萬兩,折合銅錢五十萬貫。可是他表面上對大唐是稱臣納貢,每年向朝廷進貢的牛牛羊,區區不過三千頭。不及你的百分之一啊,孤想知道這是為什么呢?”
  啊?大唐太子知道的也太清楚了吧,特么的,一定是突利那老小子早就惦記上老子了,早早的做了準備,好趁著機會,在大唐那好好的奏自己一本,這個卑鄙小人,這么看來頡利當年那么苛刻對他是對的,太陰險了。
  想通了這一點后,密蘇阿趕緊上前了幾步,跪了下來,連連叨擾道:“殿下,這都怪外臣太過貪婪、愛財了。”
  “愛財?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大把的金子擺在面前,眼睛都晃瞎了,誰能坐懷不亂呢,來,起來吧,孤也是愛財之人啊!可是,孤想知道,他為什么不送給別人,偏偏就送給你呢!”
  “臣,臣,臣不知道啊!”
  喲,跟老子玩上一問三不知了,好,那老子就就直接跟你挑明了吧,看看你還有什么可以狡辯的。
  于是,拍了拍密蘇阿的肩膀,一臉嚴肅的說:“不知道,好啊,孤今天就告訴你,因為你手上有六萬鐵騎。夷南利用阿使那思摩叔侄兄弟,對東突厥各部,施行遠交進攻的政策,這個法子秦國在一千多年前就用過了。
  現在他用金銀封住了你的嘴,讓你漠視諸部一個個的被他消滅,坐視著他一天天的壯大。”
  “密蘇阿啊,孤現在就可以告訴你,你也許不是最后一個滅亡的,但肯定是最慘的一個。你今天享受一切,美女、金錢、權利都是他暫時放在你那的,等薛延陀部的鐵騎驅馳到你的領地時,一定會連本帶利的拿回來。
  而你今天的所作所為,用我們漢人的話來說就是“飲鴆止渴”,是自取滅亡之道。”
  “大唐,從不怕戰爭,也不從不畏懼任何對手崛起。當年孤率軍攻陷頡利的中軍,也不過用了幾千士卒,如今大唐有白萬大軍枕戈待旦。
  孤今天和你說這些,是看在同袍一場,你拔也古部在定襄一戰中我李氏有功的份上,至于聽與不聽,那就要看你自己的了。”
  話畢,李承乾轉身坐到旁邊的椅子上,臉上還掛著惋惜的神情,他這副表情要是讓外人看到了,一定以為密蘇阿是東宮的人呢!
  “殿下,外臣有罪啊,外臣再也不和夷男來往了,薛延陀部送來的金銀,外臣也全部的貢獻給殿下,請殿下務必轉奏天可汗陛下,臣永遠都是忠于他的啊!”
  呵呵......,算你識相,要是不把你從夷男的肩膀上砍下來,讓他在草原上多一個對手,那孤的計劃豈不是難以施行了,況且還能白得一筆不小的財,這下長安城周圍的路終于可以放開手腳修了。
  “密蘇阿,河水源那個地方是最肥妹的水草地了,惦記人不少,這幾天來求孤賜地的人也很多。這樣吧,你的部族人口多,孤就把它賞你了,同時還有幾本史書,回去請個先生,好好地讀讀,不要再上這樣的當了。”
  啊,我去,河水源給我了?密蘇阿的腦袋瞬間就被突如其來的幸福的擊暈了,隨即趕緊磕頭拜謝道:“外臣向天神請示,拔也古-密蘇阿永遠都是天可汗陛下和您的忠實奴仆。”
  磕完了頭后,密蘇阿又往前跪行了一步,悄聲說道:“殿下,說道漢人,外臣想起夷男麾下有個叫晉先生的人,薛延陀部的金子,就是他送到臣那去的。......”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配资渠道规范佳永配资 江西11选5多乐彩奖号走势图今天 皇家88平台官网注册网 德州股票期货配资公司 内蒙十一选五一定牛 排列3预测 吉林省11选5开奖结果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开奖号码 十一运夺金开奖查询 彩票北京pk拾 app下载 秒速快3计划1001秒速快3计划 配资行业查询 黑龙江快乐十分购彩 000001上证指数走势 秒速快三怎么找规律 能赚钱的捕鱼游戏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