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靈媒師之通靈日記 > 第八章 獵魂

第八章 獵魂


  我們三人從車上下來。
  “啊……山海天我們來了。”大勛仰天大喊一聲,接著伸著懶腰,似是宣泄一般。
  “真是春光無限好啊”,我仿佛也受到了感染一般,對著大海感嘆了一番。
  應該是受早晨那個兇殺案的影響吧。山海岸上除了我們三人,并沒有其他人。
  在山的半山腰中上有一個集裝箱似的小鐵屋,孤零零的屹立在一塊巨大的山石上,像是附近漁民的住所。
  “在這里居住應該是一個很不錯的選擇,前靠海,背靠山的。”
  “哈哈那我們得驅多少鬼才能在這買下一塊地皮啊。”
  胖子笑道,不斷的將野餐的食物,還有露營的帳篷搬下車了。
  我們也沒閑著,大勛到附近拾柴,而我則負責搭建帳篷,一會的功夫我們各自完成了自己的任務。
  天色漸漸地暗了下來,野外的夜晚真的是別有一番滋味,空氣清新,繁星閃爍,萬籟寂靜的山林中偶爾有幾聲貓頭鷹的叫聲,海面微波粼粼,遠離了城市的喧囂。
  我們在一旁架起了火堆,邊喝著啤酒擼著串子,邊講著黃段子,討論著大廈中的哪個妞漂亮。一旁的篝火跳動著明亮的火焰。
  我們就這樣愜意的享受著,不知不覺坐了兩三個小時。
  這時,我突然感覺到身后的帳篷處似乎有些不對勁。
  “大勛,你再填些柴,把火堆弄的再亮些”。
  大勛似是喝醉了一般,迷迷糊糊伸手向身后摸索干柴,嘟囔道:
  “不對啊,我明明撿了三大捆柴,這才燒了一捆,其余的怎么都沒有了?”
  此時,柴已燃盡,隨著最后的一點火光的消失,四周一下子陷入了無邊的黑暗當中,那種黑暗逼迫的讓人窒息,在這樣的環境中要是沒有光亮是非常危險的事情。
  身邊的胖子和大勛估計是酒精的緣故,有些昏昏欲睡。
  可正在這時,我突然聽見身后的樹林里傳出來陣悉悉索索的聲音……
  “大勛,胖子醒醒,你們有沒有聽到什么聲音?”
  “這荒郊野外的哪有什么聲音?早點睡吧。”大勛迷迷糊糊道。
  “你們快醒醒,真的有聲音。”
  直到那聲音再次傳來,大勛也被驚醒了過來,而胖子還在那呼呼大睡。
  “葉子,這山里是不是有什么野獸啊?”
  大勛輕聲向我問道。
  “有沒有野獸我不知道,但是我總感覺樹林中似乎有一雙陰森森的眼睛在盯著我們。”
  “不知為什么,我也有這種感覺,盯的我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大勛打量著山里的樹林,摸了摸手臂,輕聲道。
  說實話,我并沒有看到什么,但是我能感覺到“它”在那里,那種感覺真的非常的真實和強烈!
  大勛抄起隨身攜帶的防身工具。
  我也拿著木棒全身警惕的做好了準備,而那雙陰森森的眼睛卻一直沒有離開。
  隨著時間一點一點的流失,我和大勛連續的打了幾個冷戰,還在熟睡的胖子此時蜷縮了蜷縮胖胖的身軀。
  周圍的溫度明顯的下降了,不知道是緊張使然還是深夜的清冷,又過了一會兒,那種被人盯住的感覺慢慢的弱了下來。
  “葉子,我感覺到那東西好像在走動……”。大勛道。
  我下意識的環繞著周圍看了一眼,可這一看我才發現不僅是天空就連我的四周都像是升起了一層厚厚的濃霧,完全擋住了所有的視線。
  這時我才意識到可能是遇到什么不尋常的狀況了,眼看著周圍情況不明,景象也很陌生,而近在咫尺的大勛也不見了蹤跡。
  “大勛……大勛你在哪……”喊了半天始終沒有聽到大勛的回音。
  我站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就這樣站了大概二十多分鐘的樣子,突然一陣由遠及近的聲音傳來,緊接著“啪”的一聲,在這四周寂靜無聲的大山里卻顯得格外刺耳。
  我的臉上頓時感覺火辣辣的。四周的濃霧似乎一下子消散了,視野也一下子開闊了起來,我剛要抬起頭看一下周圍,忽然,一張大臉出現在我面前,我嚇得跌坐在地上。
  “葉子,葉子,是我,你怎么了?剛才你像中了邪一般,站在那里不停地喊我,我就站在你身旁,無論怎么叫你,你也聽不見像看不到我一樣,于是我就扇了你一耳光……”大勛驚疑道。
  “可是我明明看到剛剛周圍起了很大的霧,我看不到任何事物,也聽不到任何的聲音,這也太詭異了。”
  正在我納悶的時候,身后又傳來了那種被陰森森目光盯著的感覺,而且這次感覺更加強烈了。
  “大勛,那東西好像又出現了,就在我們身后,我數一二三,我們一起回頭”。
  大勛輕輕的點了點頭,此時的氣氛緊張到了極點。
  “一二三”
  我和大勛同時猛然回頭,竟然看到了一抹綠影,還沒等我看清楚那是什么,那東西一閃就鉆進了樹林,再也看不見了。
  “你看清了嗎?”
  “沒有,我感覺像個人影”,大勛道。
  “人影?這深更半夜,荒郊野外的怎么會有人影?難道是他?”
  我給大勛使了使眼色,指了指半山腰上的那個小鐵屋。
  此時,小鐵屋附近一片黑暗,沒有一絲光亮。
  我和大勛將胖子扶進了帳篷中。
  “大勛,今天晚上我們三個人睡一個帳篷吧,這樣比較安全。”
  大勛表示贊同的點了點頭。
  躺在帳篷中,我總是翻來覆去的感覺不踏實。
  “大勛,我始終感覺今天晚上的這件事,跟早上的兇殺案,還有那個小鐵屋里的人脫不了干系。”
  “哦?”大勛有些不解。
  “當時我被一團迷霧圍繞,不停地大聲叫喊你的名字。按理說那個小鐵屋距離我們也不遠,應該也會聽到。可是,卻沒有一點動靜,甚至連一點燈光都沒有。在這荒郊野外的,你不感覺有些奇怪嗎?”
  “是有些奇怪,可是你怎么會感覺與兇殺案有關系么?”大勛繼續問道。
  “早上的那場兇殺案如果我判斷的沒錯一定是個妖道所為,或者是精通道家法理的修煉者所為,因為他的作案手法有使用道術的跡象。今天晚上的迷霧,還有那抹綠色的人影并非普通人所能做到的。”
  大勛沒有再說話,我知道此刻他也一定沒有睡。
  自剛才看到那雙眼睛以后,我們就整整一晚上在手里攥著防身的武器,也不敢睡實了,總是保持著一份警惕,沒話找話的有一句沒一句的和大勛聊天。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彩票预测网 排列三最近100期走势图 百家乐破解方法 正片白小姐六选一肖中特 最好的股票分析软件 pk10赛车直播视频 河北快3走势图一定 七乐彩杀号大全 东方6 1中三十一多少钱 下载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 股票各种线详解图 上海时时乐彩控奖结果 内蒙快三手机看走势图 体彩浙江6十1开奖查询 2020今晚开奖号码 排列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