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靈媒師之通靈日記 > 第五章 千年血玉 詭畫

第五章 千年血玉 詭畫


  身后的大勛和胖子裝作很懂的樣子,一邊品評著古董的樣澤,一邊評估著它的價值,惹得周圍傭人掩嘴而笑。
  宋夫人帶著我們來到了主臥室,只見宋耀天一個人躺在床上一動不動,似死了一般。
  “老宋……老宋……”宋夫人輕呼了幾聲,依舊沒有任何反應,我試了試他的脈博,一切正常。
  “請醫生看過了嗎?”
  “昨天晚上,老宋一出事我就打電話叫家庭醫生過來了,醫生也說一切正常。”
  宋夫人道。
  我輕輕的撥開宋耀天的一只眼發現他的眼球全是眼白……這……這分明是丟了魂……
  “你們家里有住這里的男丁嗎?男管家之類的?”
  “有,小張,我丈夫的司機。還有老劉,我家的管家,他們都住在這,不過……他們住在一樓的傭人房。”宋夫人道。
  “麻煩您把他們兩人叫上來,我有問題要問他們。”
  “好”,宋夫人應聲后便轉身向樓下走去。
  “葉子這件事你怎么看?真是那玉?”大勛問道。
  “這件事恐怕沒這么簡單,玉屬陰,男屬陽,自古道家就有陰陽調和之說,那玉為何只敢害宋耀天卻不害宋夫人?因為它需要陽氣,在這住的男人身上都有陽氣,他們昨天晚上對這里發生的一切一定都有感應。”
  一會兒宋夫人帶著司機和管家來到了臥室里。
  只見兩人神情凝重,身體也有一些顫抖。
  “你們二位不要緊張,只是有些問題想問一下二位。”
  兩人聽了我的話后稍微的放松了一點。
  “昨天晚上你們都在一樓的房間里睡的嗎?”
  “是的,昨日先生和太太就寢后,我見沒什么事了就去休息了。”老管家說道。
  “我也是,昨天我開車接先生和太太從拍賣會上回來后,已經很晚了,就再也沒出過門。”司機小張道。
  “那你們昨晚在一樓休息,可有感覺到什么奇怪的事情,或者做了什么奇怪的夢,又或者聽到了什么?”
  這時管家回憶道:“昨天晚上……我好像聽到有個女人在唱曲,好像是唱的唐代歌謠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我離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化蝶去尋花,夜夜棲芳草。”
  “您為何記得這么清晰?”我對眼前的劉管家感到有些質疑。
  “是這樣的,先生最喜歡這首歌謠,閑暇時,經常唱于我們聽。
  起初我以為是先生那么晚了沒有休息,在唱那首歌謠,我便起身準備為先生倒杯茶。
  可是當我走到一樓客廳,聽到的是一個女人在唱,一樓擺放著那么多的古董,我怕是不定哪件招了邪靈,就趕緊跑回臥室中。
  今天早晨我以為自己昨晚睡迷糊了,可是直到我聽說先生有些不好,我才想到昨晚的事有些詭異,不禁有些害怕。”
  管家解釋道。
  站在一旁的宋夫人則點了點頭,似是證明管家沒有說謊。
  而一旁的司機小張好像日有所思一般,站在一旁靜靜發呆。
  “小張……小張……?”
  “是,夫人。”
  宋夫人連續叫了兩聲,小張才回過神道。
  “昨晚你有沒有發現什么異常?”
  “昨天晚上我不僅聽到了有女人在唱歌,我還看見……”小張頓了頓,緊張的咽了一下口水。
  “看見了什么?”我繼續問道。
  “我看見了一個女人從那副畫中走了出來,在黑暗中,眼睛像貓一樣發著亮光……”
  這時的小張神情異常驚恐,似見鬼一般。
  “好了,都問完了,宋夫人您先讓他們回去吧。”
  兩人走后,我站在宋耀文的床前沉思了很久。
  難怪我一進門就感覺那副畫有些奇怪。莫非不是血玉?可是宋耀天明明是拍到血玉后才丟了魂魄的。難道這之間有什么關聯?
  “宋夫人麻煩你讓人把墻上的那副祖傳的古畫取來。”
  此刻,古畫平放在臥室桌上。我再次仔細的看了看畫中的美女,鵝蛋臉,頭上盤著秀麗的長發,曼妙的身姿,纖纖的玉手,只是她手中拿著一塊白色發光的東西……我仔細一看……
  驚的一身冷汗,不禁倒退了幾步。
  宋夫人見狀道:“大師,這畫是有什么問題嗎?”
  “宋夫人您能把血玉拿來給我看一下嗎?”
  宋夫人轉身離開去取血玉。
  這時,胖子小聲問道:“葉子怎么了?”
  “你們看這畫中的美人手中拿的什么?”
  “這又什么稀奇的,就一塊普通的白玉啊”,胖子不以為然道。
  我白了胖子一眼。
  “你們有沒有發現這塊白玉形狀大小和新聞上拍賣的那塊血玉一模一樣。”
  眾人恍然大悟。
  宋夫人將血玉遞到了我手里,我拿著鮮紅如血的玉,隔著手指輕輕覆在畫里美女手中的白玉上比量了一下。
  宋夫人見狀大驚結巴道:“這……這塊玉,竟……竟然……”。
  “現在是白天,這塊血玉還不能完全覆貼到畫上的白玉中,否則畫中的人可以完全通過血玉吸收白日的陽氣化為厲鬼,后果不堪設想,到了晚上我們再一探究竟。”
  下午,宋夫人給我們安排了一間客房,還讓人準備了飯食,說是讓我們休息一下,到了晚上養足精神捉鬼。
  昨晚上了一夜的班,白天不禁有些困。沾到床就睡了過去,在朦朦朧朧之間我似聽到了有一個女人在唱曲……
  嚇得我猛然驚醒。我看了看天色,外面已是漆黑一片。
  身邊的胖子和大勛幾乎和我同一時間醒來。
  胖子道:“今天我被那管家嚇著了,竟然也夢見一個女人在唱曲。”
  我和大勛不約而同的看著胖子,看大勛的表情,顯然他也是夢做了同樣的夢。實在詭異……
  “今晚我們須得小心一些,這次的可能與以往都不同”。
  我對胖子和大勛囑咐道。
  他們贊同的點了點頭。
  我們三人迅速起身,來到了二樓宋耀天夫婦的臥室。
  此時,整座豪宅靜悄悄的,一個人也沒有,只有宋夫人和躺在床上的丈夫。
  “我已經把傭人都譴走了,晚上萬一真有什么情況,那么多人七嘴八舌的傳出去會影響公司股票的”。宋夫人道。
  我心想果然無商不奸,在這緊要關頭想的還是公司的利益。
  “咳咳……我們開始吧”
  我緩緩的打開了畫軸,拿起一旁的血玉向畫上的白玉蓋去,只見一道白色的強光從畫上照射出來……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快乐8玩法中奖规则 时时彩龙虎和计划app 广东快乐十分是正规彩票嘛 上海期货配资 宋钱 十一选五辽宁 青海十一选五一定牛 快3甘肃一定牛 吉林快三预测一定牛 世界主要的股票指数 双号双码是什么意思 现在炒股行情怎么样 吉林11选5五码分布走势图真准网 炸金花技巧规律炸金花 重庆时时彩后一计划软件免费版 黑龙江22选5中奖情况 海南4+1彩票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