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靈媒師之通靈日記 > 第九章 獵魂

第九章 獵魂


  好在一晚上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我們也幾乎沒有睡覺,直到天蒙蒙亮了一些才敢睡下,第二天一早就被林子中嘰嘰喳喳的鳥叫聲吵醒了。
  起身一看,只有大勛在我的身邊還在沉睡。而胖子已經不在帳篷內了。
  我忽然我想起了昨晚上的事,還是覺得放不下,就迅速起身尋找胖子,帳篷外一片寂靜卻始終沒有胖子的身影。
  “大勛,大勛,醒醒,胖子不見了。”
  我趕緊叫醒了還在大勛,和他一起四處尋找著胖子。
  “胖子……胖子……胖子……”
  和大勛找喊了一圈也沒有發現胖子的蹤跡。
  最后我們兩人的目光一致鎖定了山石上的那個小鐵屋。
  “我們到那座小鐵屋看看吧,我覺得胖子的失蹤可能與這小黑屋有關系”。
  大勛點了點頭。
  當我們走到了小鐵屋門前時,大勛正要邁步向前,我突然看到了一個很詭異的東西,一把將他拉住。
  “等等……”
  “這是什么東西?”大勛指了指門上的一串串鈴鐺問道。
  “這是鎖魂鈴……”
  “鎖魂鈴?我記得以前聽你提起過,鎖魂鈴好像是一件道家法器吧。”大勛回憶道。
  “鎖魂鈴是用來對付靈魂的法器,鬼魂進入就再也無法掙脫。活人進入就會被鎖魂鈴震出靈魂,靈魂從生人的身體內活活抽離,生不如死。
  而且,對方設置的方式是根據伏羲八卦的卦象演變而來的,將整個鐵屋進行了封鎖,如果我們擅闖的話恐怕討不到好處,反而如果胖子在屋內的話我們振動了鎖魂鈴,他的靈魂會受創的。”
  我把著門縫向里面望去。里面很黑,還散發出陣陣的腥臭味。小黑屋的空間大約有三米左右的寬度,里面有許多不知名的骸骨,還有繩索及長長的頭發,旁邊還有一根木樁像是梯子一樣豎立在那里。
  接著我看到了一雙腳耷拉在半空中,順著腳往上看去,是胖子。
  “大勛胖子在里面”
  “胖子怎樣?他還好嗎?還活著嗎?”大勛焦急的問道。
  “他被吊在半空中,還好他的衣服還是自己的,腳下也沒吊秤砣,靈魂應該還在,他應該還活著。”
  就在這時,那種被陰森森目光盯著的感覺又一次出現。
  “葉子……”大勛叫了我一聲。
  我手里攥著木棍猛的一回頭,看到一個身著黑衣的男人,大約三四十歲的樣子,盡管是在白天,眼中還發出了綠色的光,光頭上還有一條長長的疤,從額前一直通到腦后十分駭人。
  “你是什么人?為什么要綁架我的同伴?”
  “你們這群小兒,休想擋我修神之路,如不離去別怪我不客氣。”說完從腰間拿出一條長鞭。
  那鞭長約兩米,漆黑如墨,鞭身上圍繞著很多符線,金光閃閃。
  “是煉魂鞭,你竟有煉魂鞭,你是衍道中人。”
  “嘎嘎嘎嘎……原來你們也是干陰間活的。沒想到小兒還挺識貨,報下門路。或可放過你們。”
  “老妖怪,我管你是何方神圣,今天你不放了胖子我一定將你碎尸萬段。”
  “嘎嘎嘎。。那你們就都留下吧”說完甩了一下長鞭,啪的一聲,似劃破長空一般。
  我一把推開身邊的大勛喊道
  “小心,這煉魂鞭可專抽打靈魂,和鎮魂鈴都是創傷靈魂的法器”
  “老妖怪,這山上無故死了那么多男子,是不是你做的?”大勛大聲向衍道質問道。
  “嘎嘎嘎……是我又能怎么樣?獻出他們的靈魂為我煉化是他們的榮幸。”衍道陰森的笑道。
  “葉子我們該怎么辦?對付鬼的話或許我還有點把握,對付人我還沒嘗試過”。
  大勛走到我跟前小聲的向我嘀咕道,眼里閃過一絲擔憂之色。
  “我跟你說,一會你偷偷的將他腰間掛的那個葫蘆搶來打碎。我敲擊鐵屋,鐵屋發出的聲音定能蓋過鎖魂鈴發出的聲音,到時候你將鎖魂鈴取下,扔去海中。”
  “好”大勛痛快回應著。
  “我去吸引他的注意力,你見機行事。”
  就在這時,我拿起手中的木棍向老妖怪劈去,只見他手一揮,將煉魂鞭抽在了我手臂上,只感覺手臂一陣發麻,木棍掉落到了地上,漸漸地失去了知覺。
  果然是抽打靈魂的寶物,我見機握住了他的鞭尾。
  此時大勛已經俏俏的從山石周圍繞到了他的身后。一把摟住了他的腰,將他掛在腰間的葫蘆扯了下來。
  老妖道看到了自己收魂的葫蘆被扯了下來,忽然身體上的力量大增,一手抓住身后的大勛,將他舉向了半空中。
  “葉子……啊……葉子……救我……救……”大勛奮力的掙扎道,話音還未落,就被那妖道從半空中甩了出去。
  “砰……”的一聲摔落在地上,而那葫蘆卻被大勛的身體壓了個粉碎。
  “啊……啊……媽的,摔死老子了”大勛一邊呻吟,一邊揉著他的身體。
  這時,本來晴朗的早晨忽然烏云密布,從大勛身邊的葫蘆里飛出一道道的白色透明的靈魂,不停地在老妖怪的頭頂盤旋游蕩。
  “你們這倆個小輩竟然壞我好事”說完便像發了瘋一般又重新甩起煉魂鞭。
  我被他的煉魂鞭甩到了小鐵屋上,鐵屋上的鎖魂鈴被我的撞擊不停地“鈴鈴鈴”振動。我和大勛不禁的捂住雙耳在地上來回打滾。
  而天上的那一股股白色的靈魂也不停的在半空中跳越并發出凄厲般的一聲聲嘶吼。
  “嘎嘎嘎嘎……真是天助我也,待我收了這些殘魂再來收拾你們。”
  老妖怪此時面目猙獰從口袋里拿出了一個收魂的瓷瓶。
  “大勛,不能讓他把那些殘魂收起來否則死去的人永世不得超生,而他的妖法也會逐漸增強。”
  我掙扎起身,拿起身邊的石頭不停地撞擊鐵屋,鐵屋被撞擊的發出“砰砰砰砰”的聲音震耳欲聾,完全掩蓋住了鎖魂鈴發出的鈴音。
  接著向大勛喊道:“大勛,快啊……”。
  大勛踉踉蹌蹌的起身,馬上跑了過來,把圍繞在鐵屋上的鎖魂鈴給拽了下來,脫下外衣包了起來就往海邊跑。
  沒有了鎖魂鈴的束縛,那一股股靈魂不再向老妖怪手中的瓷瓶飛去,反而又都重新涌了出來盤旋在老妖怪的頭頂上。
  隨著大勛把鎖魂鈴沉向海中,那一股股戾氣似擺脫了了束縛一般,不停地向衍道的身體撞去,并在他的體內來回來回穿梭,似是要把他撕碎一般。
  衍道則痛苦的不停地揮舞著手中的煉魂鞭,無奈卻并不能抵擋,最后被那一股股靈魂侵蝕的只剩下一副骸骨……
真人捕鱼可以提现的棋牌 新手买股票买什么价位 牛彩湖北11选5专用走势图 体育彩票飞鱼走势图 子基金配资 排5今晚上开奖结果 股票涨跌停 融资融券和股票 辽宁十一选五复隔中走势图 今日股票大盘市行情 在哪可以玩江西快三 甘肃11选5走势任5冷号 心水一点必中特第20期 河北20选5中奖规则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前三 快3彩票app 大乐透开奖号码