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靈媒師之通靈日記 > 第三章 鬼屋惡靈

第三章 鬼屋惡靈


  頓時,屋內狂風大作,衣柜的門不停地來回煽動……我被它們發出的戾氣沖的倒退了幾步。
  手中的蠟燭差點被風刮滅,我急忙護住燈芯…
  那浸在水中的軀體不禁的掙動了幾下。
  “大膽惡靈,你們不投胎轉世,何故游蕩人間害人?如不招來定讓你等灰飛煙滅。”
  說完,我便請出三尊神座。
  三個女鬼顯然害怕我的護身符,撲通跪在我跟前,顫抖著身軀,輕聲的抽泣。
  我心里有些為之動容,女鬼似看破了我的情緒,僂著腰顫巍巍的起身,緩緩的拖著垂地長發往樓下走去,我緊緊的跟在他們身后。
  一路來到別墅下的一個地下室。其中一個女鬼用紅色尖長的手指甲,指了指地下室的木門……
  忽然一陣極度的缺氧,我的靈魂越來越虛弱,接著被重新吸進了身體里。
  幾聲嗆咳,我從樓上盆子的水中醒來,暖男胖子貼心的拍打著我的后背。
  “那……咳咳……那紅衣女鬼帶我去了一個地方,我們一起去看看吧,”
  說完,我便帶著三人來到了之前女鬼引路的地下室,地下室中傳來一股陣陣的酒香。
  大勛輕輕的推開門,古老的木門發出吱呀……的刺耳聲,黑暗的地下室里陰氣森森,使人脊背發涼,大勛摸尋了半天,終于在墻的一角找到一根燈繩。
  燈光在黑暗中一閃一閃發亮,室內一片白茫茫的蜘蛛網。
  地下室里面的景象漸漸變得清晰。
  果然是酒窖,百十來個酒壇堆放在地上。香氣撲鼻,難怪一進門就聞到酒香。這里除了酒壇再沒有任何雜物。
  一旁的吃貨胖子已經偷偷的打開了一壇。
  “啊……”胖子突然癱坐在地上,驚恐的看著眼前的酒壇。
  酒壇里有一只女人的手,泡的泛白臃腫,紅色尖長的指甲,跟自己見到的和安娜描述的女鬼一模一樣。
  眾人見狀皆不寒而栗。
  我和大勛對視了一眼,便把所有酒壇蓋全部打開,發現幾乎每個酒壇里都裝有尸塊,觸目驚心,手段極其殘忍惡毒。
  安娜嚇的捂著眼躲到了酒窖門口。
  我們打電話報了警,警察將所有酒壇搬離了別墅,經過法醫鑒定,是三名女尸,死亡時間不祥,身份也沒法確定。
  我和胖子,大勛連續在別墅里住了三天,從那天以后別墅再也沒有鬧過鬼。
  三天后,安娜的臥室……
  “這是你這次捉鬼的酬勞,兩萬塊。收好。”安娜把錢遞到了我手中。
  我打了一個哈欠。
  “這幾天為了幫你調查那幾個鬼的身份昨天一日沒睡,忽有一股睡意襲來,如果有人給我煮杯咖啡我會非常感激的。”
  安娜沒有理會我,白了我一眼轉身離開。
  我掂量這手中的兩萬塊錢,這些天,心里不斷地猜想著那些女尸的身份。
  突然,錢脫手掉落在地上,我正彎腰去撿,這時,我看到了床尾底板上粘接著一個小本子和一份檔案。
  于是我將其取了下來,坐在了地上細細的翻閱了起來,小本子記載的似是日記。
  「1939年3月12日是我出嫁的日子,兩個妹妹做我的伴娘,要嫁的是和我從小一起長大的哥哥,這時,日本兵突然闖了進來,說父母是抗日分子,就地槍決,我和妹妹跪地苦苦哀求,父母最終還是倒在了我們面前,以前和我們交好的親朋好友,甚至我那青梅竹馬的未婚夫都和我們斷了來往。家,破了。我帶著兩個妹妹只有上街乞討。
  1940年,妹妹們很餓,我也很餓,不知道在這亂世中我們還能活多久,一個身穿和服的日本女人走到了我們面前,她告訴我他的丈夫是一個日本商人,以釀酒為生,他想收養我們,讓我們幫忙打點……
  1942年,自從搬進了這個大房子,那個日本女人和他的丈夫每日毒打虐待我和妹妹。一天,我忽然發現他們正在用聽不懂的日文爭吵,只見那日本女人把一份檔案袋狠狠地摔在了丈夫的臉上,掉落到床底,他們都離去后,我悄悄的打開了檔案袋,此時我并沒發覺那個日本商人就站在我身后。他拽著我的頭發,把我和妹妹分別塞進了像人一樣高的酒缸里,一關就是三年,三年里我的兩個妹妹接連消失,抗戰勝利了,日本女人把我放了出來,讓我幫他燒毀一些資料。我又發現了那個檔案袋,這次我偷偷的將它留了下來……我想我的妹妹們了,直到有一天,我聽到日本女人對他的丈夫說
  “早跟你說多少次了。尸體要先剁碎然后淋上汽油一塊一塊燒掉。你非要把它放到酒缸里,”
  后來我在酒窖的酒壇中發現了妹妹的頭顱,這些日本鬼子殺害了我的父母,我的妹妹,我要替他們報仇…………」
  日記寫到這里,再也沒有下文。
  此時的我心里能夠深切的感受到那幾個女孩當時的絕望與恨。
  我接著打開了那份檔案袋,原來內容竟是日本人做人體實驗的資料,看的我膽戰心驚。
  走到窗前,看著外面一片美好的景色,心里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忽然空中出現了三個穿著民國學生服的少女,他們的身后跟著二十多個靈魂,其中有兩人就是慘死在別墅里照片上的人,它們感激的向我揮手,最后消失在天際。
  當天下午我連同筆記本一同交給了警方,我相信這些都會成為日本人侵略中國的犯罪證據。
  回到工作室的第二天我又看到了“全國十大靈異地”那則新聞,上面寫道:
  「日本釀酒富商岡本在回國的途中遭到暗殺分尸,據調查法醫鑒定,尸塊上殘存著高濃度酒精。兇手不明」
  接著就是岡本死亡現場的照片,我仔細的看了一下,在尸塊的周圍有幾個很難發現的血腳印…………。
  ——————————————
  人生,說到最后,簡單得只有生死兩個字。但由于有了命運的浮沉,由于有了人世的冷暖,簡單的過程才變得跌宕起伏,紛繁復雜。
  ——命運經典語錄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排列五开奖 招商理财产品介绍 山西11选5预测 必赢客pk10软件下载 体彩排列5 私募分级基金配资 青海快3技巧 上证指数历史最高点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爱彩乐 台湾时时彩官网开奖 江苏7位数基本走势图 体彩福建31选7开奖结果19335 广东快乐10分网址 股票趋势理论分析 中国福利彩3d开奖 大乐透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