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靈媒師之通靈日記 > 第一章 鬼屋惡靈

第一章 鬼屋惡靈


  你相信這世界上有鬼嗎?
  英國醫生山姆·帕尼爾是世界上第一個用科學實驗證明“靈魂”真實存在的人。
  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也是“靈魂不朽”說的忠實信徒。
  而你是否曾感覺到,旁邊好像有東西在走動,脊背發涼,身后有人呼氣,但后面并沒有人……
  從古至今,逝去人的靈魂會在其喪生之地或葬身之所徘徊游蕩。
  是的。
  鬼魂充斥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
  我叫葉天,
  22歲
  我的職業和普通人稍微有點不太一樣,我是一名靈媒師,我存在的價值就是“拿人錢財,替人消鬼”。
  當然我也有自己的團隊,監控探聽的小胖,探靈偵查的大勛,而我,則負責與鬼通靈探知他們并將其驅趕。
  在探靈圈,我們已是小有名氣“靈媒師”在外界,人們稱我們為“通靈專家”。
  我的工作室在繁華區翰林大廈地下一層,別看地角兒磕磣了點兒,卻接待了許多慕名來此的“貴賓”,大至商界巨鱷,小到窮苦百姓。
  像這種類型的工作室,一般都是晚上經營,我們也不例外,吃的是陽間飯,干的是陰間活。
  跟往常一樣又是午夜12點,三個男神棍在電腦前苦熬著,整個地下室一片靜謐,只有噼里啪啦的鍵盤敲擊聲在昏暗的燈光下回蕩著。
  正在這時,一個少女躡手躡腳的走了進來,悄悄的站在我身后盯著電腦屏幕,如不是她那長長頭發蹭到了我的側臉,我還真的沒發覺身后有人。
  她畫著濃濃的煙熏妝,黑色如同熊貓般的眼影下,一張如血染一般的紅唇,帶著邪惡的笑容。
  “我擦,誰?”嚇得我把滑輪椅蹬出數米。
  大勛和小胖聞聲,也不約而同的看了過來,顯然他們之前也沒發覺。
  女孩笑道:“就這膽量還捉鬼?”。
  大勛可是個脾氣暴躁的人,聽言后怒道:“你誰?不敲門就進來,有沒有素質?知不知道人嚇人嚇死人?”
  “我叫安娜,之前預約過的。我是來找你們驅鬼的……”她一屁股坐到了一旁的空椅子上。
  我道:“驅鬼?”
  “嗯……我住的地方有鬼……”
  安娜漸漸地陷入回憶中……
  “六天前,我在網上發了一份租房的帖子,剛發出去沒多久就收到回復,約好下午看房,當時看了是棟別墅,房子還不錯,租金也便宜,當晚就搬了進去。可是當天晚上就接連發生了奇怪的事。”
  “什么奇怪的事?”一旁一直默不作聲的小胖好奇問道。
  “起初,我收拾擺放好的書籍或物品總是被散落在地上,我并未在意。
  之后半夜睡夢中,總感覺有人抓著我的腳踝往下拽,我原以為是做了噩夢。
  可是,第二天清晨,我發現了自己的腳踝上出現了一個細長的青色手印淤傷。
  接連幾天晚上我一直不敢睡覺,直到昨天晚上,我蜷縮在床上不知不覺睡了過去,可是!就在這時………
  我感覺到,那東西抓住了我的腿,我看到了一個紅衣女鬼……她正從床尾向床上爬,漆黑的長發掩蓋面部,血紅色又長的尖指甲,隨著手臂的邁動骨骼發出嘎嘣嘎嘣……的聲音。
  我慌忙的打開燈,卻發現床上什么都沒有,而我腿上像是被指甲劃傷一般,流著血。”
  安娜掀起了裙擺露出白嫩的小腿,一道長約十五公分的劃傷,還往外翻著紅肉,七八道青色的淤傷在傷口周圍清晰可見,十分駭人。
  說實話,我們哥幾個有一個忌諱,無論賞金多少,從不接紅衣女鬼的靈案,紅衣女鬼一般都是惡靈,怨氣大,執念重,不被輕易驅除,過程中也有被吞噬的風險。
  不知我是否太憐香惜玉了,看到安娜的傷口,我竟有一種抑制不住的保護欲油然而生。
  “這是驅靈協議,你簽一下。還有倆小時天亮,天亮后,帶我們去探一探你這鬼屋”。
  天,終于亮了。
  一行人開車來到了郊外的一棟別墅門口。
  “就是這兒了。”車停穩后,安娜從車上跳了下來。
  整棟別墅是日式古老建筑風格。即便是白天,周圍卻也異常的安靜。
  大勛和小胖不停地從車上搬運探靈設備。
  “這些是干嘛用的?”安娜指了指大勛手中的設備。
  “一會你就知道,小心點,這可是市面上買不到的裝備。”大勛道。
  別墅內,日式裝修風格更加濃郁,仿佛置身在日本帝國的住宅中一般,空氣中還彌漫著一股淡淡的酒香。
  我四處打量著別墅內的各個角落,當我走到一間臥室的門口,忽然感覺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向我壓來,像是在警告,壓的我喘不過氣來。
  “你怎么了?”安娜擔憂的問道。
  “果然有東西在這,我已感覺到它不是一般的惡靈,這房子有問題,我們得先調查一下這棟別墅里之前發生了什么”
  回到一樓,大勛和小胖依舊在擺弄安裝設備。
  我打開電腦查閱著別墅的相關資料。
  突然,電腦屏幕上的一則新聞……
  「全國十大靈異地:鬼村封門村、無燈巷、新野外郊日式別墅……
  新野別墅建立于1938年抗戰時期,一對日本富商夫婦所造,領養了三個孤女,日本宣布投降后,富商夫婦也隨之離開,而三個孤女卻人間蒸發……。
  據說凡是住過新野別墅的人都無疾而終,死于非命。」
  新聞上附著的照片正是現在自己所在的別墅。
  還有幾張之前租客和業主死亡的照片,有的頭皮被撕扯掉,還流著血,表情非常扭曲。
  有的兩邊的嘴角撕裂到了耳后十分猙獰。
  “啊……”一聲尖叫。
  安娜顯然也意識到了自己租的別墅正是新聞上的鬼屋,看到那些死亡照片后不禁后退幾步。
  “葉子,設備都已經調試好了。天黑就可以開始。”小胖道。
  “安娜小姐,我現在鄭重的再問你一下,你確定要驅鬼嗎?這里的東西絕非普通的惡靈,我們哥兒幾個也沒有太大的把握。”
  我并沒有接胖子的話,反而轉頭問向那個已經嚇傻的安娜。
  她輕輕的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夜幕慢慢降臨。
  烏云遮住了空中所有的光芒。
  晚餐,我們一人泡了一碗方便面兌付了一頓。我雖很餓,但想到那個強大的惡靈便沒有了食欲。
  這時,擺放在書架上的書,突然掉落在地上……,洗手間傳來一陣馬桶抽水的聲音……緊接著,門吱呀一聲緩緩打開……
  別墅內的氣氛陷入一片詭異。探靈的自動影像機不停地閃光拍攝。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彩经网 广东11选5走势图 河北省十一选五前三直 值得长期投资的股票 高手打陕西快乐10分 下载重庆幸运农场 华东15选5预测杀号 福建快三基本走势图 新牛人配资 安徽25选5没有了吗 股票配资论坛 青海快3软件 炒股软件代理 极速快三彩票软件 上海快三每期开奖时间 股票k线下跌几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