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靈媒師之通靈日記 > 第四章 千年血玉

第四章 千年血玉


  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若離于愛者,無憂亦無怖。愛別離,怨憎會,撒手西歸,全無是類,不過是滿眼空花,一片虛幻。
  ———————
  “不要,不要,不要來找我,不要過來,………啊……”。
  一個身穿唐朝服飾美艷動人的女人,正一刀一刀凌遲著眼前的男人……
  探靈工作室
  “胖子,上次去別墅驅鬼,你沒拍照片嗎?
  咱們網站這次怎么更新的全是文字?
  這哪有什么說服力,現在都流行有圖有真相,你這全整的文字,你讓那些吃瓜群眾怎么面對現實。”
  屋里就我和胖子倆人,我一邊翻閱著我們的通靈網站,一邊說道。
  “葉子,話說到這,咱哥兒幾個之前可是約定過的,無論賞金多少都不接紅衣女鬼的靈案,你這上來一陣犯花癡就讓丫的把驅靈協議給簽了,哥兒幾個命差點搭上不說,所有的設備我整整修了半個多月,而那些照片,只拍下了鬼的腳后跟兒,你不怕丟人我馬上傳。”
  胖子一邊啃著面包,一邊抱怨道。
  “都吃著呢!看新聞了嗎?”
  這時,大勛走了進來。
  “什么新聞?”
  大勛走到電腦旁霹靂啪啦在鍵盤上敲了幾個字,胖子也湊了過來。
  「昨日下午,我市文獻拍賣會,巨林集團董事長宋耀文,以八千萬人民幣的天價拍下一塊罕見的唐代千年血玉。
  據說,在六十年代初期,引山發現了一個古城遺址。
  去過那里的人要么死了,要么瘋了。不久,一群盜墓者入侵了古墓,將墓中財寶洗劫一空,其中最珍貴的就是這塊千年血玉……」
  新聞視頻中,女主持人詳細的介紹著。
  “嘖嘖……有錢就是任性。”胖子砸吧著嘴說道。
  “呵呵~這個什么集團的董事長攤上大事啦。”
  我有些興災樂禍。
  “什么大事?別賣關子了,說來聽聽。”
  大勛被我的話吊足了胃口,急切的問道。
  “從唐朝開始,古代人下葬,在死者咽氣的時候,將一塊玉卡到其氣管中,把最后一口氣堵住。
  若干年后,逝者體內的血會浸到玉中,殷紅欲滴。
  除此之外,血玉還會吸收鬼魂和怨念。是一種罕見的不祥至邪之物。
  你們看看這血玉的成色,紅中發黑,說明死者在死前最后一口氣的時候非常痛苦,這玉里十有八九的寄養著一只千年厲鬼。”
  我指了指視頻中定格的血玉圖片。
  “那那那個什么集團董事長會怎樣?”大勛結巴的問道。
  “恐怕是活不到明天”。
  胖子和大勛聽完我的講述后,一臉崇拜的眼神看著我。
  別怪我見多識廣,干我們這一行的沒點底子早就被鬼弄死了。
  “別看了,這幾天工作室生意不好,我畫了兩道符,胖子一會你把它貼門上,招個財。”
  胖子不屑道:“你這符靈不靈?門都快被你貼滿了,都沒見個上門送錢的。”
  胖子話音剛落,一個雍容華貴的四十來歲貴婦走進了工作室,一身珠寶配飾,在燈光的照耀下差點閃瞎我的眼。
  她的身后還跟著兩個穿著西裝,戴著墨鏡的男人,看那兩個男人似是保鏢。
  “請問您有何事?”我和大勛、胖子不約而同的起身。
  “你們是靈媒師?驅鬼的?”貴婦緩緩開口問道。
  “對,我叫葉天,叫我葉子就行,他們是我搭檔,請問您是?”
  “我是巨林集團董事長宋耀天的夫人,我家里出現了一件非常詭異的事。希望你能幫我們看一看,并且保密。
  當然,錢不是問題,這些是定金。”
  說完從包里取出了十萬塊錢放到了桌上。
  我和胖子、大勛對視了一眼。
  “哦,宋夫人,您請坐,慢慢說。”
  我倒了一杯茶端在了她面前。
  “事情是從昨天開始發生的,我丈夫參加了一個拍賣會,起初,這種場合我丈夫從不會參加。
  后來,他商界的一個朋友說這次拍賣有一塊世間罕見的唐代血玉。
  我丈夫平生最喜歡收集個古玩字畫,想見識一下這塊玉,我就和他一起去了。
  從他第一眼見到這塊玉,就再也沒有離開過視線,這塊玉起拍價是五百萬,對我們來說不算多,奇怪的是場內很多人競標,我多次暗示丈夫,不要再拍了,可是他像中邪了一般,仿佛聽不到我說話,最后標到了八千萬天價。
  回到家后,丈夫就一直捧著血玉,開始胡言亂語,說了很多奇怪的話。”
  “奇怪的話?”大勛問道。
  那宋夫人看了他一眼繼續說道,
  “他跟血玉說,今生為夫一定陪著你,定不再負你……。
  甚至在睡覺的時候也要放在枕邊。直到半夜我朦朦朧朧的聽到他喊到:不要,不要,不要來找我,不要過來,………啊……。接著一聲慘叫,把我驚醒。
  我以為他做噩夢了,就開燈不停地拍打他的臉,試圖把他叫醒,他卻毫無反應,我探了探他的鼻息,呼吸一切正常。
  葉子大師,你說我丈夫是不是撞鬼了?”
  宋夫人把事情的經過詳細的講了一遍,幾乎跟我想的一樣。
  “是不是撞鬼,天亮后要看了才知道。”
  這次我并沒有著急讓她簽那份軀靈協議。因為我也沒有把握驅靈成功,像這種千年老鬼,多半是厲鬼。搞不好這幾塊料都得搭進去。
  “您先回吧,天亮后我們就過去。”
  “我不敢回去,萬一家里真有不干凈的東西怎么辦?”宋夫人害怕道。
  “您放心吧,如果真是血玉作祟,玉屬陰性,而女性的體質偏陰,同屬一個屬性。所以您不用擔心,它不會對你造成傷害的,”
  宋夫人聽了我的話依然坐在那里一動不動,也沒有再說任何話。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她去吧。
  心想,世上還真有這種人,果然應了那句老話,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
  丈夫一人在家,是死是活不知,深更半夜出來找個人驅鬼還珠寶滿身的。有錢人的想法我果然不懂。
  天亮了,我和我的小伙伴們伸了個大大的懶腰,晚上上班白天睡覺似乎已成了我們的習慣,并不覺得困。
  而一旁沙發上的那宋夫人此時也從睡夢中清醒了過來。
  我們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跟著宋夫人來到了市中心的一座豪宅,她帶我們走了進去。
  一眼望見的是極盡奢華的大廳,各種名貴古玩排列至專用展覽的器皿中,各個價格不菲,像是一個小型博物館。
  奇怪的是在眾墻之上,唯一只掛著一副丹青古畫,里面的人是一個身著唐朝服飾的古典美人,一雙靈動極美的眼睛攝人心魄,仿佛要從畫中走出來一般。
  “這幅畫……”
  “哦,這幅畫是我丈夫祖上傳下來的,我聽我丈夫說,這幅畫雖不是出自名人名筆,但是畢竟是唐朝時候的物件,也算是個老古董了。”宋夫人走了過來說道。
  不知為何,我總是感覺這幅畫里的女人,那里有些說不出來的感覺,總覺得有些古怪……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秒速牛牛计划平台 股票配资推荐 丨找杨方配资平台 宁夏11选5投注台推荐 贵州十一任选五开奖结果兑奖 股票开户在哪个平台 陕西十一选五开市了吗 幸运28预测大师 今日股票行情大盘走势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总分 江西快三号码走势图 陕西体彩高频11选五一定牛 我要贵州快三开奖结果 炒股赔了80万不想活了 快乐十分万能组合 2008年上证指数最高点是多少 辽宁十一选五前三直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